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九百八十五章 勒旁 铁赫

第九百八十五章 勒旁 铁赫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无忧你的确像和合周公子说的那样,不相信其他任何人!而且,更不愿意等待!”沙木的目光之,潜有遗憾与痛心。!她非但不柔弱,反而,足够狠毒,这些她都一再向他强调。但是今天他一定会领会的很好。

    况且,她还要,再次火添油,“那是因为脆薄的希望一闪而过,我无法等待。得到又失去,与从来都不曾拥有的感觉不一样!不曾体会过的人,会说,要抓住往昔的人,真的是固执,他们明明没有那样的力气,想要希求非分,但是他们不知道!那些可以等待的耐心,早已经,同着那些离去,而飘散殆尽,而一颗已死的心,无论再去趟什么刀山火海也不会有什么惧怕。将来并不欠我什么,过去却窃取了我太多所爱!”

    “无忧你非要这样不可吗?在这些困难离开你之前,你应该先离开这些困难的。”沙木尽量的放低了他的音量,仿佛那样,这些话,会随着,忽大忽小的夜风更多的吹进无忧的耳朵一句。

    “会被别人厌恶,会走进深渊,在我小的时候,知道这样的结果,会多么介意,可人生的进程,并不取决于自己的介意!”

    *

    可汗抬头时,看着大阏氏笑盈盈的走进来,这个很好操持自己后方的女人,虽然不如宁月温柔,但却让他一直很满意。

    红色的靴子,踏过柔软的毛毯,她伏在他的脚下亲吻他的鞋尖,然后轻轻的声音响起,近乎祈祷,“宁月阏氏会突然旧症复发的原因找到了。勒庞终于可以为大汗分忧!”

    今天这种时候,他可没有耐心去听,循他踪而至的大阏氏这么晚了还跟他讲关于后营里的事情,他更怀疑,那个一贯懂事的大阏氏,会吵到他怀刚刚进入梦乡的宁月,不过,她告诉他的话,的的确确的引起了他的兴趣。

    可汗腾不开手指点大阏氏坐下,只能抬了抬下巴,示意她在对面好好坐下,将一切原原本本的告诉给他,而且尽量小点声。

    大阏氏于是利落讲起她的发现,“有人在破坏宁月阏氏的生塔!”大阏氏说的生长塔,是一位从打原来的相师,让大汗造给宁月的赈灾避邪之塔,足足有九层之高,被清晨的阳光照耀下来的生塔阴影刚好覆盖住一处贫瘠沙地,但不久之后那里忽然成了绿洲。是一以,只建成三年有余的宁月生塔,几乎被整个西突厥人奉为神塔。平时有重兵把守根本无人胆敢靠近。

    “宁月阏氏的生塔么?”可汗并没有接到关于此事的禀报,是以对大阏氏的说法表示怀疑。没有人敢冒着被神灵处罚的危险对神塔动手。他对此一向很有信心。

    “贪婪之人的罪恶往往生长得很快的!”大阏氏不紧不慢的从怀取出一只泛着金光的塔铃,“之所以会被人发现是因为有人在向外来的商队叫卖塔的金铃。但却一直不肯说出,这东西到底是从哪里弄来的,于是他们才产生了怀疑,报了来。可汗也是知道的这些人不敢得罪可汗的神威!”说完向身边的婢子递过手的金铃,婢子膝行着靠近可汗,停在适当的距离之后举给他看。

    可汗眼,金色的铃铛形状可爱,他一眼认出了面特殊的标记那是他亲雕了的记号,用于祈福的已经被圣僧加持的波塔咒语!花万两黄金才能求得一句。

    “罪魁祸首现在何处?”可汗眉峰挺起,脸兴起怒色!那位相师当日讲的明白,塔铃乃魂灵,不可遗失毁坏,否则被生塔护佑之人必陷灾祸。

    “可汗莫急,人已拿住!可他深知此事做成会被重罚,到了现在还不肯承认!

    西突厥可汗的盛怒连一只怒吼的狮子与之较都会黯然失色的极致怒火。他转身用仅有的耐心将已经熟睡的宁月放下。

    大阏氏向着装睡的宁月阏氏微微侧目,知道惯于揣度可汗心思的她,深知大汗此时是真的已经被激怒,不敢再缠可汗,不过她还不知道的是,今夜她送她的这份大礼,会让她好好尝尝心头滴血的滋味。

    现在,她要让那个装睡的美人,明白一下她的打算了,然后她说出那个这回祸首的名字和他的来处浑如漫不经心的回禀,“勒庞已经先行问过,他说他叫铁赫是之前被江直将军收服的侪力国国人,奴隶的儿子。好像还有个姐姐叫济赫……”她暗暗希冀宁月可别真的这么被自己的诡计吓死。那应该是一件过程缓慢而悠长的事。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那个躺在可汗身后的身影,已经发生了肩膀抖动的情况。

    看来,她听出了自己弟弟的名字,还有那个国家,不过一会儿她会更清楚的知道,她并没有认错,她弟弟的声音,马会在她耳畔响起,勾起童年的往事,勾起融于血脉的激情召唤。可她缺救不了他。不仅救不了他,还要眼睁睁的看着他,为她而死。

    可汗根本无心听勒庞讲他的来处,之于解决整个事情,那简直是无关紧要的事,他挥手止住勒庞似乎会一直进行下去的陈述,“好了,带他来我要亲自审问他,另外派人去请相师,询问补救之策!”

    人很快被带进来。

    脸已经血肉模糊。

    “抓住他这是很费工夫,这小子腿脚很快!”勒庞也是在那些伤口的由来。

    可汗对此则全不在意。

    而且他还觉得那些伤口太便宜他了,他想要扬起长刀将他留在,他的刀影之。不过,在撬开他的嘴巴之前。他还要,努力的忍耐着。

    伸出两根手指,抬起他的下巴,指尖传来骨头被捏碎的声音,那人痛苦的哼叫着。

    可汗的声音压过他,“虽然平时没有这个习惯,但是今天我很怕吵,说,你到底是怎么躲开看守的眼睛,爬那座神塔的!”

    “不是不是,我没有!”那握在他手的下巴已经变形,于是说出来的字音,也扭曲不堪。

    可汗的深邃双瞳,如喷怒火,“我总会有办法,叫你口吐真言!神灵也必对你施以惩罚!”

    自打少年开始出声,勒庞的目光,没有离开过宁月的肩膀,这美丽的装睡之人,想必已经知道,是了谁的奸计。可偏偏,那个高贵的身份,让她此时说不出一句话来。只能坐视自己最亲的人,在她的恶毒挣扎沉浮!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