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讨厌与剑

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讨厌与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少年夹紧目光,像是书说的狐狸眼睛,“将军不是一点儿也没有想到这一层的可能吧,只是将军不愿相信,可汗真的会那么绝情!但另一件事,我不得不提醒将军一下,我与将军都只是可汗与大阏氏的窝囊亲戚。 他多我们不多,少我们不少,如果偶尔像我们这样的窝囊亲戚会真的有一点用处的话,他们则会毫不犹豫的,让我们投身到任何一条洪流或者烈火当去!”

    少年的话仿佛犀利的剑,一下子将可汗堂兄的身体洞穿,有无数的风雨黄沙进入他的身体,那样的阵痛,逼迫他清醒,他想起他出来时,他父亲一直跪在地,跟可汗求情的模样。他会想起当时的场面,可汗本来大发雷霆,但是忽然对他微笑,武库的人都有很强的优越感。一旦自己将他们激怒的后果是什么,由于太过兴奋,他竟然从没有想过,可汗竟然是想要杀了自己吗?原来可汗可以送给武库的礼物,可汗用来跟武库重修旧好的礼物是自己么,斩杀掉造次之人。原来如此。他调转过马头,想要跑回去找可汗问个究竟。

    身后有冷笑声传来,“将军需要的可不是什么正确答案,而是自己给自己的机会。你需要的是用自己的力量扭转现在的一切。”

    可汗的堂兄目光盯住眼前的少年在想,一个自救都不完美的人,难道真的能救我出水火吗?

    少年浅浅一笑,“将军当然可以不相信我。一切的事实都摆在那里,将军自可以判断是非对错。但不要钱的忠告听听也无妨,将军应该按照与可汗相反的意思去说。也是不要真的得罪那些武库。”

    “可武库的人根本不会听我的央告,他们一定讨厌死我了。”可汗堂兄的手在颤抖,在不久之前,他还以为他再也不用受那些人的气。世事的转换,雷霆风暴还有迅速。他好像还来不及劝说自己接受,已然不得不接受。但是却有权厌恶。他摆出痛恨那些人的嘴脸。

    “将军,是喜欢被他们讨厌,还是喜欢被他们的剑杀死,二者之间的孰轻孰重应该还分得清吧,看起来,还是被讨厌要好很多呢!这世哪有绝对的好与坏,一切都是相对而言。常常事与愿违,也往往另有安排!但是对于将军来说,很庆幸的是,那个另有安排,还掌握在你手。”少年一脸帮他庆幸的样子。

    可汗的堂兄终于从之前的惊悸理出了事情的头绪,“可汗他也会讨厌我的。”

    “那些死在他的剑下强!”

    可汗的兄长歇斯底里地吼叫起来,“他早晚会杀了我的,我的忤逆这么清楚,明显破坏了他的大事,他再也容不下我了。”

    “那是自然,可汗会讨厌你,但即使是为了泄愤必然杀了你,也要找一个完美的罪名,起码能够说服得了他的叔叔。而那,会为你争取到足够的自我救赎时间,这已经足够了。当风暴来临时,人们不是要阻止风暴,而是找到安全的地方,避过风暴。这个道理是一样的。你要避开他的利剑,哪怕是暂时避开那把剑。当然也要寻找力量。将军可以投靠我的族人,他们会善待受到伤害的将军。”少年说到他自己的族人时,目光却相反变得更加晦暗!很明显的,那是连他自己,都不相信呢的虚妄之词!烈火与热油的结合之,根本没有善待二字。

    可汗的堂兄,依然在愁眉苦脸,“那也还是利用。你们也只是会暂时给我各种各样的荣誉,而在这之后……”他想到了什么,没有再说下去。

    他面前的少年已经笑得气不接下气,他很理解可汗的堂兄在恐惧什么?在此之前,他一直被保护得很好,是贵族的公子,权力的漩涡一直被他的父亲与兄弟们阻挡在他的身体之外,于是疯狂的黄沙看在他眼,也是安全而有秩序的样子,而现在的一切,残忍的一切,完全超出了他对这世所有的磨难的理解,所以瞬间崩溃,自己都找不到自己身体的碎片,曾几何时自己跟他一样这么孤独无助彷徨,直到他的姨母送了他一座阴森的监狱,才终于让他看清,磨砺的真实面目,但是也同时让他知道,磨砺是必须的,柔软的手掌什么都拿不动,他只有穿过刀剑穿过血污,再穿过,穿过坚硬沙粒才能拿的起他想要的一切。

    或许他还应该感谢,这些磨砺是出自他少年时期,而非岁月迟暮,无力改变一切之时,他又将笑容挂在他的脸,像他是真正的救赎者一样,“将军的目光还真是长远啊,现在要展望一生的荣华富贵了吗?从你被你那位堂弟选变成礼物开始,你要每时每刻,都不能再卸下对这世间任何人的防备。这么说,当然有些残忍,不过我是经历过的,深知他们的厉害与无孔不入的强大。如果你连眼前的关口都过不去,还谈什么未来。噩梦也有它的好处。它常常让人变得清醒!”

    可汗堂兄低头看着他自己的坐骑,觉得连它也弄明白了现在的形势,因而变得瑟瑟颤抖,夜雾完全降了下来,随意穿行,时而撞在它的面颊,时而覆盖住,他将要走过去的路,那么远远的飘渺着,他在孩提时代读过许多的兵书战策,他很确定他不喜欢它们。然后转过身去读了很多汉族人的书。那时他那么喜欢那些书。那个时候去欣赏在书描绘的汉地的景观。但是现在他真是懊恼,他没有像他别的兄弟姐妹们一样,磨粗自己的手掌,有把握击敌人的咽喉。

    他迷茫不已。还想要将头插进沙堆之,不问世事。

    可是不行,他知道不行,面前的少年已经告诉他,一切都迫在眉睫!

    他忽然很想听少年说更多的话,来使他信服,但是抬眼的时候发现,少年早已经调转马头,向着他来的方向奔驰而去!

    他看着那个背影,当发现他的身影在缩小的时候,他的心一抽,刚刚还潜藏在他身的执拗,似乎随着少年的离去,一缕一缕的随风飘散,他害怕的几乎想要哭泣,他将要违抗可汗的命令,但即使是他的父亲也不敢做那样的事。所有的抉择系在今日,决定一旦做出,再没有回环的余地,他真的要投靠大阏氏的家族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