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共驰天涯

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共驰天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她一直想,那么轻快的出现在鸣棋面前。 可是好像一次也没有那么恰好。

    关于自己忽然并不正大光明的出现。应该有一个解释,还没等倾染染想出借口。鸣棋已经拍了拍桌子,“不坐下吗?要是一直那么站着的话,他们不知道你是我的客人,也不会茶了,这里的茶不错。那种香气好好浸染其之后,好像觉得这添加贪欲的一生都像是负担了!”

    茶的小倌儿退出去。四面云雾之间,又剩下了两个人。一双没有情绪和一双,充满情绪的双眼。四目相对。

    倾染染那最先移开目光的时候懊恼,她还是没有学会在鸣棋面前保持冷静。

    “关于郡主这么了解我这件事,我的相信,是对的。云著他一定又很感叹吧!要是很确定的说他是一只闲云野鹤,好像也不太那么确定,因为他有偶尔会皮的很。”鸣棋并没有急于切入他们的主题,而只是淡淡的说着一些闲话,在提到云著的时候,她觉得好笑的笑了笑。

    虽然她猜到鸣棋会说这些,是不想给她压力,想让她放松,在他面前不那么拘谨,但是,好像没有起到一点儿作用,她想了半天,依然不知道他们的对话该从何开始。她真的很讨厌,连这个男人偶尔给她的温柔,她都经受不起。关于他们之间一直存在的那些裂痕,好像一直都是她在执着的。而若然,她能提拎得清楚,真的像她一直很清楚的知道的那样,轻轻放下过去,再慢慢提起现在和未来,情况会变得好很多。可是只有单薄架构的放下的两个字,又何尝容易。

    掐了好几遍的大腿,才能够开口,“云著公子不小心拓回来的那个小黑点,的确是连在他的发起之国突厥国都不曾多出现过的印纹锁。而且绝对是突厥官家所制。由于这种印,深浅,凹槽部分只有头发丝大小所以容易磨损,一般情况下只打开一次秘盒,下一次需要重新配置了。九皇子一定是精心计算过,如此小的东西,很难被人发现,所以,才将它印在了,挂画的不显眼位置,以备他日想要打开秘盒时,重新配置钥匙。不过现在,这东西被我们拓来。”

    鸣棋在幽幽茶香点头,“的确,成如郡主所说,这印纹锁的锁纹被我们拓来了,可不代表真正的夺过他的锁印,要参照,还留在那幅挂画的底纹,他依然可以重新配置。”

    倾染染重新在鸣棋面前展开,那张帕子,“刚刚在同云著公子说起这件事的时候,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忘记告诉他了,那时他兴奋得不得了,好像也忽略了这个重点,估计一会儿也会跑来问了。”

    果然,她话音还没有落下,楼梯已经响起了重重的脚步声。然后,一个身影冲来。在看到倾染染的时候,扶着腰,长长的叹出一口气来,“还好,我猜的对,世子妃果然是在这里,刚刚的事情有一个推论是不对的。”

    鸣棋冲他招了招手,“我们原本是在等你!”

    云著气喘吁吁的走过去,“等我么?”然后,将目光移向倾染染,“刚刚,初一,听到这盒子的神,忘了一招,最重要的事情我们虽然能够拿到,钥匙的拓纹,可是那并不能算是真正的扼住了九皇子的脖子,因为那幅挂画作之还留着底纹,他同样还可以自行配制钥匙。这么一想的话,我们好像还需要做一点其他的事情。当时,我要是直接拿走挂画好了!”

    倾染染慢慢饮了半盏茶,“公子现在,要是有机会能够回去看的话,一定会发现,在那幅挂画,这枚印章的图形样式早已经消失的,不留一点痕迹。”

    “啊!”云著忍不住的张大嘴巴,“这话是怎么说的?难道在我们离开那里的时候,世子变成了一只鸟飞进去,把那东西抹下去了不成。”

    倾染染不紧不慢的解释道,“既然能够被称为传世神锁,用于封存最机密的宝贝,只有锁纹的一次一换每次都需要重新配置,是不够的。最终极守护秘密的方法是一旦有人拓纹,前印纹会自动消解。”虽然她这么轻声轻语说出的,是深藏的秘密的秘密。但在鸣棋看来不过是趣闻而已,没有多难接受。所以脸还只是一般情绪。云著则喜出望外道,“我是说嘛,我要是出马,一个顶俩。但是,这一次,立下这种天大的功劳,到底要怎么接受二位的感谢呢!你也不要太往心去,听说,知书达理之人,都信奉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又想了想,“你们俩要不要那么费劲的涌泉相报什么了,只要把……”

    本来还在低头思索着什么的鸣棋,忽然开口截断他的滔滔不绝,“事情还没完,你要是半途而退的话,是你要赔偿我了。”

    云著一下子噎住,“怎么玩赖,那家伙根本打不开当秘盒了,也会知道我们知道了秘密这件事。九皇子做事从来小心翼翼,现在一定在无限惶恐之。当然也再不敢悖逆世子的要求,会乖乖同往漠!”

    鸣棋翻了翻白眼,“你难道没有听过困兽犹斗吗?九皇子当困兽的时间你吃盐的时间还长。你认为他会那么快放弃吗?”

    这真是鸣棋最无赖的时刻。

    跟他做交易的时候,给什么样的条件,他都会笑而不语。可要到等到了收账的时候,算是拨走他一根寒毛,他也会唧唧歪歪。云著一脸的不满,“扶马,送一程,我已经做到了。总不能这一辈子都给你共驰天涯吧!”

    鸣棋冲他狡黠一笑。“我需要你的时候得共驰,不过你最好减减肥。我看你至少我回来的时候,胖了两三斤。难道是因为宫的食物过度好吃吗?”

    *

    云罗有些发愣的盯着她九哥派人送过来的纸条,那面,龙飞凤舞的墨迹,显然新鲜而且无熟悉,毕竟是出自她九哥亲手,而写的内容,几乎令人发指,她九哥约他在密室当相见。关于这个密室,摆在台面的认知里,她应该是并不知情的。昨天,带着云著从密室之退出来,她已经注意到一切的细节部分,认真的销毁了所有证据。仔细回想觉得应该没有遗留下一点点的痕迹。看来,在这世,要骗过她九哥的双眼,仍然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