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二百六十三章 丑舞

第一千二百六十三章 丑舞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云著继续讲解道,“也是说,原本锁在秘盒,那些官员留给我的画押字据,在不能重新得回钥匙之前,连我也拿不出。 因为这秘盒是来自于突厥远古时代神巫术打造。盒子的材质钢铁还要坚硬。除非是使用正常的渠道将它解锁,否则的话,它不怕水也不怕火,而且更不怕重压,即使有力量能够将它击得粉碎,留存在其的字据也会因为,这被巫术加持过的特殊材质本身破碎时流淌出来的汁液烧毁掉!现在要是让那帮老家伙们知道,那些我用来扼住他们哽嗓咽喉的东西,已经形同子虚乌有的话。那些不臣之心恐怕又要蠢蠢欲动了!而且之前,我用这些东西,威胁过他们做一些事情。他们一定恨我入骨。反扑过来的手段也会更加凶残。”九皇子的目光渐渐变得深幽,“谨慎了二十几年,却在在最后时刻发生致命的疏忽。这么看起来,老天爷真是待我不薄。他要看我好好的当一只跳梁小丑。难道是因为喜欢看我跳舞吗?还是喜欢看我的眼泪!”

    云罗这样得知事情的全部真相,心有万千的愧疚,但是真正的张开嘴时,却不知道要从哪一句说起。她虽然一直以来都在口口声声的说心疼她九哥,却因为自己的一己私愿,这样将他推下,万丈悬崖。直立的身子慢慢委顿在地,“是我一时糊涂,九哥你罚我吧,要不打我骂我出出气。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会去求他们的,求他们不要将这件事情说出口。他们要是不答应的话。我带着毒药去,如果我死在鸣棋的书室当,可以说是被他毒死的,让他跳进黄河也洗不清,总之有各种办法,我一定会想出那种办法来帮九哥的。”

    九皇子伸出手来,扶过她的发顶,“自轻自贱的去乞求别人,是永远没用的,这一条你要谨记,无论到了任何时刻,无论我们兄妹走到了哪一步,都不要去求别人。这世最不会存在的,是别人口所说的感同身受,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体会到,他人深处某个困境的痛楚。这一点,从始到终,皇后都好好的告诉我们了,不是吗?你起来吧,这件事情,虽然因你而起,九哥却不想怪你,因为事情最初,还是,我的疏忽。”顿了一会儿,又伸出一双手指,慢慢的擦去,流淌在云罗脸的泪水,“不过,这样也好,你总归是为那位云著公子做了些事情,即使将来哥哥真的一败涂地了,他们掌握了手的权力,也不会对你,做任何过分的事情。要是能用这些,虽然很昂贵,但却值得的证据,为你买,一个确定的结局,哥哥也会愿意做那样的事情。”

    云著听完她哥哥说的这句话,终于忍不住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哥哥怎么能这么说,怎么能让人这么愧疚,明明,是我做的错事,你该打我罚我,哪怕是要拿刀动剑的,逼我去挽回这该死的境遇,但是怎么能说,怎么能在这个时候,还说那些,只想着我的话。让人活得这么自私,如果哥哥这一生的期望,都败在我的失误之,那么该遭天谴,遭天打五雷轰的人是我,是我!这错事,是因我而起,也当然要因我而结束。”她还想要继续发狠的说下去。

    九皇子,却边给她擦眼泪,边拿过一边的铜镜在她面前照了照,“好了好了,没有那么多的麻烦,我会跟他们重新做这个交易的,最坏的也是,按照鸣棋的意思,跟他一同去往漠。我不该让你来的,也不该跟你说这些话的,大概是因为太心疼那个盒子来得不易,也变成了守财奴吧。哥哥承认是哥哥的错。本来,这世的秘密之所以称为是秘密,是因为它总会有泄露的一天。现在所有的事情,不是因为你才成为这样,而是因为,天意循环本来如此。看看铜镜都哭成什么样子了,要是再哭下去的话,要变成爱哭猫了!”

    云罗使劲的闭起眼睛,可还是阻止不了那些眼泪,像断线的珍珠一样,扑蒴的滚落下来,“可是,九哥也说过,这世界无论是如何的难题,也终会有解决的办法。关于那个办法,我一定会想出来的。哪怕,是要在云著的手里,生硬的抢回的东西呢!反正也是他不明不白抢去的东西。”

    “不要再去招惹他们了。只好好的等在一边看看最后谁会胜利,然后再走近她吧。如果哥哥真的失败了,一定要记得好好讨好那个人!然后连从前的这些过往,我们兄妹之间的过往都不要再提起。之后还有很多的,过招时刻,也会更残忍,更犀利。但你只要记得,一切都是跟你无关的。那么好好的置身事外的话,即使在九哥失败的那一天。你也能够更加安然的走到他身边。那时候,只要承认九个是错的可以了。失败的人总归是错的,如果不是方法错了是命错了,时局错了,总归是有什么做错了的地方才会导致那样的失败。”九皇子微带笑意,说出这些话的样子,像极了小时候他们只拥有彼此的时刻!但那温柔字语里的每一个字,切切实实的让她心痛!

    “不要再说下去了。如果九哥真的出事了,而且是因为那个人的缘故的话,我会跟他同归于尽的。”云罗边哭着,便跑出了密室。一直以来,她都那么喜欢云著,想要说这世间最美的情话给他听。又在产生这个想法之后觉得。如果真的那样说的话,又太显轻浮。她很好自己应该,做成他心目怎样的女子。如果只是嫁给一个,她并不喜欢,但却因为权势角逐需要像全部其他公主一样,必然注定的那样与某个陌生人和亲,那么她会做自己的。可如果,那个人换成的是云著。她宁愿忘记她的身份,忘记她的一切,只因他的爱好而撑出最美的形态来。

    可事情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身后传来他九哥的声音,让她的婢子将她扶回去。可她还是挣脱了所有的束缚,那么直直的跑出去。而且不知从何而来的力量一直支持着她脚步如飞。她要去找云著问个清楚,但其实不知道他现在人在哪里。可是这样奔跑起来的脚步,仍然,不想有丝毫的,停歇打算。

    可依然还是找不到云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