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 惹尘埃

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 惹尘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九皇子让婢子扶云罗回去。!可她挣脱了所有束缚,那么直直的跑出去。不知从何而来的力量一直支持着她脚步如飞。她要去找云著问个清楚,但其实不知道他现在人在哪里。这样奔跑起来的脚步,也仍不想有丝毫停歇。

    可依然还是找不到云著。

    在她要跑出门的时候。婢子欣喜的拿来了,她们在另外一位官手,调包而来的,被分成了几份的证据。

    头顶之一直低垂下来的浓云,忽然,落下雨滴来。一滴一滴的,落在那只小小的纸筒之。她笑了一下,回转身时,让婢子看到她已经哭红的眼睛。

    “公主殿下,这是怎么了!”婢子大惊失色,然后眼睁睁的看着,云罗将那只之前爱若珍宝,费了极大力气才能够得到的小小纸筒,抬手丢进青石桌面,因为昨日的雨水,而聚集起来的一汪水坑之。

    婢子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这小纸筒得来实在不易,动用了很多的人力,也设计了很多精妙的计策,才能在那些大人们手,神不知鬼不觉的得到,所以眼看那小纸筒毫无声息的跌入水坑之,着急的扑过去。

    云罗公主的眼泪已经扑朔朔的留下,对着半空之大喊着,“总是做这样让人心痛的事情,以为我还会原谅你吗?不会的,一定不会再原谅你。我从前所说的,那些,即使你做错了,伤害到我,我也会假装向你微笑的话,全是假的。万一我真的那样做了,你会不会,会不会,觉得是正下怀呢?可快到了吧,要我们分开的话,不是出自你的嘴,而是我,你不用负担任何的过错,都是因为我,最开始的开始,现在又因为我哥哥的原因,跟你说要结束。”

    “公主,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忽然说起了这些话?”婢子边过来扶住云罗,力试图着偷偷拿走,已经被,水完全打湿的小纸筒。

    但是,在她的手马要碰到那小纸筒的时候,云罗脚动作,异常敏捷的自小水坑将小纸筒踢开了,“我已经错的太多了,我是个自私鬼。只因为,自己的贪婪,出卖了哥哥。”

    快要扶不住公主的婢子,是第一次见到公主流泪,而且还哭的这么凶,“不是的,不是的,这一切都不是公主您的错,您的所有想法都是对的,世的每一个人都会这么想。只不过有时候,一切都被命运扭曲。”

    “你说的对,是扭曲了,因为我之前的选择是错的,几乎葬送了九哥全部的努力,可明知道是那个人做的,我却什么都不能做,无论是好事还是坏事。即使是想要恨他,也做不到。本来是梦想着成为哥哥的帮手的,但是后来还是成了他的软肋!我真的是一个废物。不应该出现在哥哥身边。他怎么一路走过来的?我明明知道的,明明是心痛的,可是到底做了什么?总以为即使不能够成为他的帮手,也不至于成为他的累赘,但是现在来看我还真是低估了自己的能力。现在应该管什么心痛,管什么珍惜直接杀了云著才是。”

    说到这里的云罗抹了一把,在脸流的眼泪。从湿漉漉的地面爬起来,再一次甩开一直想要扶起她的婢子,扭过头来向回自己的院子跑回去。因为跑得太快,有几次都险些跌倒。

    婢子反应了一会儿才反应出来,主子并不是跑出了府,而是又跑回去了,这样跌跌撞撞的也跟着站起身来,一路踉跄着追去。

    还没进门被一只巨大的盒子给撞了出来。踉跄的扶住外面的明柱,勉强稳住身体,再喘一口气,将手从明柱拿下来,准备抚住胸口好好的镇定一下,手已经被放一个沉甸甸的东西。

    她痴愣愣的低头查看。是公主的珠宝匣子。

    “现在,用这些东西去买个杀手。要武艺高强的,杀人不眨眼的,最好是那种,一旦接了单,再也无法逆转的杀手。只有那样,我才不会后悔,已无法后悔!”云罗简直是在咆哮!

    婢子吃惊的张大嘴巴。

    见她还在耽误时间。

    云罗直接瞪大眼睛,可是眼泪还是不争气的纷纷落下。她更加用力的向脸颊左右抹开眼泪,“难道还没有听懂我的话吗?难道是要我自己去吗,现在,是所有人都要站在我的头了吗?你们到底要在我这里得到什么样的乐趣,是看到我苦我哭我痛,觉得特别特别的舒服嘛!那你们真的是有机会如愿了。”

    婢子在她的大喊大闹之。抱着珠宝匣子,又踉跄了一下。但是还是腿脚利索的跑掉了。

    随着婢子脚步声的,逐渐消失,云罗终于缓缓的跌坐在地面。要解除他与她之间魔咒的唯一办法,是让她自己断,彻底断了念想。这件事情,她很清楚,如果是依靠她自己,根本不可能做到。所以大概应该重金买一个人帮自己做到吧,这是她唯一能够想到的办法了。

    其实她只是想当作她自己死了。那么,她深深挚爱的,那个男子。也可以跟她一起死了。

    心底浓浓的这些悲伤。像是,忽然感动的天一样,蒙蒙的细雨在那时飘起。雾蒙蒙的烟水气之。好像忽然看到一个身影。细雨变成了瓢泼大雨,可是立在雨水的那个身影,洁白如雪的,衣衫之,竟然没有溅去,半个泥点儿。

    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能在自己一团乱麻的时刻。纤尘不沾身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一定是来看自己的笑话的吧。多好笑。自己,贱兮兮的跑到他面前还捧去,一颗热乎乎的心。她紧紧的咬住自己的下唇。她想用这个动作让她自己痛得缩紧眉毛,然后展现出怒容告诉他自己有多么恨他,看他与她生而为敌,看他不能为她放弃一次。可是很失败,明明已经感觉到有温热的血液从,嘴唇面留下,却一点也体会不到那种疼。

    她一定是麻目了,再不认识这天地,也不认识自己,可却依然在心那么分明的缱绻起爱意,那又是一个惋惜。他们不该这样走到这一步的,他们明明有很多,婉转路径,只不过要绕一个小弯或者走的慢一点。可又怎么走到了今天这一步?

    无数雨点声的滴答,咒语一般的扑向大地。她能感觉到,她在那不断扑落,法力无边束缚周身的咒语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