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大其

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大其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倾染染道,“我是为世子好。 从来不放他在心的女人,他又何必执意去见,见了也得不到,又何必徒增烦恼!”

    九皇子轻笑,“我一直以为,郡主是做大事的人,却也难免像这样陷入儿女情长的私心里面。无忧的优势在于,世子得不到她。

    但是起她,郡主也有优势,那是已经握在手的名分。世人果真是如此,对已得到的全都不会再珍惜。所以世子妃才会如此不明智的选择,自毁地位。无忧现在在合周公子手还不出来呢,没错,等到旖贞郡主过去的时候,他们会想很多的办法。鸣棋也会帮她,但是他们会成为互相的软肋也一定会是事实。我敢说,世子妃什么都不要做,只是等待原地可以重新得到一切。”

    “那样的话,应该我对九皇子说才对。太子已经被远远流放,皇后又做了错事,靠饮用用毒酒才勉强得到皇的谅解,但是嫌隙的产生,不可能不留下半点痕迹。所以该老老实实待在原地,哪里都不要移动的人,本来是皇子你才是。你只要坐在那里,等着他们的裂痕加深加大,再逐渐变成不可逾越的鸿沟。皇那无处安放的目光,也自然落到了你的头。可是怎么办?皇子还是太年轻,也太着急了,本来各自仍然水到渠成的事情,却偏偏在漩涡之插了一脚。难道不知道,只要你在那里面踩过一脚,会留下痕迹么?然而,这世并没有后悔药。皇一会儿会派人过来这里寻找龙祥圣光的着落处了!皇子有这个时间,追问我的用意,倒不如好好想想,到底要怎么跟皇交代,之所以,会发生这种天命垂青于你的幸运天象到底是什么不太会是龙颜动怒的原因!”

    “郡主真的相信那术士敢在我身做手脚吗?也许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他一时的敷衍。在父皇面前,他更不敢指责我半分。”九皇子的目光已经变得阴暗深晦。

    “九皇子分析的不错,亲口指认自己的同伙难免会让人心虚。但是王子也一定要相信,这一定不会难倒一个敢于出卖皇的人。我们都会在历练成长,江湖术士的人生也并没有什么差别。当然或者也有呢,他们更加激烈,更懂得时移世易。让我来具体告诉皇子事情发生到现在这个状态的原因吧,其实也没有多难,是我掐在他脖子的手,刚刚好,要皇子多那么几只。人永远是懂得权衡的动物。会看相的人大概尤甚吧!”来到大公主身边这么长时间?她好像终于弄懂了,那些威胁别人的话,应该更加轻柔顺语的说出去。像现在这样,明明三月春雨般的润物细无声,这好像是真的,在九皇子那里边掷地有声,不对,应该是平地惊雷吧!九皇子从来都是一个最懂得如何委曲求全的人。也是在这种泥泞的境地里,硬撑着过来的人。最懂得服输,怎么服输?又怎么提出反对的条件?不过结果都会是一样的。她他要更主动,即使只有那么一点点。也足矣按住局面。

    九皇子以手支额,他在懊恼,在整个事件确实出现过的,疏忽大意,“如果你现在放我离开的话,我会答应,让我的那些影子杀手去到沙漠之,会干净利索的为郡主杀了无忧。”

    “起更为确切的眼见为实,我一点都不喜欢空口无凭的辉煌承诺。而且现在事情到底要怎么发展,是我来决定的!起铲除树大根深的茂密丛林,我更喜欢在萌芽状态,让它们无见天日的时机。九皇子难道没有听别人说过吗?我是个很固执的人。”她微笑着重新执壶,“这样的好酒,估计一段时间之内,皇子是喝不到了。暂时抛弃这些杂念,饮一杯酒吧!以皇子的聪明,应该不会被困住很长时间,到底是一个月,三个月还是半年,能从天牢之出来呢!我真的是很期待皇子的迅速翻身。”

    她边说边将手的那只酒杯递过去,九皇子一扬手,将酒杯掀翻,倾染染的脸根本没有半分不悦,语声音依然轻灵悦耳,“九皇子现在的痛苦,我很了解,要接受自己又不愿意得到的东西,真的很难。但是……”她语音刚刚落下,听到外面骤然而起的打斗之声。顷刻间,已经近在咫尺。窗子猛然被冲破,一个身影飘身屋。明明进来的很是激烈,但是室悬在一边的帷幔却几乎没有一丝波动。不管来人是谁,都让人不禁想要感叹一句,这样如同仙魅的灵快身法。

    不待倾染染转过头去,快步走前去拉起九皇子的鸣棋,已经出现在她的目光之。

    这不是她设定的情节里该出现的内容,她因为太过惊讶不由自主的喊出,“鸣棋,你怎么会知道我们在这里!”

    鸣棋略停了一下要拉起九皇子的动作,“因为郡主不是不争不抢的性格。即使是无声走掉,也会给我留下足够的威胁。”

    “你到底要做什么?难道是要带他走吗!用这个机会除掉他是最好的办法。即使他能够是一把除掉太子的好刀,世子也不要忘了,走皇位的他一样会是我们的敌人,之太子之前的行事只会有过之而无不及。”鸣棋心到底是怎么想的?事已至此的时候,还要在这里带走九皇子么,但是她马又安心下来。根本不会有那个可能。这里早已经戒备森严。

    倾染染身后的房门忽然洞开,大量的高国侍卫闯进来。

    看到倾染染回头看他们,羞愧的低头,“手下们拦不住世子。”然后再用眼神直直的望向他们的郡主,暗示着,他们还很愧疚于,也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办。

    倾染染并没有用眼神暗示他们什么,只是回过头来,继续盯住鸣棋的眼睛,但说出的话却是给自己的手下们听的,“世子竟然是不讲规矩闯进来的,那不要用世子的身份被对待了。当然,如果世子想一个人走开,放他离开吧,总之不能让他带别人。”

    全部的侍卫在倾染染的身后低头领命。

    鸣棋却舒舒服服的坐了下来,“皇的人先要看到龙光再去找术士判断方位,然后派兵出来,这间总还有一段时间,大概我也可以忙里偷闲尝尝这美酒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