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狐喜

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狐喜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素喜满脸不齿,“世子妃这样说的话,好像有点小瞧九皇子了,在我看来,他想要得到的东西,无论是温润还是强硬都几乎没有失手过。,: 。品書網 而且得到的手法也更加无害。”

    九皇子真的是那样面子心软的人吗?等素喜从头到尾看得前面时,再说吧!倾染染一笑,“那皇妃的心呢,也一样会对皇后这并不光彩的危险手段,端的容忍收纳?皇妃回去之后,把今天的事情,马转告给九皇子吧,像我之前说过的一样,他早晚会知道,如果等他来问你的话,即使是能言善辩如九皇子,那些垂问真相的话,也会听起来像是威胁。相反的,由妹妹去找九皇子说明来来往往,这些看似错综复杂,但其实无简单的事情的真相。哪怕只是平铺直叙,在有心人听来,也会如同佛旨纶音!怎么觉得,这么一说,显得我高尚了,我也没有多高尚,只不过在确保这事情万无一失罢了!如果有一日,皇妃与九皇子,因为今日里对于皇后手段的同心同德应对,而缔结了夫妻恩爱一生,可千万不要忘了是我今日里的苦口婆心,将这些成。”

    倾染染说完,又打量了一下,素喜像是吃了一万只蜜蜂既扎了刺,又抑制不住在思绪穿‘插’之间幻想甜蜜的表情。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身走开了。拿着块‘肉’片勾引一只软萌的小狐狸,真是太容易了。素喜会不会当?她根本没有疑虑。只是略微思考一下,当的时间,应该也不会太长。这小狐狸长得有多漂亮,她内心的燃烧会有多‘激’烈多噼啪作响。而且刚刚。听到她奉的主意的时候。素喜某些眼神里涌动的回忆与纠结,都差点让倾染染直接笑出来。

    现在她也在笑。但是她真的有嘲笑素喜的资格吗?她相对于素喜来说,也是那只,只要看到有人提着她爱吃的‘肉’来了,会屁颠儿屁颠儿跟人家跑走的小狐狸。但是更悲哀的是九皇子会是个很轻易拿出‘肉’块儿来的主人。而鸣棋手明显还有更多的力量。她有时候还真有点想不出到底有谁,能将他‘逼’到那种绝对选择给自己施‘肉’的地步。这还真是笑话人不如人了呢!

    素喜在倾染染面前硬撑的那股骄傲,在倾染染转身的瞬间崩塌下来。

    那时她口口声声说很了解的九皇子,却连一知半解都做不到。看的最多的也是他的背影,在‘花’间,在檐下,在明耀阳光之下,似乎无论何时何地都在渐行渐远。好像还真没有,哪一次是他主动走向她的。从来都是她走近他。她向他告退!明明是那个男人在抛弃他,但却像是她攸来攸去。这是因为这样自己才没有像倾染染,成为众人眼的笑话。

    可她自己知道,在那些外表完美包裹之下,她的内里有多狼藉,她有多想改变,是因为这个原因,自己才那么想要相信倾染染的话吧!

    这样与九皇子相处,其实是一场折磨。看到他闪耀,却不能拥有,连一点点的靠近都成为奢侈的想象。

    但是另一方面,经过倾染染洋洋洒洒画下来的路,她真的可以走。倾染染确定的目光再一次浮现在她的脑海之。让她坐立不安。唯一不同的是,之前一直在痛苦之纠结,但这一次她无法欺骗自己的内心。她根本像是在喜悦纠结。

    她倾听着自己的心跳,感觉到她已经焦急难耐。她在黑暗之挣扎的太久。会不会因为太过急于想要扑向光亮而坠入倾染染的圈套……

    可是心的冷笑也同时响起。不坠入圈套又能怎么样呢?行尸走‘肉’一般硬撑着这样的名声到底能够维持多久呢?是要等到另一个‘女’子的两万两黄金出现么?

    她极突兀的站起身。决定这件事情的喜悦,几乎要让她晕过去。这才是她真正的心声,他要做这件事情。

    坐到九皇子府,后庭的‘花’园的素喜,将今天发生的所有事,一点一滴的告诉了自己的心腹,她父王为她‘精’心挑选,并留下来陪她应对一切的两个谋士的其之一,那个漫长而又‘波’折的故事,她其实讲的很简洁。去除掉她,欢喜得几乎要晕过去的心情之外,其实是很简单的事。

    按照汉人风格装扮成她的管事的谋臣,听完之后,震惊得连手一直规规矩矩紧握着的茶盏脱手落地,“郡主到底在说什么,只因为区区几个眼神,皇后判定,您并非她的心腹之人么?王爷可是早已经派人下打点过的……”沙王是一条真正的老狐狸,即使表面看来他对九皇子押下了全部的宝。但内里还是走了皇后的路。收买了皇后身边几乎一半以的听差。

    素喜截断他那种简直如同泰山崩于面前的感叹,“先生到底在感叹什么,黄白之物只能买人心一时,紧关捷要处,它们根本虚弱无力,做不起任何坚固的支撑!你这派个可靠之人回去,给父王送信断了给京那些无用之人的黄金供应!而之前他们拿到的,我也会让他们老老实实的吐出来。”她说完,霍然站起身。走下台阶。

    谋士从来没有见过郡主这般气势,一时惊嘴‘唇’开合几次,可是说不出什么话了,但是马想到素喜刚刚话里面的意思,又觉得必须阻止,伸出手指来,使劲掐了自己几下,还能正常的发出声音,“可如此要事,也应该先与王爷商量之后再做定夺。否则的……”

    “先生派人去商量吧!即使是要亲自回去商量也随便。”素喜‘精’心打扮过的脸平淡悠然,像是她没有听出谋士刚刚说的那句话是对她擅自行事的阻止。她新换的那件,坠了无数珊瑚珠浅地儿折枝莲‘花’胡裙,是,即使她见过华美汉服无数,也依然最喜欢的一件胡裙。其实,这件衣服一点也不像胡人做裙子时的样式。袖子太长了。如果想要穿这件衣服拉开弓箭的话,会很轻易的缠进去吧。但是今天穿这个,再适合不过,因为长长垂下来的袖子。可以完好的掩饰,她昨天一整夜,因为心的纠结而不断掐‘揉’十根手指留下的各种痕迹。只是可惜,这样一来,手带着的‘玉’镯看不到了。其实,她我已经打算好久了,想要让九皇子看到的,因为那是他的礼物。而且她戴起来特别好看。

    “这样这样是不是太仓促了。”谋士语带颤抖的说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