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迫诚

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迫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快台阶的时,倾染染听到忽然顿步的高王说,“能忍常人之所不能忍!”

    倾染染觉得糊涂!没有多想,转而主动提起,“刚才乌云遮掩的月亮,半夜可能会下雨吧!应该让他们换乘一辆马车的!而且关于其他的兄弟,我们是不是也应该……”

    在她父王推开房门的那一刹那,倾染染顿住了她正在说的话,因为在房间里坐着的人,她已经能够清楚的看到,居然是刚才她还想着八成会是失魂落魄样子的九皇子!

    只不过与她的想象有太大的出入的,九皇子非但没有任何的失魂落魄,反而在向她投来的目光微带笑意,那是胜利者的目光。!她因为从来不想在任何人的眼看到向自己投来这样的傲慢光,所以记得格外清楚!

    她惊异的望向她的父王。还准备在他目光找出自己想要的答案。

    不过,九皇子显然没有那样的耐心,已经开口,“应该开始了,人到齐了,说我们的重点吧,要是再拖下去,难免会走漏风声。那是所有人都不愿意看到的。尤其是接下来还要继续吃王府饭的你们。”

    倾染染觉得自己完全懵了,她的父王到底是在做什么?怎么能把这些人这样堂而皇之的引入王府之?她马将目光投向窗外,九皇子察觉到了她的疑虑,“放心吧,我来的时候完全易了容,天色又晚,没有人注意到。关键是我也想活着出去,所以不会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

    高王那边已经热络的给九皇子斟茶。

    九皇子接过了那杯茶,看一看,还站在门边的倾染染,“世子妃一一那么站着的话,高王可没办法放下手的茶壶了!”

    九皇子说话时那副嚣张的气焰,看的倾染染想直接冲过去,将他打翻在地。本来已经归座,放下茶壶的高王,听到这样的话,又赶紧起身,重新抬起茶壶,再看向倾染染,用眼神示意她不要捣乱。对于事情,忽然有了这样莫名其妙的剑走偏锋,简直让人觉得是在做梦!现在,她父王对九皇子的尊敬明显已经超过了,九皇子在皇子位份应该得到的那些!

    她没有多说什么的,按照他们的意思落座了,然后直直的看着九皇子。再新颖的故事也要看到开头才知道要讲什么。

    九皇子微啜了一口手的茶,“高王来京城的日子也不算短了,虽然我们见面的机会不多。但是彼此的诚意早已经在目光交流过了,不是吗?原来以为高王只是对国家有巨大帮助的人,现在看来,连对我的私人欲望也是很有助益的人呢!到底需要什么时候把大王子送回来呢,明天晚些时候怎么样?”

    对于九皇子要放了大王子这所谓的恩惠,倾染染冷冰冰的拒绝道,“我们三人是皇的客人,也要做大显的忠臣良将,但是却不记得有说过也要对九皇子个别人这样。”

    九皇子像没有听到倾染染的回绝一样,仍然只看向高王继续他的安抚,“我们达成协议之后!大王子可以先到兵部之去试练一些日子。然后从那些爱呱噪的老头子手里面得到一些关于如何领兵,如何与人相处的秘诀,将大王子会作为新一任高王的能力有所空缺的地方全部填补完整。”

    “我们也好像没有说过要接受九皇子馈赠的意思。”倾染染已经怒不可遏!对,只想丢些碎骨头,想招到忠犬的九皇子,倾染染眼全部都是唾弃!

    高王目光微微有些瑟缩的看向倾染染,“染染!”

    倾染染直视向九皇子,“九皇子果然是让人长见识的人。你是不是觉得即时奉送的万两黄金,也得不到世子眷顾的女人,因为还看不到自己的未来,会急着跳每一匹跑向自己的骏马吗?然后连任何一点的甄选都不会做出吗?”

    九皇子一脸认真的接话,“诚然如此,因为没有可以选择的东西。自然无需浪费时间挑选。世人皆是如此,我看不出郡主需要选择例外的理由!”

    倾染染皱起柳眉,这样的真实动容,却没有减阭她美貌半分,“如果能够找到对手的儿媳妇成为自己的帮手的话,那在王府心开花办法会更容易实行了吧。”

    “确然如此,我根本无可反驳!”九皇子点了点头,“世子妃的名头虽然荣耀,但是只是虚无缥缈的做做样子时,一样会让人觉得心累。所以,我才会对高王说,郡主真的是一个善人。顶着这样的美妙名头,欢喜的是大家看过来的目光,说白了,愉悦的也是别人的猜想,但是郡主自己呢?越是看到别人羡慕的目光,越会觉得自己的孤单吧!弃妇的话,好好引导,会变成一把锋利的回噬之剑。而且已经被抛弃的人,是没有办法成自己的梦想的!我要做的事不是说单独对于郡主有多好,但起码是对几方面都有利的选择!”

    从九皇子说话的底气可以看得出这一次,他手能够威胁父王的东西是如此的强劲有力。

    倾染染又看了他父王一眼,发现她父王,正在愧疚的偷视于她。

    是在多久之前,她还崇拜于父亲的铁腕统治。但起那个,更现实的是,父亲几乎在一夕之间衰老,连同他的容颜,再到他的意志。可这么快倒戈向九皇子也太沉不住气了!虽然九皇子现在口口声声的说,会将他们的倒戈保留为秘密,即使是逃过了这一次的节骨眼,在下一次的节骨眼儿,秘密一定会掀起,被当作更锋利的刀刃,父王这些年走过来,难道这些还不明白吗?但是……她也不觉得她坚持的拒绝会有什么作用。全部的后方阵脚已乱。甚至包括她之前确认一定不会动摇的父王。

    倾染染抬起头来,开门见山的问道,“为什么会是九皇子?如果向权势低头有好处的话!九皇子确定有好处的也大有人在。”

    这话是她直接问向他父王的,但是回答的却是九皇子,“和当初会选择大公主一样。”

    闻言的倾染染,简直是以离弦之箭一样的将目光追踪到九皇子的面颊,“九皇子现在亮出刀刃,是否太早了呢?在自己的力量还没有得到根本的确定的时候,使用刀子这种真正杀伤力极强的兵器的话!也许第一个伤到的会是自己。而且之前一意在确立的,与世无争那个名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