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新晋之客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新晋之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侍卫首领抗议,“沙木很聪明,不可能只走那条直线,如果他转弯了,你们会被他们迷惑。 ”

    异族人面面相觑。

    还没有得到答案,不过侍卫首领跟着他们一起走出大帐。

    那个会说突厥语的人看向他,“你很忠心,不过,过分贴近我们会有危险。”

    他冲着侍卫首领,露出神秘莫测的微笑。那微笑的含义不言而喻。

    “我生来奔走于威胁之,威胁是生活。也可以说是乐趣!带我吧,我会为你们提供很好的帮助。”侍卫首领假装自己是个白痴,根本看不懂他眼的任何暗示与警告。为了那些黄金,他敢肯定这些怪人会遵守起码的原则。

    茫茫夜色之,江直在举杯豪饮。

    他抛弃了自己亲手扶植了多年的宁月阏氏。刚刚搭大阏氏的橄榄枝。

    所以现在向他献媚的,变成了另一批人。看着与这些人,呼杯换盏的自己,简直恍如隔世。

    如果那时不是形势所迫。他不会轻易做出那个选择。剧烈的改变,不是任何人都能够消受得了。

    看罢歌舞不经意低头时,惊诧的发现,不知何时出现在他食案之大阏氏特有的密信-黑色药丸。大阏氏从始到终都没有相信过他是真心投靠。所以以这样诡异方式出现的密信,一半是为了掩人耳目,另一半是在警告他,大阏氏的耳目无所不在无所不能。

    江直极厌恶地将那东西碾碎在手心。

    密信的内容浮出药香。

    大阏氏要他马赶往生塔之外的胡吉沙川拦截正在出逃之的宁月。

    宁月二字刺得他眸珠一痛。她一定已经知道自己出卖了她,对自己恨得咬牙切齿。唯一的好处是,自己用这个女人换出了做人质的儿子。也将自己挪出的那个身不由己的职位。

    此时的他,虽然外表看起来是在欢歌盛宴,其实也是在遵照大阏氏的吩咐,监视着可汗新军的动向。

    密信的意思是让他马去。

    他稍稍犹豫了一下,这些不断有情况产生的新军……下一刹,豁然站起踹翻眼前的食案,大阏氏的密信是让他马去,只有这一个意思,他无需考虑,大阏氏该付出的那些代价。

    他的那些新晋客人全部四散奔逃。

    手下为他顶盔贯甲。

    他故意这样隆重领命。借以发泄!

    狂沙吹卷当,两个奔驰的身影,一个矫健,一个已经变得踉踉跄跄。

    由于地形熟悉,沙木已经选取了最近的方向。

    “我已经跑不动了!风沙这么大,他们还能看清我吗?”宁月气喘吁吁的声音被沙风吹得极尽扭曲。

    “可我已经看清集结在大阏氏大帐前广场的人群了。沙漠的子民不会以风沙为障碍,反而会借助他们擦过风的声音,判断方向与距离。再坚持一下,我们很快要融入他们之了。”

    “我们是不是还要找一个地方?继续那幅画作。”

    “在我们画下第一笔的时候,他们会得知我们确切的位置。除非你能够达到绝对快!拼得过他们赶到这里的距离。”

    异族人在马抄起那幅画,一边的手下为他掌起蜡烛,那是一种独特的技能,即使是在颠簸跳跃的马,他们也能用自身的力量抗拒住颠簸,使之变得平稳,当那因为借助了内力即使是在狂风乱吹之也依然平稳如在安静屋子燃烧的烛头,再次点亮那幅宁月的挂画时,黑暗之,急速奔跑的两个身影在烛头的明亮光泽之出现。

    “风向南吹去,他们与我们是一样的,证明我们的方向没有错。速度来看,他们划过天星星的速度明显我们慢得多。要不了太长时间,我们可以追他们。唯一的问题是他们现在的地点?”异族人将目光看向侍卫首领。

    “一定是祈福场,大阏氏大帐前面那片,我们没有找到那个地方,在一开始的时候是舍近求远!他们一定是想借助那里的混乱,混出我们的监视。而且如果地点是那里的话,他们一定已经快要到了。我们根本不可能在他们遇见人群之前追他们。”大阏氏侍卫首领的声音略显沮丧。

    异族人的声音却很悖逆的变得兴奋,“起如同探囊取物般的对手,我更喜欢这种油滑刁钻的家伙们!”他微微拧起眉头,假装忽略掉了,有手下继续向侍卫首领手投递的密信。

    当异族人转过头去的时候,侍卫首领展开了密信,并从面得知大阏氏已经派了江直的手下一同追捕,不过估计会到得晚一些。

    首领扭头看向正望向前方的异族人,“我们该将队伍分成两批。一队近抄袭他们的后路,另一对绕个远路,堵住他们的脑袋。”

    异族人没有任何的异议,用他们的语言将刚刚侍卫首领的意思转述给他们的人。

    而在黑暗的黄沙之,穿过最后的黄沙侵袭,跃进人群的喧闹之的宁月,终于长长的喘一口气来。不停的转着圈子在他们面前走来走去的祈福人,很完美的视他们而不见。这些人永世都不能离开这片祈福池场,最远的距离只是去解个手。沙木会带她来这里的意思,她很明白,他们要在这里做一个全不知鬼不觉的过度,然后消失不见。

    骑行在马的异族人懊恼出声,“缭乱的人影,让我们能窥测到的宁月的身影清晰度持续下降!”

    “人群持续混乱,我们还有多长时间彻底失去他们的影象?”

    “大概一刻钟!”

    “一刻钟,这么短的时间,在此之前,我们可是从未遭遇过敌手的!简直岂有此理!”

    “如果追踪术失效,你们还有什么办法处理危局!”大阏氏的侍卫望过问眼。

    “追踪术不会彻底失效,只是暂时的混乱而已!那些人会一直在那个祈福场绕圈子么?”他回看向侍卫首领。

    “大抵如此长年累月!”侍卫首领撩起目光,“他们无论如何也不会离开那里的,会一直持续,而且理所应当。这是我们的矛盾所在,我们要在那些混乱里面不发出一点声音的找到他们。而且那里不能见血。简直成了他们的避难地。”

    “难道他们不需要休息也不要进食吗?”

    “休息与进食也可以在祈福的过程完成。他们从来如此。”

    “既然有如此圣地,将军该早早想到那里才是。”

    “那里是与可汗大帐背道相驰的地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