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新谈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新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好像是因为没得到她答案的原因。一直在靠近的云著,忽然停下来,后倾身,“我鲁莽了。”

    她快要急哭了。根本没想拒绝,只是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像是一万年长久的酝酿。她终于听到,一点儿也不像她的声音在回答,“我不许你离开我。”

    说出口之后,已经在懊恼,这到底是什么回答?然后,只想快快在他眼前消失。迈开脚步的时候,却被声带缠绵的他伸手拉住,慢慢带回臂弯。她在那臂弯之中努力挣扎,不是因为懊悔自己的选择,她只是……只是觉得自己好像是吃了这个男人的亏。这么容易给他回应!

    他的拥抱变紧。她开始呓语,他的脸庞压下来,就要在她的额头上印下一个‘吻’。一边躺在‘床’上装睡的九皇子,也就再也装不下去了。他猛然坐起来。他‘床’边那两个紧紧抱在一起的人,一下子彼此弹开。

    九皇子看了一眼,分别弹到两个方向的人,都在手忙脚‘乱’的整理自己的衣衫。然后假装醉意并未完全消退的扶住额头,“看来是真的开心呢,已经好长时间不曾这样‘乱’醉如泥了,倒是带累你们两个不得休息。”再长长吐出一口气,伸了个长长的懒腰,叫了外面的管家进来,“送公主回去吧!要是夜再深下去,宫中快要落锁了。”

    云罗慢吞吞的蹭着步子,然后看向云著。

    还没有等云著说什么,九皇子已经当先开口,“你先回去吧,我还与公子有话要说!”刚刚那么难堪的情景,被九哥撞破。云罗没脸再争执。又看了两眼云著之后慢吞吞的走出去。

    等云罗的身影完全消失不见了。九皇子彻底掀下了覆在额头上的‘毛’巾,“公子可真是个聪明人。我现在可有点后悔刚刚这么费劲儿演戏了。”

    “皇子戏演得很好!”云著一笑,“皇子认真演戏,做臣子的,焉有不看之理!还请皇子谅解,这并不是将计就计,而是做臣子的忠心。也许看起来使用不当,但是心意都是一样的。”他低眉,像是真的恭谨!

    “只是看戏的人不大上心。是我忽略了云罗的年纪,心意的指引会让她忘记一切的复杂纠葛。然而,从血路中走来的你我,又怎么可能是纯粹的人呢!”九皇子当然知道一切没那么简单!

    “偶尔在某件事上纯粹一下,也不是不可能。毕竟有些事不得不纯粹。”云著放下手中,正随意拿起把玩的翠绿‘玉’狮。发出轻轻的一声“嗒!”

    九皇子‘露’出的那个微笑,如同走在充满杀气,‘精’神之上的水珠,碎裂开来时,晶莹分粹,“我只是希望小‘女’孩真心的悸动,公子,不要把只把它当成可以随便游戏的筹码!要不然的话,现在坐在这里,诚恳邀请你加入的人,也会变成一心一意要公子毁灭的人。”

    他是不是能将毁灭二字说的最动情的人?云著听到也看到那个威胁的时候,在心头这样想着。然后也在想,自己得体的回应是什么?害怕?无所谓?还是肯定的否定,一定不会发生那样的事。这样与九皇子面对面是极新鲜的事,不过无论是某个心意的使用,还是某个言语的吐‘露’,都同以往每一次踏出崎岖的经历没有什么两样,“要是真娶了公主,应该就没有办法拒绝殿下的任何一次充满凶险的邀请了吧。”

    “的确如此,甚至,如果我要是深陷泥潭的话。公子也并不能独善其身。”九皇子很清楚云著说的那个危险是什么!

    “登上巅峰的路,千百年来,人们走的太多了,所以很多地方都磨得光滑,变得异常危险。可是皇上的宝座始终放在那里,光要闪目,吸引更多的人执着向他跑过去。一些人成功,然后一些人替代他们。我有没有对皇子说过,我是个不大愿意过度追求结果的人。可是今天九皇子是一意要让我进‘门’的时候是云著,出去的时候是九皇子的爪牙呢!我要来这里也是告诉过鸣棋的,他嘱咐我千万要闯过美人关。”云著像是刚刚亮明身份的猎人!

    “所以公子的意思?”九皇子极轻的笑,那样轻徐的笑意,仿佛能被在空气中随意飞扬的任何一粒尘埃压垮变成犀利的怒气!

    “刚刚聆听了殿下的心意,我也该回去好好听听自己的心意了。”云著想从九皇子这里应该什么都得不到,而唯一的突破口,就像鸣棋说的那样,仍然是云罗。

    九皇子并没有执着于他的答案!他要的东西从无失手!就算第一次失手也会夺回来!

    云著的什么都不要,简直让人心慌!他仰起头,望向天边,静静挂在那里虽然光亮明泽。却感觉到像是在释放寒意的月‘色’。他一点也不喜欢明亮又冰冷的东西,让他浑身上下瞬间升起寒意!他一路走来,遇到的每一个人都像冰冷的石头,那么静静的,看着它自己跳跃,但是能够有机会改造他们总是好的。自从八岁之后,他就再也不期待这世上有什么人能够自己改变自己来对他好。但这种感觉反而很好,让他能够放下肩上的负担,俊逸的公子,不必善良,有权势的公子才会有万人称颂!而终有一日,他将君临天下!

    *

    云著慢慢的算计着接下来自己的何去何从!

    今天太晚了,大概不能去见。看来明日要琢磨一个上好的借口。

    但是这个想法,到了第二天清晨就变成了。隐密的出现在云罗身后才好。

    做出这个决定的同时,云著感觉自己真的是开窍了。

    能够随用随到。总在恰当时间赶来的密室钥匙,应该藏在最不可思议的地方。

    而在触目可及的地方。云著已经看到晨曦之下。云罗径自走近金鱼池。就在他藏身之地的下面。

    云罗,一无所知,却总想帮上一点小忙的小姑娘。谁都不会觉得他的九哥能把这么大的事情托付给她。

    时间还早,半个帝都,都还没有睡醒,但是,云罗给他的感觉,很是在等某个人。或者某件东西的到来。

    云著没想到,云罗会坐的这么近,所以一动不敢动,以免发出声音,惊动到原本已经小心翼翼的她。

    不过,时间等的久了一些,连云著都在好奇,到底是什么人,能够让公主与皇子一起等待这时间的拖延。

    就这样等了很久,见到云罗,最终等来的那个人的时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