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 无钥

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 无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云罗盯着那字条,深感的内容,几乎令人发指,她九哥约她在密室相见。(.  . )关于这个密室,摆在台面的认知里,她应该是并不知情的。昨天,同云著出来时,她销毁了所有痕迹。觉得应该没有遗漏。可好像还是失败了!看来,在这世要骗过她九哥的双眼仍然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他一定已经知道。她能够堂而皇之的进入密室之,并不是巧合。所以这一次,干脆。直接约她在那里见面。

    长长的蜡烛烧下去半根,她才觉得,她终于清醒了一点。

    更漏声,慢慢站起身。挪动了一下她坐下的那把椅子。然后再将另外四个椅子,排成一个怪的顺序。

    耳边有轰鸣声响起,南面的墙壁,随之打开一道暗门。

    这是她第一次这么愧疚的走向她九哥。

    一直心疼于他活在,荆棘深涧之。除了自己的一个帮手都没有。也再没有一个除她之外的可信之人。

    可是现在九哥的心会更痛了吧,在他看来,连那个唯一可以相信的妹妹也……

    九皇子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只着了单薄衣服来见他的云罗,然后将目光移向随着云罗的到来,而摇曳的烛头,轻声说道,“怎么不多穿点衣服呢。到了这个时间,可是早晚还是寒气很盛呢!”

    她咬着嘴唇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句让她一听之下,已经热泪盈眶的关爱之语。

    “我不是故意的,当时,是因为莫名其妙的出了一些刺客。”她紧紧咬着下唇,才没让声音颤抖出来。

    九皇子的叹息之声,在四面紧闭的密室之,悠悠响起,“如同我对鸣棋世子所说的,无忧的姑娘是他的软肋,我的妹妹也是。可笑的是,他一直将他的软肋紧紧收起,而我,这样粗心大意。所以这件事情,不能全怪你。一开始忽视了漏洞的存在,到了最后,只能将自己淹没在路途之。这是必然的结果,没有什么可以怨天尤人。这一篇虽然可以翻过去,但我只想问问,那位云著公子,一进入密室之,一开始,对那幅画像很感兴趣,还是后来无意之发现的。”九皇子边说边抬手指了指。那是南壁之的那幅熊咆龙吟图。

    听着他九哥幽幽的语声悠悠流淌了一会儿,十足的哀怨,又刹然停止,云罗猛的抬起头来,顺着他九哥所指的方向,看向那幅熊咆龙吟图,然后,努力的回忆起,那时云著进入密室所有的表现。可这回忆,真的算不是什么纯粹的审视,因为在那些幽闭深深的回忆之,只要她一想到云著,连记忆里那些飘浮的花絮,也会在黑暗之大开光明。然后同每次一样,那个洁白的身影。陡然然从其跃出。所有的思绪刹那间被那个身影攫住。她这样说出来,她的哥哥也许不会相信,只要有那个人存在的地方,她会记住,他的每一个动作,里的每一个细节。除非,是在她背对着他的时刻,但是,几乎也能感知到。他的动作。

    慢慢的,连那个时刻,在这屋摆置的所有东西的样式,也慢慢的浸出回忆。她边想边说,“我们当时是从另外的一道门进来的。然后,我点蜡烛。云著其实对这间密室很感兴趣,也曾好的四下张望。不过,在皇妹看来,他对这室最感兴趣的东西是摆在书案之的各类信札,不过,因为我一直紧盯着那个方向,他一直都没能出手,在那面拿起什么。其他的时刻,我去听密室之外的情况,发现那是哥哥正要进来,所以又去办另一道门的按钮,那个时间也并不算长,云著立在我身体的侧面而从他的角度,他在观望的,也是九哥的书案,难道,”她的声音不可抑制的颤抖了一下,“难道那时候,他竟然趁我不备,从书案之拿走了什么重要的信札吗?”

    九皇子面带失望的摇了摇头,“他们有拿走的书案的任何东西。或者从严格的意义说,甚至没有拿走这屋的任何东西,可还是带走了我最不想让他带走的东西。”

    云罗目现疑惑的听着她哥哥说这些没有条理的话。从这混乱之,也能听出来那东西于他哥哥来说的重要性,但是怎么会,既没有带走什么,又带走了什么呢?

    九皇子没有等云罗再次问出口,而是再次指向那幅挂画,“因为他拿走了一把无形的钥匙,本来是画在那挂画之的。这原来是天大的秘密,但是现在,真是让人懊恼,应该很快会变成,人尽皆知了吧!”

    “无形的钥匙吗?”云罗充满疑惑的重复着。然后猜测道,“难道他的动作真有那么快,能在那个转身之间,将这幅挂画给调换了吗?”

    “事情的真相,说来话长。怪不得那时鸣棋一意拉着我,在那家茶室之,东拉西扯。我该早点将他摆脱的,却妄想他能在那时候,在只言片语之间,问出他的底细来。”九皇子边说边有些颓然的坐在一边的椅子,然后抬头又看了一眼,还在发呆的云罗,“你有没有听说过这世有一种钥匙,可将它的形状画在画,然后又因为每一次的拓,而改变面的锁道印,从而变成一种不断在变换的浮锁。”

    啊!云罗感叹了一声。也有点渐渐明白她九哥的意思了,“也是说在那众多钥匙的一把,是将面的纹路样式画在这幅画之,然后,每次需要打开的时候,只要从面拓印下来可以么?”

    “正是如此!”

    九皇子点头!

    云罗似乎是找到了一点点安慰,“要是这样的话,印的原版还在我们手吧!”

    “可妹妹还是没有听清楚我刚刚说的话,因为每一次拓印而改变的样式,之前的样式早已经没有作用,而且,留在画像的,那些染料,也会随着每一次拓印而分解。这是现在为什么那幅画像之,根本找不到,那个小黑点的原因。也是说,原本锁在秘盒当,那些,想要帮助我的官员留给我的画押字据,在不能重新得到那把钥匙之前,连我自己也拿不出。因为这秘盒的做工是来自于突厥族远古时代的,神巫术。盒子的材质钢铁还要坚硬。除非是使用正常的渠道将它解锁,否则的话,它不怕水也不怕火,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