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九百二十二章 变容

第九百二十二章 变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你早知我会活着回来吗?”那个微弱的气息,在反问。!

    少年却答非所问的继续说,“我们去求合周公子吧,让他这来这里给我们出个主意。”

    重伤将军抹了一把脸的血迹,摇了摇头,“一次的事情,我得罪了他。他不会再帮我了。”

    “但这次不一样。我们手有他迫切需要的宝贝。”少年语声笃定又悲痛的说着。

    那人抬起眸光看着他,映着大漠暗淡苍茫的日光,眸子里也像是有深深浅浅的伤口,“我该先去见大汗的。”很明显,他还对大汗抱有着幻想。看来,他一定不常看那些兵书战策不知与君王的相处之道有多少弯弯转转。跟皇大汗这些人说真话哪有那么容易的?

    少年点了点头,“见是一定要见的,可一定要有合周公子从旁相助才行。贼咬一口入骨三分。将军不得不防。况且算有合周公子巧言协助一切仍然不利,也可以让他为将军说几句好话。他现在可是大汗面前的红人。”

    等少年说完这些,无忧有点反应过来,他会很愧疚的望向自己的原因!他们现在唯一能依靠的人是合周。那样也意味着,他应该会答应合周提出的所有要求。而这种做炮灰的感觉,无忧真的是太熟悉了。

    她慢慢的站起身。眼含恐惧的看着少年,“你要做什么?”

    少年无奈地解释道,“我会诬陷你正在逃跑。然后承诺给合周公子,我一定会带你回去。还有今天发生的所有,我都会,一五一十的转告给合周公子。我,会做他忠心的奴仆直到永远,用以报答他今日的相助之恩。”

    “可是现在你根本没有办法抓到我,你是知道天有那些鹰的。”无忧瞪大眼睛提醒他。

    少年还是一步步向她走近,“可这些鹰,最初都是我驯化的。”本以为之前在狼群面前能够救她一次的猎鹰,还能发挥一次效。但没想到她首先遇到的会是这个她正在期待着效,更加妙的恰巧。

    “所以你一直是在撒谎。”她很是愤恨的质问着。她可真是傻啊,还以为他只是一个孩子啊,更有可能是一个对她心有垂青的孩子。

    他没有再说话。

    无忧看清了他手里不知何时多出来的绳子。

    风沙夹杂着更多的失望,向她袭来,今后恐怕她再也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个聪明人了!因这么快被一个小孩子糊弄住的事情,实在是好说不好听。

    接下来只有乖乖的束手擒,被他结结实实的捆起来。

    眼前的情况更像是刚才那种情况的报复。

    躺在一边,有些不明所以观察这一切的那个受了重伤的将军,费力的抬起头,看着少年此时的表情,“你说的到底是什么?难道我们现在,所谓的最后的路是要依靠一个女人吗?这是你之前所说的什么宝贝吗?”

    少年打断他的话,“合周公子是为了这位姑娘才来这里的。他并不喜欢这里,他只是为了在这里好好的藏住这个姑娘。她是合周公子的唯一弱点。”无忧只是低着头盯着眼前的恹恹黄沙,对于他们之间的对话,如若未闻。

    然后少年着实又忙碌了一会儿,还真是找到了一个高大沙丘之下的隐蔽山洞,将所有的伤员与无忧都藏在其!

    然后,将手指,深入嘴巴里,发出怪的声音。等了一会儿之后,有一只花羽的大鹰拍打着翅膀落在洞口。

    少年撕下下自己的一段衣襟来。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在面随便画了几个特殊的符号。再将布条身拴在那只大鹰腿后侧的毛羽之隐藏好。末了,吹响一个妙的口哨!那只大鹰便拍打着翅膀离开了。

    依然在低着头的无忧,看到少年落在地的影子是向她走过来的。理也不理的,只是继续自己的冥想,少年要将自己留在这里,然后跟合周说,他是在找自己,这形同一场温和的绑架,凭合周公子的理解能力,他一定能看得出,少年是在用她,来交换他的帮助。那么等到事情了结了,他应该会远远的离开少年。不过以想法只是她自己毫无根据的一厢情愿。在合周的眼睛里,一切都不是忤逆,因为他总能想到更好的办法,将所有的忤逆回旋。他的反戈一击,往往会变成更精妙绝伦的利用。所有人都能够成为他的棋子,无论是朋友还是敌人。

    所以,这少年才会不惜在她面前露出真面目,寻求他的帮助。

    少年把手伸向无忧。

    意思好像是要拉她,坐到另一边去。

    无忧冷笑着,扫了他一眼,“虚情假意,嫌烦的话不用做了。威胁与利用,本来用不着煽情。虽然你现在才让我知道,你不只是一个孩子那么简单。但算是会让你取笑的提醒,我也想提醒给你,做坏事是要全心全意的,不用苦恼后果,也不用思考会得到什么。原本是做坏事的人更应该肆无忌惮的。”

    “反正你是一定会恨我的,对吧!”少年此时正单膝跪在她面前,放松一个一直让她觉得很痛的绳子结点。

    “我不会恨你的,我会看不到你!从此眼,再也看不到你的样子。因为我从来不喜欢看见利忘义的小人。”

    “放松了一点,这样还疼吗?”

    “很疼,不过不关你的事!”

    “我不会让你吃苦太久的。”

    “怎么,你是怕合周知道了之后不会放过你,还是怕他那么聪明,即使答应了你,也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你们玩弄于掌心,如说,现在他虽然答应了你,可是他对大汗说的话却未必真的是对你这位朋友有用的话!只不过那些话的意思,会更加的精巧绝伦,让那位大喊,过个十天半月再反应过来话里面的意思,进而怒发冲冠,再次杀掉你的朋友。”

    少年不顾,无忧对他的针锋相对,拉起无忧换过另一个方向,但此时无忧。已经没有心思,去研究他给她换过的这个方向,到底是为了让她更舒服一点,不至于,合周人还没有同意给他的朋友说情,她已经不堪虐待致死。还是为了让她更难脱逃。但,不管是以哪一种,他都再不是能让她随便相信的人。

    或许,这些,本来是合周,想要给她的教训,看看,她要是真的独自一人流落到世间,会有多么的蠢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