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怪香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怪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相师手捧水晶球垂眸而答!有凉意若有若无的经过所有聆听者的后颈。!

    可汗对这诡异的办法很是认可!点了个头,同意相师说的,这开启圣坛的大门。

    缓过些精神来的宁月却在此时哭倒在地,“相师与姐姐勾结,不能以他的卦象为准!”

    哭声被听从相师吩咐的神职们集结起来的声音淹没!

    相师让人搬来巨大水瓮,让他们在其注满滚烫的热水。

    又在众目睽睽之下,不知施以何种法术,让他们瞬间凝结成冰。

    最后跪在可汗面前禀报,所有准备皆已完成。

    这是完全与普通的吸引野兽方法,相反的准备。能让那些野兽闻风而来的,唯有血腥的味道。现场的所有人都很确定这一点。

    可汗也疑惑的看着相师,相师早知道他要问什么,以双手托起光芒大绽的水晶球,“一切由天意而定。所有迹的达成也皆因由天意使然。这样不可错过的机会,因可汗的诚心而垂临。”

    可汗满意的点头,天意,那的确是他迫切想要知道的事情。

    被带回去换新衣服的宁月,呆呆地看着婢子在她面前展开那件,刚好在这个时候完工的新衣服。

    乳白色的明月缎仿汉人样式的折枝莲花暗纹华贵不可一视。她的那颗心,因为即将要穿如此梦幻般的衣服,而产生怪的波动。

    焚香沐浴之后洗的发红的肌肤被涂抹古怪的香料,在此之前,她从来没有在任何一个地方闻过这古怪的味道。而且只要仔细闻闻,会熏得她一阵作呕。怎么办?相师不是说要招引来野兽吗?她身这种古怪的味道。估计没有野兽能嗅出她是个人来。

    这么想之后,她心头涌起一阵委屈。不是说说真话的人会让野兽选择吃肉么,可她身此刻正在散发的味道。一定会让那嗅觉灵敏的家伙极致反感。

    婢子终于取过最里层的轻柔内衣覆盖住她一直处于暴露状态的肌肤。

    那种让人想要陶醉的亲肤感。

    在这荒漠之,即使是可汗本身。也未曾穿着过如此舒服的衣料,起舒服,他们更喜欢粗糙的布料抵御风寒与沙砾。她也是第一次穿这种衣服,如果不是在这样的境遇之下,估计会马跳在地面,飞快的旋转一圈又一圈。

    这些衣服在人身舒服得像被云朵拥抱起来。

    服侍她的婢子是陌生的婢子。所以有好多关于大阏氏的话,她没法问出口。

    只能任这陌生人手法利落舒服的整理她的发髻,将原本高高盘起的头发完全打散。在独立的一束一束的结成小辫子。

    再披而且完全由金丝结成的外衣。衣袖温柔幽长的像是鸟儿的翅膀。那么缓缓的垂落在地面之。

    这衣服当时婢子们跟她形容的样式还要好看一万倍!

    她忽然增加了一点点的信心。

    可汗会看到大阏氏掩饰过的一切所谓“真相”,但是,她的美丽会让可汗心软,他会救她,像她每次噩梦之后一样的温柔缱绻。

    她不得不努力的收起她看起来一定晦气极了的伤心面容。

    以使她被大阏氏遮掩的美丽光芒完全绽放。

    最后,这些人为她找来了蜀锦的鞋子。

    她从前是听过这种鞋子的,但是一次都没有穿过。

    而且据她婢子的小道消息里面说,连大阏氏都只有一双,还因为小了一些无法脚。

    但是现在,陌生婢子却正将那期待的鞋子一点点穿在她脚。柔柔软软,如陷云头。

    好像是早早为她准备下的,那双鞋子很是合脚。

    “现在的您仿若天仙。”服侍她的婢子,终于开口。声音柔软得像是水汇成的。那是一直服侍高贵之人的温柔软语。

    抬起头,看向她的眼睛。宁月在那里面看到了一种怜悯。之前的好心情,一瞬烟消云散。

    她忽然问出了口,“大阏氏是要用这些东西弥补她陷害我的愧疚了么。”

    婢子退后了一步,毕恭毕敬的俯首,“奴婢从未服侍过大阏氏,一切都是可汗的吩咐。他吩咐要用最好的香料,用最好的布料,也用鞋子,而且最好是让宁月阏氏您感觉到满意。”

    “你说的是真的吗?可汗他真的是如此说的吗?”宁月像是得到了最及时而又温暖的安慰。一双暗淡且深含愤怒的目光也因此变得乍然绚丽。她猛的站起身来,金色的长裙,因为这剧烈的动作而变得裙裾飞扬。这一刻的她,简直是迫不及待的要让可汗看到她现在的样子。可汗一定会喜欢,还会当着众人深深的夸赞她。这样那种相师会明白,她在可汗心目的地位,也许不会那么轻易的倒向大阏氏。

    可舞动起来时,随风飘来的她身的味道又一次。让她泛起浓郁的头疼。她决定跟这婢子问出心里的疑问,“关于这香料,也是可汗的意思吗?可汗他会喜欢这种味道么?”

    她提出这个问题,然后用细致的目光仔细的注视着这婢子眼的变化,但是没有找到一分的变化,她仍然只是平视着自己衣服的金丝福字,“一切都是可汗的吩咐,千真万确。”

    那种放心的感觉,像是清晨升起的太阳,瞬间洒满宁月周身下。

    婢子做完了全部的工作。再次鞠躬退出。

    宁月安静的坐在神房之。等着那场让她期待又让她害怕的禽兽之抉择。

    不过起最初的恐惧。她已经安心了很多。

    可汗会是公正的。因为大阏氏害死的也是他的儿子。

    而之所以一开始对她那样冷淡。是做给所有外人看的。

    他那么爱她,甚至为了她远赴漠北去寻找白狼。他不会弃她而去。

    外面那个原本一直笔直走向圣坛的婢子,在又一股沙风吹来之前,陡然转了一个弯子,折近另一间神房。

    向正在给婢子披起月白缎外袍的大阏氏匍匐,“她很顺从,还挺沉浸在自己的喜悦当,以为一切都是可汗的吩咐。”

    “你把她打扮的很美对不对!”大阏氏微带笑意以使铜镜出现的那张面孔,变成一张如花的笑靥。

    “可她却拥有无论是可汗还是禽兽都会最讨厌的气味。”聪明的婢子永远知道自己的主人喜欢什么样的手段?

    “但是你是怎么做到的?能让那只惊弓之鸟不畏惧你这张更强壮的劲弓呢!”已经确定的胜利,让大阏氏有心情,在现在这个时刻说仍然说几句闲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