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零沙落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零沙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高王动了动‘唇’,但一时之间,好像找不到什么话来回击,良久才道,“如果我与你的兄弟们,能够平安返回,那么我们的震慑之力会保护你在京安然无恙的!我们可不能一起,全都陷落在大公主的手掌心啊,到了那时,才是真正的回天无力。,: 。 ”

    ‘门’外忽然有人风风火火的跑进来。还没有看清高王与谁说话,已经急匆匆的回禀,“父王,一切都已经收拾好了,我们可以马轻装简行……”说到这里的时候,发现有身影走动过来,挡住了他能看到的烛光,然后有些好的抬起头。发现在他面前认真打量他的人,并不是他的父王。而是她的妹妹。

    看着她的二兄长,一时惊讶得开不得口,她先行致了个笑意,“怎么只记得收拾行李,而不想想,去看看大兄长呢,他现在好像是因为喝了太多的酒,身体虚弱的不能行动呢!回高国的路千山万水,他又怎么经得起那般颠簸呢!”

    二王子仰视着,自己妹妹的一双英‘挺’眉梢,不可抑制的跳了跳,“妹妹,妹妹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因为知道你们可能会随时暗地里不告而别,所以,特别来给你们送行的!你看,这是流淌在我们骨子,血液的原因,有些话并无需说破,也能够猜透,因为在血液之涌动的告知,是能够穿破天地人神的阻碍,轻巧被感知的。本来我还想着,既然父王与兄弟们不想让我知道,那么即使我知道了,也该装作不知道,从而避免大家都那么累的遮掩。但是你看二哥哥,你为什么这么口无遮拦向一切都掀开在我面前,让我不得不对你们道一声,一路顺风呢!”倾染染挑起眉梢,是标准的娇嗔!

    “够了!染儿你回去吧,父王对一切早有准备。”

    “父王回去之后,应该给我准备的是棺椁。那‘女’儿不需要父王准备什么了!因为不光是我这个人,连我这个人的骨头,也不想再回到高国,被抛弃的人,应该有被抛弃的样子。活着的时候已经被抛弃,死的时候回去有什么意思,不过是脏了一片沙子。不过,我不会因为我一人的身死而怨恨父王,我只是在恼恨父王的糊涂。如果只押一方面的宝的话,还有赢的可能,但是两个方面都押的话,会成为两方面的敌人。是必然会输掉全部的。从古而今,脚踏两只船的人都会死于非命。对了,刚刚父王,还提到高国的牵制,如果在你心里,也真的相信会有那种牵制的话,我也无话可说。在我们父‘女’之间,只要有从前那些还可以回忆的过往可以了!看来小时候‘乳’母说的话真的是真的,长大是一件残酷的事情,因为要看到许多根本不能想象的事情。从前看到敌人的时候,只知道刀枪向外的人是敌人,但是长大之后会有新的理解。”时光沉进了深海,倾染染觉得自己虚浮其,所有的缝隙都被流水填满,这样很好,即使泪如泉涌也不会被察觉!

    “染儿,你听父王一次吧。”苍老的声音之夹带哽咽!惊醒了如水的时光,万物在真实归来!

    她父王的脸,清晰到每一个细纹都能被她看清!

    有那么一瞬间,倾染染真的害怕,她的父王在她的面前流下眼泪来。不过很庆幸的是,他到底硬生生的没有让那闪烁的目光变成追随于心意而流淌的热泪。从前那张纸会撕扯血‘肉’的血盆大口。正在搅动它的尖牙说出温柔低语来,但是那低语的声音真的不怎么样。不会让人觉得有一丝惬意,“父王放心吧,反正已经是被碾作沙子的人生,我已经不在乎关于破碎这件事情,到底是什么样凄惨的后果了!今天我来这里,也是希望父王能够逃得彻底,连那些轻装简行也不要了,直接路吧!更快的,让他们的影子也抓不到,得回到高国吧!既然选择逃跑,应该不留后患的全部逃掉。”

    然后,她攸然转身,之前没有被二王子完全闭合的房‘门’。这一次被完全打开。不知从何处忽然聚集过来的夜风。好像一下子将倾染染卷入其。屋的人被狂风吹得睁不开眼睛,不得不伸手挡住‘激’烈的风流,等他们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只有两扇被风吹的来来回回浮动的‘门’,回想着事情这样被倾染染知道,说不定会出什么岔子的二王子,坐在地唉声叹气。又马抬头看着他的父王,“我们要不要更改计划。妹妹她……”

    滴在桌子,依靠桌子的力量,才能够支撑身体的高温,摇了摇头,“染儿知道我们要走的事情放在心里好了,不要跟任何人提起,也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了。现在马动身,在逃跑的路还没有消失之前,到达高国吧!”

    他的话音落下时,屋外出现了另外的三子与四子。却唯独不见大王子。高王处起眉头,“你没有通知过他吗?”

    二王子有些‘激’动的回答,“早些时候他还一直在催。人又不过来帮忙现在又选择不出现,不会是又醉酒了吧!”

    “马派人去找他!不!我亲自去!”高王将手抬离桌案,缓了缓大步流星的踏出去。

    他的大王子有可能会做出入不得人眼的事,这一点,即使是父亲的偏爱,也会深深认识到的事实。

    但当高怀着各种忐忑,见到自己的大儿子的时候,却惊讶的发现,自己刚刚在来时的路,一直在抱怨自己,忘记了要要将大儿子与‘女’儿隔离的这件事情。这是天大的疏忽是个没用的担忧。大王子活蹦‘乱’跳的出现在他面前,并没有一点点受到伤害的样子。眼见为实的放心,让他终于松了一口气。

    但是基于在非常时期的,非常谨慎,也很需要,高王还是问了一下大王子的‘侍’卫,之前一段时间大王子的去向最重要的是郡主有否来过,得到的答复都是大王子出去的时间不长,从来没有见过郡主。

    高王目视着远处的那排假山,心想到,的确是我的‘女’儿,太像我年轻时的样子,目空一切的骄傲。她一定认为她的大兄长,不配她前来相见吧。但是自己真的是老了,从前这么像他的‘女’儿,他会很喜欢的,但是现在却变成了担忧。他们真的能从旁轲侧枝的地方伸出巨口来吞掉整个帝国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