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二百零三章 浮云散

第一千二百零三章 浮云散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那些大胆之人只是想得到生命的确定而已。品書網

    *

    等到收拾好一切,去见皇后时。是才罢了早茶的时间!素喜从王府出来时喝了几大杯凉茶,才觉得浇熄了一点身的热。昨夜的事,他们没有一点遮掩。倘若皇后手段通天,收买了暗卫的任何一个……

    那么,今天自己马要对皇后说的那些话。会成为皇后击杀自己最有力的证据。皇后的反应会是什么?会从心底散发出愉悦还是秘而不宣的憎恨?总之没有委曲求全的必要。皇后会立马暴怒。她在心里虽然思考着如此可怕的事情,但是向前抬起脚步的速度却丝毫没有落下。漠神的强大曾在一夜之间将两个荒沙漠的沙子那巨大的数量全部倾泻在风里城,足有百尺之高的沙漠第一城,那样一夜之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巨大的沙丘。这并不是

    传说,是她亲眼所见,但是即使是那样拥有无力量的漠神,也至少会有一次,抵挡不过天意的摆布。而现在是另一个,要试试天意如何的时候了。

    “那么快带来消息的话,让人想要怀疑一下了!”皇后这话说的模棱两可。脸的表情也很难让人看出,到底是极致的欢心,还是盛怒之下的威严?

    但是没有什么不一样的。要赌天意到底如何,押的赌注从来不会是区区小物。而且起不明不白的相信。这样单刀直入的追问反而更符合皇后现在的心境。要是自己也会这样问吧。毕竟在面对她的时候皇后会觉得,不过被自己踩在脚底下的‘女’子。连虚以委蛇都不需要吧。

    “因为殿下一定还没有想到,我能与母后产生的联系,是这么紧密,而且又牢固不可摧破。”

    皇后终于不无得意的笑了一下,“在素喜看来呢?那真的是不能被任何的投机取巧破坏掉的紧密联系么?”此时皇后,向她没看过来的目光之,充满了大量的疑问。素喜早在脑海之分析过,如果遇到这样的情况,到底要怎么回答?她觉得最首要的是要说明自己在九皇子面前并没有‘露’馅的原因,并不是她行事有多高明,而是因为九皇子根本不会往别的地方想。小小城邦领主的‘女’儿,有多么不值一提,能走进他这个皇子身边,已经是天降福命,

    不要说动辄出卖九王府的根本,是让她说个九皇子的“不”字,也应是没那个胆儿的!

    她冲着皇后低眉,“臣妾入不得九皇子眼是真的!无论是身份还是容貌,是以,不值得他防备也是真的!”

    “到目前为止,关于我所有的疑问,素喜的答案听起来都很完美!而在你们之间,没有希望也是真的。但是现在我想问的是你的绝望何来。那种对于你们之间永远不会有柳暗‘花’明时刻出现的那种绝望何来?”提出这个终极疑问的皇后,脸一派淡然神‘色’。那样的神‘色’,好像是在提醒着素喜,这一次的完美答案很不好找。因为既然她卑贱到如此地步。而且还这样的,有自知之明,如果九皇子有一个回身的动作,她也会很快的跟去吧。而且在任何人来看,那样的结局才是最完美的聪明人的选择。

    听到这样的疑问,其实素喜最想回答的是,既然皇后早知道会有这些曲折,当时又为什么要拿那个秘密来威胁她,或者说如果那个秘密得来的太费工夫显得更加不值得了。但这样的说法固然有冲击力,却称得是自暴自弃。即使今天,自己根本没有办法说服皇后。也不该这么早亮剑于皇后之前。于是她无平静的回答,“因为绝路我已经在走。”

    “此话怎讲?”很显然,皇后对她这个回答的兴趣不只一点点。

    “好的浮云散,放入酒的时候,慢慢化开的样子,真的很像它的名字描述的那般,轻若浮云散开。臣妾不知到底是何人,给这种散剂起了这样满满诗意的名字!”浮云散,在高国是闻名遐迩的慢‘性’毒‘药’。即使是帝都也一直广有名声。素喜来之前,并没有想这么回答,但是皇后需要的理由,她想象的要更多也更迫切。所以,她只能这样急生智。如果她是个糊涂姑娘,会很正常的那么一时糊涂,将那种东西,‘混’入九皇子的饮食之,也能够真正的实现她要跟皇后保证的,再没有机会与九皇子恩爱一生,“但这始终要感谢皇后能给赐酒的机会让我们可以见一面,殿下可一直是个大忙人,我来到王府的时日,不算短了,见到他的次数至今还是屈指可数!皇子的不喜欢每一次都摆在明面之。他甚至不喜欢有一点点的掩饰。”她的哀怨情真意切。毕竟是亲身体验过的。

    皇后的目光闪了闪。本来想要一株桃树,却收到一片桃林的感觉。她用手指轻轻敲了敲身边的木几,“素喜知道我在想什么吗?我很想相信,你说的话都是真的,而且你也干了我不敢干的事,这么说不确切,应该是无法做的事。九皇子一直视我的存在,如洪水猛兽。但不得不说,他真是一个有眼光的孩子。而且也算得是个有福气的孩子。所以即使一路在恶念生长,也这么

    完美的长大了!”皇后眼的光芒由室外的天光汇入,“总之,他应该得到一个圆满的结局。如果素喜能够做好这些的话,那么天意会尘封所有的过往。换句话说,如果你真想要完成我未竟事业的说法,与事实有半分违和的话,那么我因为这怒气而积聚的力量,会生出可怕的尖爪,素喜这么聪明,应该知道,我想要选择刺穿的第一个人是谁吧?不留余地的那么一击,我会那么做的。也那样做过很多次了,会又快又好的。”皇后的身体微微向前倾了一下。双肩之下,点缀的月牙形的金片,随着她身体的移动而微微颤动。像极了素喜此时瑟瑟发抖的心意。然后,她又挑起目光。在天光进入更多的角度,无细致的审视,素喜的渐渐变得苍白的脸颊。也许,这些渐渐透出的白‘色’,已经足够说明这丫头在撒谎。但是,在某一瞬间,皇后觉得,她懒得怀疑那么多。应该先看看她能拿来的礼物的。

    素喜有些后悔,今天选择穿这件银灰‘色’的宫装了,皇后刚刚的目光分明停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