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印盒

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印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如果世子想走了,让他一个人离开吧。  .  . ”

    全部的侍卫在倾染染的身后低头领命。

    鸣棋却反而充耳不闻的舒舒服服坐了下来,“皇的人先要看到龙光再去找术士判断方位,然后派兵出来,这间总还有一段时间,大概我也可以忙里偷闲尝尝这美酒了。”说完,动手给自己倒了一杯,“而且,如果我太喜欢喝酒了,一会儿醉倒在这里,那么,要陪九皇子一起被皇抓住了,那样之后,郡主一直想要的名分,不仅不会继续存在,而且还危如累卵。要是不想让事情这么急转直下,郡主这让身后那些你身后那些人,站开一些吧,让我们好好的出去。要是动手的话,动静太大了!”

    倾染染纠结起杏目,来到帝都的这么长时间里,她一直努力让这目光变得柔和,但老天爷好像总算在和她开玩笑,让她一而再再而三的顾不这些,亲手画出的那些美好,又要自己亲手撕毁,一次又一次面目狰狞,“世子还是快离开这里吧,如果我固执下去,世子真的被皇逮到的话,大公主会失望的。”这威胁得她自己听去都觉得虚弱不堪。

    鸣棋笑容清浅,“的确如此,不过你的警告里还少了一个人。是高王,我的名正言顺的岳父,难道他不会失望吗?如果他现在在这里,会怎么样,也当然是会劝郡主与我们一起快离开吧!”

    高国的侍卫们全都半垂着头,等着倾染染的意思。在倾染染的余光里已经能够发现有侍卫得到了首领的眼色暗示,正悄悄的退出队伍,必然是要将现在在这里,发生的一切转告给父王。

    倾染染倒退了一步,靠在一边的书架之,才稳住身子。

    九皇子已经大笑起来,“哈哈,到底是哪种情况容易选择,是前进还是后退?世子为什么总是让人落入这种选择之?”说完,已经当先站起身来走向那些侍卫。

    为首的侍卫没有得到倾染染的命令,不肯让开。

    九皇子伸出手臂,搭在他肩膀之,“如果是个聪明人的话,按你们郡主的新想法做吧!你瞧瞧看,现在她不已经默许了吗?我们完好的离开这里,大家都变得安全。”

    侍卫们仍然观望着倾染染的意思。

    九皇子毫不犹豫的又向前进步。

    侍卫们抽出内下的佩刀。

    九皇子毫无畏惧的继续。

    直到倾染染的手在空举起,“让他出去。你们全都离开这里。”

    九皇子脸出现得意笑容,“看来今天是欠了世子一份情了。我与太子那家伙唯一不同的是,我的记性很好,而且恩怨分明,未来的日子还很长,说不定我们彼此这样交换信任,荣辱与共的时间也更多。”然后又将目光转向倾染染,“郡主的手段真是厉害,今日初次品尝,已经让人敬佩不已,只不过终究是不合时宜了一些。但是看在世子的面子,我不会记在心里的!只是为郡主可惜,刚刚要做的那个交易,现在完全没有要做的必要了。”

    倾染染只是高仰着头,没有说什么。九皇子微微撇了撇唇,向着鸣棋点了个头之后,大摇大摆走了出去。

    鸣棋紧接着也向外走,走到一半,回头看了看仍然站在原地不动的倾染染,“让你伤心,我好像一直在做这样的事情。你肯定很讨厌我吧!但是又生怕两家的姻缘,会因为彼此的讨厌而破碎,那种感觉我能够明白。因为在帝都之,这并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但是像这种,既能够抓住九皇子,又不波及到大公主府的事,根本不存在。今天的事,我不会对母亲说的,也不会让九皇子说。你也忘了这次事吧。”

    “世子!”倾染染叫住了,又要再次迈步向前的鸣棋,“即使现在,你们暂时会有共同的目的,也不代表你们会成为朋友,九皇子早晚有一日会成为所有的祸患之源,到那时你会后悔,今日没有直接将他除去。并不是我的办法不好,不合时宜,只是我没有想到,用一个堂堂皇子跟你交换你心爱的女人,你也会毫不犹豫的否定。为什么不借世人之口说出来呢?让所有人都说出来,最后再传到遥远的漠,如果无忧能够知道的话,知道你对他有多么好。否则的话,现在她心里一定在猜测,我们是怎样的如胶似漆。我这样说,世子不会怀疑吧,无忧是什么样的女子你也是了解的。受了太多伤痛的她,根本不相信这世还有值得凭空相信的人。而世子对于她来说,不仅是凭空出现的人,还是凭空出现的敌人。”

    提到无忧时,鸣棋的心又一次不可抑制的收紧,这颗心依然还是如此的惦念着无忧,他根本撒不了谎,连眼神也是,因为他可以看得到,倾染染在看向他的目光时,露出的那种浓重的嫉妒光泽。所以,他根本无需掩饰,“被你说了一切的感觉,到底如何呢?总之在那个如何之前,先离开这里吧!你们的人应该已经给高王送信去了吧,在睡梦之被惊醒了的他,一定会饱受惊吓。”

    “世子在任何时候都会我想象的,更关心我的父王。”倾染染冷笑!

    “那个人才是郡主的全部资本!不容有失是真的!”鸣棋一派真诚!

    倾染染冷声提醒着,“恐怕现在世子还不应该想得那么远。本来是要给别人做圈套,结果又去套住了自己的那位术士,他可不会为我们任何一方,把这个已经将他暴露了太多的圈套再次反转。他会指认我与九皇子的威逼利诱,详细到细枝末节!”

    鸣棋一笑,“当然不用隐瞒,因为也没有什么要隐瞒的才是事实。”

    倾染染看了一眼那些被她打发的,已经消失身影的侍卫们离开的方向,“天一定是听错了我的祈愿,我愿意与世子同甘共苦,但是最后得来的是这个么!一起深陷泥潭。”

    鸣棋先是无可奈何的摊了摊手,然后忽然那么凭空的双手出现了一只盒子,“如果没有万全之策,我是不会赶来的,郡主怎么会忘记这一条呢。”

    鸣棋说的转机果然刹那间出现,因为他手拿的是皇盛装玉玺用的雕花金印盒。他手脚麻利的收起桌的酒杯,然后将玉玺放置在桌案的正,“术士察觉到的龙光,没有半分失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