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九百七十四章 天喜圣泉

第九百七十四章 天喜圣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江直吞了一大口面前的酒,狂笑“我说什么也不会信的。没人能做我的主。”然后扭回头看向他左右,“汉人公子,想做我的主,你们信吗?这么荒诞的话!”那些侍从也都讨好的哄笑起来,直到,他们的主子举起手,才按照那意思,一齐乖乖噤声。

    在他们狂笑且打趣的过程,合周也只是低头安心的,喝着自己的杯酒。

    江直看了他半晌,似乎想到什么,“你不会真像他们说的有那么神吧!难道,你真的会带给我什么妙计吗?要知道,现在我身的麻烦事儿,可真是不少。想要借酒浇愁,又偏偏不醉!”说出这些话的他神色微有沮丧。

    “不只是有,而是要让将军欣喜若狂的妙计!”合周答道,“不然我也不会来到这里,自取其辱,搞不好,还会被将军,以离间之罪处决!或许将军也会在传说听到,我从来不是一个爱管闲事的人!来到这里也只想隐姓埋名。无论从哪一方面,我都不会主动来找将军。除非,有他的必要。”

    “如果有的话……”江直挑起他面前的一只鸡腿儿,大口去咬,他不仅手有着天生蛮力,连牙齿也强壮结实,明明是一只有些风干了的鸡腿,而他却口齿利索的,转眼之间吞下大半,“合周公子,把你的好办法说出来听听,若打得动我,最好!”然后又自叹了一声,“即使是能用这双手打败天下所有的武士,我身边依然很需要拥有聪明计谋的人!”

    合周开门见山的说道,“在下的全部方法,都是因将军的一桩秘辛而起!据在下所知,将军的儿子困在叶乐做人质。可将军却必须看守,可汗的粮草,不敢失职于一刻!纵然有宁月阏氏多次求情于可汗!可汗也只是装聋作哑。而那样的原因也只有一个,在这突厥地界,任何贵族的未成年男子都有机会被派做一回人质。不过是要看谁有命,能够完完整整的归来。将军也知道吧,那个能够安然归来的人质的数量,并不多。可在下现在一个办法,能助将军的完好救出令公子。而我能这样说,是因为突厥部落里另一个,不成的规定,如果贵族儿子的父亲有闲兵可派,又可避过大汗与敌人双方的眼目,可以逾越规矩救出自己的儿子。当年可汗的弟弟也被可汗的父亲这样救过……大家因循旧例,往往如法而制。”

    砰的一声,江直将剩下的鸡腿扔进食盒之,“那样的办法,那样好用的办法,你赶紧说,你到底有如何的主意?”

    “天喜山山脚下的圣泉,将军现在马撤走看守的士兵,要不了多久,这远近会有无数慕名而来的求水者,组成浩大的人流屏蔽北面的敌人与大汗的眼目,而将军在他们看不到的拥挤里,从北门而出赶去去救人,叶乐区区一个弹丸之地,弹指可破。”

    江直听的一愣,但又马担心道,“可如果这些来求取圣水的人流之,混了对面的奸细,一旦探知,我营空虚,迅速前来偷营劫寨的话,其后果不可想象。恐怕,我这罪责难逃之人会立即被大汗处以极刑!”

    合周一笑,“将军行事布置精密,目标明确,动作一定会那些叛军更快,往返的时间也会更短,反观他们,既要组织队伍,又要前后忌惮。不消说他们有很大的可能,猜测不到将军的意图,算是猜测到了,再组织好一切前来,将军一定已经大功告成而回了,让他们无空子可钻!”

    江直闻听此言,兴奋得拍案而起,“此计甚妙,不过公子好像忘了一件事,既然内机宜既然我已经全部知悉,也没有必要,再去遵守与公子的那个约定,也是说,我会,背信弃义,只按公子的办法去救我的儿子,却不再帮公子,杀宁月阏氏。你让她建议可汗在这深秋之前去围猎,必定有更大的阴谋,对不对?只要想想,我将你这样的阴谋全部揭发给可汗的话,显而易见,一定会是大大的功劳一桩,啊!你要说我恶毒吗?我从来都是如此,名声与信誉本来是身外之物,我更在乎的是如何向爬。”

    合周听完他的这些话,不仅没有惊慌失措,反而愈发的笑逐颜开起来,冲着江直,那一直在闪动着狡黠的目光一笑,“我很放心。将军并不是忘恩负义的食言之人,只是一时忘了一件重要的事情而已。”

    江直听出了他的话里有话,含了警惕之意盯着他,“你那个样子,是在故作镇定,还是另有什么花招?”

    合周再付一个笑意,“将军应该是忘了,那处仙泉,是因为相师所说的,与那宁月阏氏相冲,才被封了起来,将军想要重开仙泉,必要做的第一件事,是除掉宁月阏氏。”

    江直的目光闪了闪,“你的目的!你的目的,果然是要宁月阏氏去死,你难道是大阏氏的人!”

    “我唯一能说的是,无论我是谁的人,都不会是将军的敌人!”合周话音刚落,

    江直已经大笑起来,“这是你们汉人常说的交易的规矩吧!我懂我懂!不过关于那封密信的书写内容……”

    “其余一切遵从将军习惯,只一点,让宁月阏氏一定要劝可汗漠北围猎!”

    江直点了点头,婢女前来添酒,清冽美酒被倒入海碗之,江直带些狡黠地问,“公子到底是如何看出我与宁月的往来的?如果只拿这个做威胁之用,我恐怕也会乖乖范!”

    “不光是交易,在下还想与将军留个人情……万事皆需留有回环之地才好它日见面,同饮一杯!”

    江直再次大笑,“这个我也懂,我的这些汉人谋士也常常跟我说,多个朋友多条路。不过,本来径情直遂的事情做得如此婉转,公子不嫌麻烦吗?还是说你们汉人从来如此!”

    合周执起面前的酒杯,“将军可饮过原美酒?”

    江直虽然不知道他到底什么意思,但还是微微点了点头。

    “历久弥香,时间和心意会留下很多意想不到的惊喜!”合周一笑干了盏酒。等合周不紧不慢的离开了,江直又对着他的身影,意味深长的看了半晌,转过头来看,向他身边的谋士,“看你那个吃惊的样子,是说,连你也看不出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