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九百三十八章 燃之灭

第九百三十八章 燃之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应该是感到了情况的非同寻常,九皇子在说到太子已留给他的信物时,格外明显的顿了一下。

    皇道,“可汗何必着急,该先看那信物是什么再做有利决定才是。”

    在场的所有人,都对九皇子所说的用于太子造反佐证的信物极感兴趣,是以原本寂静的四下,更加安静无声。

    九皇子有些说不出纠结的,将手探进自己的胸口,摸出那只做工并不是如何精细,可以说是造型怪异的响笛来。他的手摸那只响笛,正想将它亲手交给他父皇的时候,这只响笛身的某处机关被意外触动,然后发出一种怪的热来。九皇子低头看时,在他手,已经有两道火光闪出去,带起一路火花直接扑向,先前他已经感觉到怪的那些,全身裸露着,站在院的侍卫身。

    一开始,只是一个火花,着落在一个人身。但是不知为何,那原本星微的火花,一下子燃起燎原之势,瞬即将整个侍卫点燃,然后,在那个侍卫挣扎着,妄图将火扑灭的同时,又不断引燃下一个,再接着是下一个。

    信利已经反映出了什么?站在高阶大喊着,“马将他们分开。他们全都会被点燃的。”

    不过,等到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一切已经为时已晚,因为那火太急太迅,似乎只是在眨眼之间已经,蔓延传递开来。而另一边仍然手握着一只残破响笛的九皇子早已经吓得面如死灰。还没等皇的目光看过来,已经匍匐在地,一阵大喊着,“儿臣不知其有何计诈,儿臣不知,这只响笛,是从东宫拿的,是太子亲手给我的。而且而这也是有证据可以指正的,此时在他的府和儿臣的府,不下几万的雄兵。”

    一边的信利已经开口,“怎么可能,东宫是装不下那些人的!九殿下似乎从刚刚到现在,一直都口出狂言。”皇在九皇子说话的表情里辨别着他说这的那些话的真伪,竟然看出了些许真实意味。其实不光是目光里的辨识,按照他本来的推测,现在,赶过来,以一个实实在在杀人灭口嫌疑人的身份出现在他们面前的九皇子明显是了有心人的圈套。

    虽然从无数的证据来看,他会是个十拿九稳的凶手,但一切,偏偏都只是假象而已。太子,情急之下,想出来的计策依然如此完美。

    皇想着,虽然此时立在他身边的信利,也不能一下子怀疑九皇子,是所谓的凶手。但是,应该说,想去东宫看看的他,也并没有怀疑太子的嫌疑,他那么冲动的想要赶往东宫,不过是因为,想要去找太子无辜的证据。现在出现在他眼前的场面越发的混乱,让他终于对太子最初用意纯洁简单,产生了那么一丁点的怀疑。

    而最不好办的是,刚刚自己,让信利等了那么一下,而导致了那个鸣笛暗器的击发,这样一来,刚刚对自己的做法,表示赞同的信利,又会产生,迷惑的怀疑。自己不是说,凶手一定会赶来吗?可现在无论是谁都能看得出来,他没有一点想要抓住九皇子的意思。

    皇知道他不该否定,被信利看出来的那个想法,他的确没有怀疑九皇子,因为此事必定与他无关。而且现在他脑海里产生的新想法,他也该告诉他。刚刚做出这个决定的皇已经开口,“信利可汗,你看今夜月色不错,我们该多少一会儿夜色的。”他这话说的一语双关,但其实也最直白不过。关于汉话里面的很多语义,信利还并不是使用的很通畅,但他却一下子明白了皇的意思。是让他暂且,相信九皇子是无辜的,至少,再给一些时间,让他们等一等,在此之后的来客。

    然后,他们几乎同时看了九皇子一眼,想要真正的大鱼钩,那么前面掉的这一条,又要如何处理?皇一笑,“该做轻信的处理。那是按照九皇子说的,好好的太子府查看一翻。”

    “皇不信太子殿下?”

    “我只信形势所迫与利欲熏心。”皇用带着尊贵笑意的眼,认真的看着他,在心无声的补充道,必要迅速的通知给太子,他的第一个计划基本已经泡汤。所幸他很机智的设置了了断九皇子反诬的退路的计谋,那是九皇子在东宫所见到的一切都是假的。那些本是太子想要给他看的,而且只给他看。皇自己心里明白,他派过去的这些人,在东宫什么都看不到。九皇子确实是看到了一些东西,但那些并不是真的雄兵几万。

    “可皇又凭什么相信,凶手一定会再次想办法派人来到这里?”信利觉得他自己越发的糊涂。真正的事实没有越理越清,反而越发扑朔迷离。

    皇的态度,却是异常肯定,“只要可汗还停留在西轩一日,而且也还没有对他发动攻击,意味着,他还可以,抢到先机,毁灭证据。”

    “但是他的第一次计划失败了,他受到了很大的惊吓。也许再不会主动冒险。除非在陛下的心里早已经有认定好了的凶手,而且对他非常之了解。”信利提出,皇应该加以考虑进去的观点。皇不仅没有否认却忽然笑了起来,“可汗是个聪明人,由此可以看出,要演这场戏的人真正想要蒙蔽的也只有在相信他的人。”

    然后是他们都含着潜在思虑目光的对视。

    在这帝都之,能让信利相信的人,当然不多。然后自然而然的想到太子。一个跨越万水千山为他做这道牵线的人,他根本不该去怀疑。可也不能,一如既往的轻信。皇身后的侍卫搬来两只高大的座椅。皇落座的同时,也向信利做了个赐座的手势。

    信利挪动了一下,站立得有些疲乏的双腿,谢座之后,以边人殊于汗人的姿势撩起他的袍角,直着脊背坐下。能够彰显他足够地位的项圈,只在他低头时,才晃动起金铃,“太子可知,皇已经发现了曲舒郡主留下紫色布条与石头明喻凶手的证据。”

    他说出这些话的时候,目光望向他们面前,那已经被烧得如同一堆灰烬的十几个尸体,正由大内侍卫们,火速的打扫着,转眼间,变成黑乎乎的,一片空茫。皇很了解他的心意,并没有提出让他离开这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