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吸风饮露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吸风饮露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鸣棋道,“知晓利益关系之后,我们该选真正的雅之道。(.  . )”

    云著皱眉,“那有什么用呢。他们的屈服本在皇意料之,即使我雅说服他们,也不过省几分怒气。之后各种约定与程序,还是要由九皇子来走。这种简直可以说是被浪费的温柔……”

    与直接提着刀剑相,我可不大喜欢一些臭男人温笑而语。”

    鸣棋一笑,“叛军气势汹汹而来,剑拔弩张,烈焰冲顶的时刻过多,算你全身着火去,他们能感觉到的异,也并不会多余你微笑而去的力量。那种感觉相当于将刀剑利器淬火,反复打凿,然后突然入水。只消刷的一下子,他们被浸得冰凉。”他边说边用手做了一个打哆嗦的动作。

    云著果然也觉得有点有趣儿了,向前倾着身子道,“然后呢?我送给他们一个拔凉的感觉之后呢!”

    “他们喜欢认定的主人的感觉,会再一次油然而生。这些从茹毛饮血日子里走出来不久的人,总是靠异的刺激来认定他们的主人。现在他们打得有多么热火朝天,看到你时,那个冰凉的认定,会有多么深刻入骨。所以在这之后,他们会向皇要求指定来跟他谈判的人,必须是你。而这个要求会完满完美的解决,皇根本不想派出九皇子与他们相见又不得不与他们相见的难题。也势必会对你刮目相看。”

    全部听完了,云著反倒有些怀疑鸣棋的看法是否能够真正说得通,“你真的确定,我这样做之后会得到的是赏识,而不是觉得是一只原本还孱弱的瘦猫,长出了利爪提醒大家要赶紧防备的感觉吗?”

    “那样的感觉也会有一点。但是起你对皇的悉心研究,他对你的研究也不在少数。他对你的怀疑和对你的赏识,同样分量的摆在他面前时,他会去参考你与国舅的关系。你与国舅多年的父子不睦,在这帝都之,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人们总是会想他们愿意想到的东西,也会愿意看他们想看到的东西。你的完美会这样在皇的眼与心应运而生。而且那些成为皇新军的异族部落,也会成为你的力量加持。”鸣棋露出陶醉神色!

    “啊!看起来人真的是不大会改变啊!我记得你小时候说过。你是观察过的,呆在树的小鸟,在它们产蛋之后,它们的孩子会把他们第一个见过的人当做是父母,所以现在,你还记着它们的习性跟因此制定了一条妙计。看着也像事先送了我一窝鸟蛋,然后再送我一窝雀鸟的味道。”合周挑眉而笑,但不得不说这算得是个好办法!

    “不是一直说想要自己的力量吗?那好好的奶好这些人吧!他们从边远之地前来,还不懂得什么是富贵。起驾驭这些帝都子弟会更加容易。只要不断的扩大他们的力量,因为他的被封为将军是迟早的事。这作一位是世袭的皇亲国戚要好许多。”

    “可是怎么办?本来还想与九皇子成为至少不相互讨厌的人,但是现在他可要讨厌我了。”合周假做忧色!

    鸣棋好道,“所以是在可惜什么?他的妹妹吗?放心吧,女孩子不会这么看的,她一直在希望你与众不同,而你做到了。而且九皇子不仅不会真的讨厌你,反而会更加看重你,想要拉拢你。只不过办法不会是那么柔顺浅显的拉拢。这从他能够卧薪尝胆,不显山不漏水的,同太子斗了这么多年能看得出来。他其实也是一个能做大事的人,只不过因为生不逢时而悲剧了一遭。如果是皇后的嫡生子,不会是现在的劳碌命了。对于他来说,已经完成了很多别人看不到的斗争,那斗争的第一场也是最重的一场,是要先在皇后的所有杀机当活下来!”

    “你这么感慨起来个没完,我可要怀疑你杯的并不是茶了。”合周哼哼着!

    “其实也不是茶,你不知道吗?”鸣棋边说边用手举起茶盏。慢酌如同吸饮仙露,小心翼翼但是半抬起的目光,却含满炫耀的窥测着云著的反应,故意的逗他!

    云著有些无语的捂住额头,“其实我来这里是想借着这个金簪来安慰你一下,但是现在看看你好像自愈的很快。你真的是无药可救了,一想到无忧会如此的开心吗。要是这样的话,你带她回来的路绝对不会好走。她会吃定你的痴心的。又偏偏不是什么单纯女子。”

    “我要把这些话一字不漏的记回去,告诉无忧,从前她还视你为知己。”鸣棋一脸正式!

    “现在她也是我的知己,但是,你们到一起是我不愿意看到的,因为你们会相互折磨。而且,如果她回来,是要报仇的话,那我情愿她不回来。起码也要晚一些回来,等到你真正的强大,能够安排一切的时候,她回来才不会危险。你我都知道,她的敌人太过强大。而为她的母族恢复清誉的事情又有多么任重道远。”

    “本来还以为你会是一个开心果。”鸣棋不悦道!

    “这么叹气,我现在是变成绝望果了么!”

    “是果里的臭虫!”

    云著挑了挑眉,“那能跟臭虫一起品茶论剑,是世子的荣幸。”

    鸣棋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很快收起笑容与诸般般情绪,“九皇子之所以会提出除掉太子的妙计,并不是因为他真的掌握了这条妙计,而是因为他的背后得到了强大的力量支持。”

    云著凝眉,“帝都里的权臣,应该早有利益归属了呀!他这个厚道之人,还有什么美好残羹么?”

    “能从泥潭里爬起来的人!一定会看清能够挽救他们的那根稻草!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丝他们能够攀附的力量!我敢打赌。他应该很快会来找你。”

    云著呵呵笑了起来,“那我可要好好的想个赌注了!”

    “在喝九皇子的酒的时候,直接灌醉他吧,然后拿到他密室的钥匙,让我们对那位他的新帮手,先睹为快吧。”

    从鸣棋那里出来之后,夜风似乎吹得他脑子更加清醒。要是鸣棋猜的不错,九皇子会很快来找他。或者连他自己也能够想到,这次派出的事情,虽然他作为眼下最为得力的皇子,应该被用于谈判的首选,但是也因为是唯一得力的人选,反而会错失这个良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