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点隐

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点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倾染染微微低头,“放心吧,‘药’丸作用虽是真的,颜‘色’也很配兄长,但却不会给兄长吃,因为你从来都不配成为我的敌人。品書網我要想将你碾成碎片,太容易了,所以不惜的做。”她将手指握紧黑‘色’丸粒,饱满的形状随之改变,“我做了你这十几年的妹妹,

    怎么说,也会对这个名分包含着那么一点点的深情。起码到现在为止,我还不想轻易放弃。还赖在地做什么,赶快回去换身衣服吧,去看看我怎么在父王面前委曲求全,你不是想看吗?”

    大王子像是得到了大赦一般的。向后爬去,然后边爬边回头打量倾染染是否跟了去。

    倾染染看着那个,慢慢爬走的背影,冷冷的哼了一声,“我是想让他做人的,可是偏偏鬼模鬼样的。”

    说完,扭过身,看向灯光闪的方向。其实,她还没有打算好,一会见到父王的时候是该低头,还是该倔强?或许应该想想,在父王心目之最能够预料的情节是什么?还能这么折磨她的兄长,一定是她父王没有想到的。但其实应该是想到的吧,最像他的‘女’儿。本质是不会向任何人低头的。

    从推开的‘门’涌入的夜风。拂动屋的纱幔。猜到她会来的高王,正背手立在桌前。从铁马金戈的英雄心‘性’,一下子做堕落成苍老懦弱的苟且之人,连他自己都看不清,转换的节点,隐藏在哪一时哪一刻!如果不是他的‘女’儿,那么倔强的‘挺’立在其,也许他甚至不会看到这个转变!

    倾染染踏进室没有出声,只是很随意的将‘门’合。

    “你累吗?”又过了良久,高王转过身。静静的看着立在他面前,不动声‘色’的倾染染!

    她俯身行礼,“父王金安!”似乎要避过那个问题。

    但是高王的执着却让她避无可避,“你累吗?”

    倾染染从雕‘花’的地砖之,挑起目光来,在挑起目光的那一瞬,目光的边缘依然锋利,可是当她看她父王的眼睛的时候,那目光又变得柔润,“我不累,还没有得到希冀目标,怎么会有累的感觉。”

    他的父王声音苍老,仿佛是在一夕之间发生的事情。从前,那他那么伟岸如山。似乎任何人,任何重压,任何漫天席卷,当然,怕到浑身发抖的漫天风暴都不能将他摧毁。但是摧残,最终还是战胜了他父王的坚持,而最让人难以接受的部分。是她那么眼睁睁的看着,她在他的眼前,被九皇子那么轻易的摧毁。甚至,没有挣扎过一下。看来,岁月带走的,不只是他的容颜。还有他曾经气吞万里山河如虎的如神如仙的勇气。

    苍老的面容组织话题完毕,苍老的声音响起,“无凶猛的野兽,如果被人抓到,很容易驯服的话,他会很容易活下去,如果一直不能够为人类驯服的话,也只有死路一条。我的好‘女’儿,你该累了,也该顺其自然了!”

    这让人痛恨的话语,从自己猜测的心想出,和从她父王嘴真正出口的时候的感觉是如此的不同。如果说,之前这种痛感,是产生在她心极其锋利的刀刃的话,那么由她父王来亲自脱口而出的话,是无刃的钝刀。没有锋利的刃,让疼痛来的更慢更久也更沉重。

    倾染染说,“对!”那声音不轻也不重。可当那个字经过口腔时,却让她感到。这个字一定在自己的内心之,被荒凉丢弃了太久,说出口时是如此的陌生,干涩。而回味起来的时候,更加的灼烧。要下面想说的话也不得不喷薄而出,“权势在手的话,很容易做对的事,也更容易做错的事。温顺的巨兽,虽然不能在最开始的时候死在敌人之手,也会很快的死在自己的抑郁之。在‘女’儿来看,那不仅没有区别,而且,如果剖开了最初的那颗心,会让人轻而易举的看到有巨大的悔恨,留存其吧。如果我是那巨兽,宁愿在临死的时候,能够对敌人说出凶狠的话。最后留在别人心的样子,怎么可能是屈膝投降的虚弱样子。让他那么轻而易举的,获得开心,我怎么会那么做!”

    高王忽然急唐突地伸出手,向空一挥,打断了她的话,“我还以为,你是准备好了放弃那些执着,才来见我的。”

    “我来见父王,是因为我想让父王,起码有一次记起,我曾经是父王口如有神助般,能够帮你实现心夙愿的‘女’儿。”倾染染说出这句话时,在心萌动起的回忆。是她父王微笑着看她的脸。与今天这般愁眉苦脸的样子完全不同。高贵的掠夺者不会有悲哀的时候,除非他们已经不再高贵。她的父王走下神坛的事情,仿佛发生在一瞬之间。

    “爱听别人夸赞的孩子,总是陷入别人的夸赞之,所以持才傲物。有的时候我在感谢天,让这么像我的你,生而为‘女’子!”高王沉思的表情慢慢变得庄重。如果按照他以前的情绪来参考,现在应该是发怒之前的前奏,从前这样的表情是有多么威严,多么让人望之却步,可是现在,在他眉峰之积聚的怒气像是一只小‘奶’狗的吠咬,怎么会有力量?怎么会有不可动摇的威力?

    “可在父王年轻的时候,一定不会这么想。”她微笑,但眼神锐利!

    “那是无谓的幼稚。能起到这作用,只不过是让我身增加了无数的伤痕。可是你看领地还只是高国,什么都没有扩大,我还是来到帝都,屈下了我的双膝!”他将身姿摆的更正。略略将音调放得柔和,“先躲过眼前的巨‘浪’再说吧,之后的事情,父王也会想办法。”

    “饮鸩止渴的事,一旦尝试,一切已经结束了,然后用父王嘴里说的后来。嗯,‘女’儿想起来了,也是有后来的,因为饮鸩止渴之人已死,后来的事情父王当然会看到,不过也有‘女’儿无关了!”她说出这些悲伤,让他愤怒的话,可是脸始终悬挂的。却是一个美得惊心动魄的笑容。

    高王动了动‘唇’,但是一时之间,好像找不到什么有力的话来回击,良久才说得出,“如果我与你的兄弟们,能够平安无事的回到高国,那么我们的震慑之力会保护你在京安然无恙的!我们可不能一起,全都陷落在大公主的手掌心啊,到了那时,才是真正的回天无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