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九百七十三章 三干尺

第九百七十三章 三干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看到又有狼人冲过来,无忧不敢打扰搏斗的沙木,只在心里想了一个折的办法,不这样抱着而是背着的话,他会省力不少吧,那样她自己可以扶住他。手机端 m.而他可以用两只手去战斗。

    在砍死那个狼人之后,沙木用手指塞进嘴巴里,做了一声呼哨,意思是召唤所有的士兵退回去。

    很怪的是看到,突厥士兵退回去,狼人并没有过来追赶,大抵是因为他们也到底对这些不要命的士兵忌惮起来了。

    不过无忧还是没有看到沙木是在何时发布号令,让士兵们趁着狼人不注意将他们宰杀的那匹骆驼偷回了一大扇排骨来。

    “他们不喜欢吃骆驼肉!”无忧刚对着那些对着那些骆驼肉吃惊了一下,沙木开口了,“我的意思是,他们没有动过这些骆驼肉,他们应该都是干净的。”

    无忧想沙木一定是听过太多人说原的贵小姐是什么样子了……

    “现在感觉到哪里疼了吗?”看到有些皱眉的无忧,沙木很是紧张的问。

    无忧则盯紧沙木身一块已经在划破的袖子翻出红色皮肉,“这些伤很疼吧!快把我放下,我帮你包扎一下!”

    他只是很随意的看了一下自己身的伤口,“这些,我已经习惯了,我本来是这样的,即使不是在战场之,每天也总会受一些伤,这些已经是最轻的了!”

    还是没有说服他,放下她。

    只能任由他在那些已经丢盔卸甲的突厥士兵,注视的目光将她抱进山洞。

    等到进入山洞,在火把的照耀下,能够看到沙木身更多的伤口,和他脸已经越发苍白的脸色,他现在的样子,让她想起了贤儿。贤儿也是这样,每次生病了,每次会这样苍白,可是,他却总也说不好,到底是身哪里难受!而现在的沙木虽然是能够说的清楚身的感觉,却咬紧牙关,是不肯轻易吐口。

    “到了这个时候不能硬撑的!反正现在呆在洞里也有的是闲暇时间,他们刚刚经过这一次打击,关于下一次对我们的进攻一定会小心谨慎!我们,争取到了时间!”无忧故意很大声的说出这些话。

    受过太多次心伤的她,是知道,安慰与鼓励的力量的!

    然后再看一次沙木的眼睛,开始轻轻的动手挽起他的衣袖,“即使是很小的伤口也该包扎一下!”

    沙木微微挣了一下。被无忧按住。

    那只胳膊已经没有一处好肉,全部都是被狼人利爪划伤的痕迹……

    “你真的很爱逞能!”无忧撕下自己的衣角,动作又轻又柔的包扎着那些伤口,“有时候如果可能,也该做一些投机取巧的事情的!”

    沙木忽然抬起头,应该是被无忧句子的哪个词激励得想要对无忧说些什么,无忧不知道他为何情绪激动,能想到的是,刚刚包扎伤口的那一下,她好像有些手重,连忙小声的跟他解释,“好了,好了,接下来不会疼了,我会轻一点再轻一点的。只可惜这里没有什么药,不过好在,我们也许不会在这里呆的太久!”

    沙木还在用那样的目光盯着她,未有一丝松懈。

    无忧的脸升起愧疚,“好吧,我承认我是骗人的,这种伤口包扎起来会紧一点,那只是一开始这样疼,之后,会是一种持续的疼痛。可是这么重的伤也不知道会怎么样?不过我可以跟你保证我这包扎的技术不是无生有,是我从书看的。原来我当差的大公主的王府里,有一个藏书阁,里面有很多的书,我无事的时候都会看一些书,那里面什么都会记载。”

    “这是你第一次,跟我说你的原时候的事情!”沙木忽然开口。

    已经包扎到第二十个伤口的无忧,动作显然变得很利落了,“真的是第一次说吗?我记得好像是说过一些的吧!都不是什么值得回忆的事情!”说完抬起头看沙木的表情,居然在面发现一个不怎么相信的意思。

    无忧忽然在心有一点点生气,这家伙居然还不相信她能包扎好伤口。可哪怕是在生气,也要忍他,算他说错,今天也要让着他,“要不是你来的快,我现在一定成了狼人的粮食!”

    沙木看着她,然后慢慢伸出另一只手。

    她知道那只手的情况不会这只好的!

    但沙木的那只手却越过他们之间仅有的距离,一下子将她紧紧抱住,“都是我的错,要是没有救下你,我会后悔一辈子!你不知道那时我有多害怕,那种心痛我还是第一次尝试!一点也不好!整个人都要疯了!”

    被她大力压在肩头之的无忧的嘴巴,发音都变得扭曲,“我没那么容易记仇的,而且或许,你这次靠你自己的坑我的要多,我感到自己赚了呢。”能找到这么完美的说辞,连无忧自己都有点佩服自己了。

    合周再次理顺了一下自己心的思路,觉得应该没有纰漏,开始按部班的去找第一个他要见的人。

    江直。

    江直其人是可汗手下的一员猛将。而且还是不可多得的,懂得如何投可汗所好的猛将!

    那位正在可汗边,春风得意的宁月阏氏,是他看似无意其实故意的进奉。也是合周整出计划之,最关键的一环,一柄锋利到可以劈开一切阻碍的刀。

    刚刚与这位江直将军见面,合周便毫不掩饰自己来意的,请求江直给宁月阏氏投书,让她劝可汗明日前去围猎!

    江直听完合周有条不紊的陈述,直接哈哈大笑起来,“我说,这位汉人公子是在说笑吗?我又凭什么要听你的差遣?不会是因为,现在人人都说公子是半仙之体,然后,公子真的信了这些愚人愚言,自以为是。”

    “是不是愚言,我不敢妄下定论,但是,将军却一定会信以为真的!”合周平淡回语道。语声里的不容置疑,简直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连他带过来的阏氏的五个侍卫都开始面面相觑,满面糊涂。

    江直吞了一大口面前的酒后,又狂笑起来!,“我是说什么也不会信的。这世没有人能够做得了我的主。”然后再扭回头看向他身边左右,“这位汉人公子,想做我的主,你们信吗?这么荒诞的话!”那些侍从也都讨好的哄笑起来,直到,他们的主子举起手来,才按照那意思,乖乖噤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