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对马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对马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那一点也不英雄,反而更容易支离破碎。!”云罗皱眉!

    “我的目光不婉转,只看到皇是皇,天下是皇的天下。至于能够事先讨好储君,为什么要这么早做那样的梦呢,顺其自然才最省心?该怎么对公主说呢?我是这样一个不求进的人。即使现在跟公主撒了这个谎,以后还是会被公主看出来。所以打算这样堂堂正正的先说出来。”这已经是他能够想到最婉转,最不犀利的一种拒绝了。但其实他语言表现那些婉转,并非心里想要的程度,因为在某一瞬间,他忽然想逗逗面前的小姑娘。长夜无聊,聊以取乐!她会生气么?她一定没有试过真正的忤逆!

    “可是你现在必须去见九哥。”云罗提高了音量!

    “我说了这么多的拒绝理由,还不足以使郡主确信我不会去吗?”云著还是那副对一切无所谓的模样。

    “可是你最终还会去。所以在一起的时候该好好去,被逼着去没那么好看了!”云罗生气的时刻是最像她九哥的时候!

    “可是我现在要去见皇。”他状似无奈的摊手,“因为到了我值的时间,没有必要的理由是不可以旷值的!”

    “那我也去见皇。或者连见皇的内容都告诉你,身为侍卫,对公主见色起意。”云罗拔起脖颈!

    云著听到之后的反应竟然是笑了一下,然后做出礼貌的请先动作。

    云罗气的咬牙,“我会去说的,而且是现在。”说完愤然转身离去。

    云著对着空气沉默了一会儿,“鸣棋出的到底这什么破主意?本来该直接答应的。这样下去会不会?会不会更有身价啊!怎么觉得是得不偿失呢!”可是奈何戏已经演到了这一步,必须走下去了!

    等他骑备好的马赶往皇宫的时候,抬头的时候正看到,也同样骑在马与他直线相对的云罗。

    他在心想,这次将云萝得罪的不轻,如果一会儿她真的这么不管不顾的冲过来,自己受伤了,可真的要找鸣棋好好补偿一下。

    然后催动胯下的骏马,几乎与此同时,云罗也在那么做。

    双方都是像风一样的速度。他其实有点惊讶于云罗的骑术会这么好!

    看到云萝真是气急败坏的冲过来云著也有一点担心,如果一会儿自己不能及时的带开坐骑,到底会发生什么?

    唯一的经验是,他跟鸣棋无聊的时候总会做这种游戏,只不过这一次的伙伴无论怎么看,都是个新手。所以速度的控制只能由他单方面来解决了。

    八只马蹄卷起漩涡一样的风潮。

    周围的景物在他们眼都乱花渐迷。

    而且两人的距离已经高度拉近。如果不再及时代开方向。会轰然之间撞到一起。

    而且如他所料。云罗而没有一丝要退缩而且还不断的加力策马,很显然,她在逼迫云著先低头。当然也可能。在此情格势禁之下。她连想退缩都没有余地。云著觉得自己还真是不晓得在这种时刻,这疯女子想的是什么?

    但是对于骑术,他很有把握。所以即使要到相撞的千钧一发时刻。仍然面不改色。可在这时候人还能抽出功夫来观察一下云罗的他,不得不佩服云罗的淡定了。脸除了红,并没有惊慌的颜色,完全没有要逃开的意思。正在一意孤行的向他施压。

    他眯起眼睛来打量了那个向他风驰电掣而来的女子很久。可以完全确定。即使真的是会撞死在一起,她也会那样选择。

    但他可没有要跟谁殉情的打算!

    马蹄奔的更近,都已经能够感染到相互携带的风尘拍打脸颊。

    云罗的脸一瞬迷失在沙尘之后。

    云著终于大力带转坐骑,这样的高危时刻,他试过几次,每次都能得心应手。不过那些尝试之今日,好像还有一点欠缺。尽管他已经努力带开坐骑的方向,却仍然感觉到两把擦肩而过时的风力漩涡之大,几乎要倒要将他甩下马去。然后与此同时,在沙尘之,似乎有一个重物迎风飞起。是与他背道而驰的方向。但是他几乎能够想都不想的猜出。那是什么?借助相互之间带起的风流之力。他从坐骑之直接跃起。硬生生的回返身子。接着那个重物然后再卸去力量,慢慢的全落在地面。

    沙尘逐渐散去。他与重物互相看清彼此。

    “公主的游戏太惊险!”他原本凝重的脸色化成一个笑意。

    云罗却在那笑意之,失声痛哭,然后主动搂着他的脖子,“不是应该害怕我去告发你而见死不救吗?又为什么要救我?”

    “当时的沙尘太大了,我不知道在天乱飞的是什么东西,还以为是郡主马鞍的珍珠。能这样轻松的得到不义之财,任何人都会出手。”

    云罗伸出手来捶他胸口,“你胡说。”

    云著已经将重其事的将她重新放回地面,“看来,殿下已经有力气自己行走了。然后,记得换一匹马,这马再骑的话也许真的会惊了。它刚刚一定受了不小的惊吓!幸好是匹良驹!”

    “你到底在说什么?难道,是事已至此的时候还在拒绝我九哥吗?”

    “不是拒绝,而是没有理由同意。大家都在为大显效力,一切从始到终都没有改变过,九皇子是主子,我等忠于大显的主子。只不过,我们现在的轴心是皇,而他日的轴心,也由皇来定。侍卫只知追随!”他说完转身马。还以为云罗会来拉扯。谁知道她又马跑回去,再次翻鞍马,然后看了一眼云著的吃惊样子,哆嗦着嘴唇说道,“这次记得不要救我!因为我是去向皇告发你的。而且会哭得很伤心。刚刚的戏演的更像。”

    云著只来得及眨了一下眼睛。云罗已经策马跑到了前头。云著也赶快马,前面是定霞门,他叹了一口气,鸣棋那家伙,竟然料了云罗的所有反应,但是戏到底要演到哪一步?现在这样的情况,鸣棋也是早想到的,不过。那时鸣棋在说这些事的时候,曾一再嘱咐他,让他坚持硬撑下去,完全不用理会云罗的反应,此时此刻鸣棋的话音也犹在他耳边,“为了刚刚你救了她的事的事情,云罗只会对你更加的死心塌地,根本不会去皇面前告发的。直接去见九皇子吧!火候已经够足,你也不能太油盐不进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