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九百二十三章 信怜于悯

第九百二十三章 信怜于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少年这么做,到底是为了让她更舒服一点,不至于,合周还没同意帮忙,她已不堪虐待致死。 还是为了让她更难脱逃。但,不管哪一种,他都再不是她相信的人了。

    或许,这本是合周要给她的教训,让她试试独自一人流落到世间,会有多么艰难。会有这么可怜,会有多么不堪一击!

    无忧与少年正在用目光对峙的时候,有什么东西从无忧的身,滚落下来,还没等无忧看清那是什么!发出惊呼的人却是少年的那个将军朋友,“怎么怎么会这样?那是我的靴子,可是怎么会在她的身?”

    他话未说完时,已被少年打断,“这是你的吗?”

    重伤的将军,满是结痂血痕的脸,现出无可置信的表情,他仔细的翻看着已经落进他手的那只靴子,“之前莫名其妙弄丢了的……”说到一半,忽然,挑起目光来看了无忧一眼,“怎么会在你的手。”

    无忧看着靴子的主人认出了靴子,简直觉得痛苦难抑!她原想着,她要留下这只靴子,找到靴子的主人,再想方设法,与他暗通曲款。连那样的龌龊事,她都想要做了。可没想到,真正找到的靴子主人,不仅他自己已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连此时,到底是要生还是死?都要仰仗合周的援手。

    而阻止这个受伤将军,再问下去的少年,声音里明显已经带出了不耐,“现在还是问这些的时候吗?刚刚在猎鹰带出去的纸条,只是为了能够带回药和食物,合周那里,我必须要亲自去说。所以接下来,你是要看好她的。”

    也许是因为找到了援兵,这个之前受的重伤,已经奄奄一息的将军,只是被少年简单的包扎了一下伤口,已经显得神彩奕奕,“放心吧,我们是能挺下去的。”少年犹豫了一下,还是大踏步的走出了洞穴。

    一出去无忧开始试着挣扎了一下。

    刚做了一个动作,听到那位重伤的将军出声,“挣不开的,沙木的结绳技术,一向是这里最好的!所以大汗才会信任他,重用他。”

    无忧愤愤的看着他不说话。

    这人忽然抹了一把脸的血渍,像是微笑了那么一下,“姑娘是叫无忧吧。”

    无忧没有出声回他。他能知道她的名字,这没有什么稀,从他们的言谈之间,无忧早已经听出来了,基本是这人帮助合周与大汗联络,他们才会平安顺利来到这里的。也是说关于她,他甚至知道的要更早。

    虽然已经身在隐蔽洞,但是,如潮涌般漫天飞起的细沙,还是在一瞬间,迷惑进无忧的眼睛,使她错过能够窥探这位重伤将军眼里,某一个可以用于破解他全部心意的眼神。不过,无忧却没有觉得可惜,不光是这样的眼神,连这位将军的问话,她也觉得,没有必要回答。

    所以,对于他的问句,只是冷眼旁观的那么看着,毫无要作答之意。此时,倒希望,他重伤都不能说话才好。起那些有的没的,她更想好好的清静一下。

    不过,又是一个天不遂人的事与愿违,他似乎已经能支起身子,稍稍坐起来一点,世人言说精神支柱的力量,在此,可以窥见一斑。

    “不能因为女人而枉死,当然不能因为女人而苟活。无忧姑娘不要害怕,在沙木回来之前,我一定会放你出去的。”

    他的说法完全出乎无忧的意料之外!她小心谨慎的看着他的眼睛,“你若是放了我,可自救不成了。那样,也使得吗?”

    这人慢慢抽出胁下的佩刀,虽然洞的光线不佳,但是刀刃出鞘的那一刻,迷茫的暗影之还是释放出一道光亮!他眼的色彩好像渐渐变得鲜亮而凝聚。

    那种并不平常的光芒,无忧,根本不能如同往常一样得心应手的辨析出它大致的意味。

    而到底是什么原因催使着,这个人做出这样的决定,是一个杀人魔王的怜悯,还是杀人魔王的懦弱!但这个人,的确向她爬了过来,用仅有的力量,那么努力的向她爬过来。有几次,他甚至爬到途,忽然的将头重重地杵在地,似乎再也爬不起来了,良久,却又努力的,支撑着身子继续向无忧这个方向爬过来。

    无忧静静的靠在洞壁,手背滑落被刀割破的绳子,身紧紧缠缚的力量瞬间化解,重伤的将军也随之力气用尽,跌落在一边的地,似乎是再也爬不起来了。那时他手的刀,落在无忧脚下。

    这人这样不明不白的救了她。

    有一瞬间,觉得是真的死里逃生的无忧,又忽然目光黯淡下去。少年也许早料到了到底会发生些什么事?所以现在的外面,还盘旋着十来只猎鹰,她根本是逃不掉的。一切说到底还是骗局。他们要在她身得到一切,无尽的利用,现在也要包含她的谢意了吗?

    趴在地的身体忽然动了动,然后,慢慢抬起头来,“怎么还不赶快离开这里吗?”

    “是因为你们根本没有商量过,所以使出的计诈才会这么漏洞百出吗?”无忧噙了丝冷笑,语声平板的质问着。

    暗弱无力的目光,带了丝疑惑,然后又使劲的想想无忧依然在怀疑他的可能的原因,“如果姑娘是在顾忌外面的那些猎鹰,那大可不必,它们都去帮忙驮药物和食物了。要是再晚了,会是什么样的结果,我也不知晓了。”

    洞外,忽起的狂风,吹的飞沙走石,吸引了无忧的目光,向洞口望了望,她竟然还在犹豫,这忽然从天而降的便宜,到底是要捡还是不要捡?毕竟,之前的太多次,她确实被到了手的便宜,咬了手。

    然后又望了望洞口,不顾一切的奔了过去,跑到一半忽然顿住,头也不回的问,“这是为什么?编一个好听的理由吧!如果是真的,我会记住你的,如果是假的,我也会好好的恨你。”

    “姑娘不是拿了我的定情信物吗?我们这里的人送给姑娘的定情信物,虽然是姻缘的约定,也是要保护一生一世的,承诺。”

    无忧微微的偏过头来,怪的问着,“你是说定情信物?”

    然后忽然回转过头来,看到那位重伤的将军紧紧的抱住那只靴子,一瞬明白了什么,少年,之前不让她拿那只靴子的原因,是这个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