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 应心

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 应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云著表示,世子妃不肯说的与九皇子的纠葛,他不能不了解,“我知道,世子妃正在经历那些事情,应该不便对我说出口,但是放在这个计算之,如果我们要站在同一个方向,无论是我还是世子,都必须需要知道那些事情,因为只有那样,我们才能看得出世子妃会在这件事情押宝的程度,以及押宝的决心。,: 。 世子妃应该知道,世子有一个规矩,从来都不会收那些来路不明的礼物!”

    倾染染略略思索了一下,“其实也不是什么太过要紧的事情,是因为太繁琐而不说的,而不是因为不能说不说的!我的几个哥哥犯下了,在大公主眼绝对不能饶恕的错误!如果大公主有时间细细审问的话,也会得知原本的一切不过是误会与抹黑,但麻烦麻烦在如果那个秘密爆出来,大公主从头到尾都不会有那个时间细细研究什么,她会直接将一切抛弃的!起分辨的麻烦,抛弃更容易不是么?而这些里面最致命的证据,现在握在九皇子手!”

    云著点了点头,“可是世子妃认为在整个获得我帮助的过程,我也能够记住世子妃的聪明得到那份名单的依据,我现在也可以提前听听吧!”

    倾染染一笑娓娓道来,“虽然关于那些秘密的收藏,真正收藏之地,不一定是在密室,而且发送到外面的全都是空白纸条,但是只要这件事情看,在云萝公主眼里是必然在密室之的可以了,因为她会带我们找到密室!以尽管都是单薄的猜测,不过正好重合,九皇子从来不信任人和狡兔三窟的习‘性’,我敢打赌,会有八成以的可能发生!

    云著很认可的点头,但是马又发现一个新的问题,“虽然我们能够得到名单,且找到密室,但是看起来,郡主想要得到的那些证据却依然紧握在九皇子手!这是世子妃又像每一次一样单纯的付出……“虽然连他都认定,这样下去,鸣棋会欠她很多,但是连他自己都清楚,在他的立场之,也许说这些话并不合适,或者说,都不需要说出来,光是那样想了或是让倾染染看出他那样想了都不合适。

    倾染染微微抿‘唇’,“从打将这一切告诉给公子,也可以说是顺路送给了世子之后,我的那些难题早已经迎刃而解,九皇子一直在威胁我的那个要求,我可以堂而皇之的去听了,然后收回之前被九皇子握住于高国不利的那些证据,再堂而皇之的付之一炬!九皇子一直在编织的计划,虽然不能是全部,但我会得到一些先机,这无疑也会变成,对世子很有利的机会!”

    “可是怎么办是世子他不会很想要的,他不想欠你太多!而且他回报不起!”轻低的男声拂过夜风!云著忽然止不住的发问!

    回答的‘女’声之并无一丝哀怨,“我说过要他回报了吗?从前有很多,今后也有很多吧,然后积攒在一起,我只是想看看,当他们积累到一定数量,变成庞然大物的时候,到底会有什么新的变化发生!其实,在这段不算长的时间里,我已经有了收获!世子不是已经从那个对我极其冷漠的人,变成了在有困难的时候也想要稍稍依靠的人了吗!更大的转变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发生的!”她缓慢的别过目光,但被云著捕捉到的那一瞬间,那双大眼睛之竟然有泪光‘迷’‘蒙’。那到底是因为呼吸了呛人的夜风,还是鸣棋!

    *

    云罗简直无法细想,倾染染能够说服云著的理由到底是什么?反正云著这样,天神一样的出现在她面前!

    所以她真的是大意了,以为他不会来没有准备那要对他说的话!本来是千言万语的,可是现在想想觉得是杂‘乱’无章!现在怎么说怎么觉得是错的!

    “九皇子劝我不要见你!”推脱责任这种事情,云著不介意一股脑的全推给九皇子一个人!

    他先开口了!

    云罗若有所思的一笑,“我九哥的命令,公子应该是不惜得听的吧!否则干什么那么抱头鼠窜的逃出他的拉拢。不该是,即使不想要美人,也该抱紧那些黄白之物的么!能让我九哥碰壁的人,要是重新‘浪’子回头的话,想必在他面前能够身价大增。可公子的想法却不是要哄抬身价,反而是真正的厌烦。”

    云著像是被云萝公主一番推论给逗笑了,“厌烦堂堂的九殿下,卑职可没有那样的胆子。卑职只是对九皇子提出的高官厚禄,敬谢不敏而已。无本之木,无源之水怎么看也不是长久维生之计。我较喜欢适合我的职位。”

    云罗挑起目光,“公子偶尔也会这么婉转吗?还是又有新的,想要从九哥手拿走的东西?”她到底在说什么?来的时候不是已经想好,要尽量将话题远离她九哥。现在,连她自己都觉得,她并不是来清理这些纷‘乱’,反倒更像是他九哥的使者,前来兴师问罪。那样的指指点点,不怀好意。

    “那种东西,一直都存在。也正是因由于此,九殿下才想出,以公主为‘诱’饵吸引可怜人的办法!”云著含着微笑的自称是可怜人,这本该是一句戏谑之词。但是,那三个字,真正说出口的时候!忽然有一种,委屈的感觉从心底油然而生!然后云著几乎是惶恐的想,自己心的颠三倒四,到底是怎么了!他从来都不在意,这些没趣味的所失与所得,也不会特别的看谁很顺眼,或者是不顺眼!责任之类的豪言壮语,他或许,会在某个人面前信誓旦旦的说过,但其实在他心只会笑那些事是狗屁!是以在这个现在,忽然感觉出,这种从小到大都陌生得委屈的感觉,顿觉无助!

    “怎么不实话实说呢?让你觉得可怜的,不是因为九哥即使是拿出了全部的家当,也没有一件东西或人是深得你心的。对么?”说出这些话的云罗,只觉心一痛。这些脱口而出的急语,并不是她真正想说给云著听的话,她既希望她的‘逼’迫能够起作用,让云著扭转心意。又不希望他心意的扭转,是来自于自己的‘逼’迫。这是无矛盾的想法。会得到什么样纠结的结果,早已经显而易见。

    他们视线相对都在对方的眼神之沉溺,也在其惊醒!

    那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