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八百九十五章 破出明月

第八百九十五章 破出明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旖贞微露的笑意,同她母亲一样高贵不可轻视。!

    高王大笑起来,“我只以为大公主殿下的世子们出众,不想郡主也非同一般。”虽能感觉到旖贞的与众不同,但关于旖贞的来意,老谋深算的高王可不会自破题。他在等,等旖贞自己道破天机。

    或者是如果有可能的话以他足够的经验,能够不着痕迹的将旖贞虽然不知为何,但总归会是节外生枝的来意给蒙混过去不予理睬。

    “在外人眼看到的高王,是酒海肉山的活着。可在我眼总是能看到如此心眼透亮的王爷。“旖贞目的笑意又添了几分韵味悠长。长夜漫漫,要与一个人将彼此的野心对簿于这凄迷夜色之在她来看是一件有趣的事。所以,此时也一个字不提她的来意。故意要逗着高王紧张来戏耍他。她从来也没有学过这个,但是她们家的孩子,似乎天生都擅长此道。是以,即使是第一次这样与一个人使用心力相逐,她也能真正做到得心应手。

    已经能感觉到,今日与这个身份虽然尊贵无却也依然是个小姑娘的旖贞郡主的会面,与他最初判断完全不在一个量级的高王的眼皮狠狠的跳了几下。旖贞不紧不慢的用意他已经看得很是清楚。他心想着,这算是什么,题还没有开,已经是在斗智斗勇了。心想着旖贞来意不善事情或许会很是缠头的目的,但是脸仍然带出大开大合的笑意,是一副装傻的模样。说出的话来好似半点不懂旖贞的话里有话,“从前不觉得,现在倒有些吹惯了帝都的风,也饮惯了帝都的酒。我这一生见识浅薄,唯美味与美酒不可弃也。听大公主殿下说的,等我返回高国时会送我几大车的美酒,这可是让我一直惦记着。我老了,早已经不懂得野心是什么。倒是对于美酒佳肴很有见地。甚至只是这样直着脖子将这些美酒灌下去的时候,能听得出它们所到的位置。“

    旖贞笑意不坠地看着他,话锋一转似乎是了正轨,“在高王心我的大兄长可是真的佳婿?“

    “郡主可想听我的真话。”

    “要是说假话的话,要辜负今夜那好不容易破雾而出的明月了。”旖贞一笑。

    “在我来看,鸣棋世子地位人品皆是出众,当然当得起佳婿二字。这场联姻之,最让人怀疑的,反而是我那个宝贝女儿是否是世子的良配。论起地位来,只是一个边国的郡主,根本称不是大公主殿下心仪的佳媳,但是对于世子来说,却是能成雄心壮志的良偶。一个男人要娶,该娶一个他并不是真的挂心的女子。那样才能从头到尾,专注于自己的雄心伟愿。而她的家族势力并不是硕大也可以完全摆脱外戚羁绊。小女虽无其它好处,但在有益于世子的这两点,小女总归是兼具并有的。”

    “我的大兄长并不喜欢长嫂的事情,高王似乎并不在意。这又是为何。要是一般人听到或者知晓早气得七窍生烟,算并不发作,也会只想在这一桩恩爱好好找补。可高王想到的却是与众不同的另造生机。”旖贞很确信,高王在她的这些话里面听出来点真意。

    “这个么,”听旖贞一点点的已经开始道破来意。高王一直漫不经心般的眼神,略略在旖贞脸滑过一遭。又很快的移开,“本王也是妻妾众多,对于这种事情自然会看得很开。况且,所谓琴瑟和鸣,也只是大体则有,具体而无的事情。”说着这些话的高王,能感觉到一种如临大敌的感觉自他脚底蔓延开来。只因旖贞说的正是他的心事,也是他一直拖延着没有回高国的原因。起鸣棋的辉煌伟业,他更看重的是高国的长治久安。高国的国基永固,能依靠的也必然是大公主的佑护,可现在看在他眼最最没有疑问的是他最拿得出手的那个女儿,与大公主的大世子只有夫妻之名,却并不无恩爱之实,倾染染这样尴尬的处境,他怎么会不介意,如何得到鸣棋的对自己女儿的爱慕,再送一个女儿也办不到。好在,鸣棋也没有刻意隐藏他的喜好。他一直在想如何找到一个近似于无忧的女子。

    而机会竟然也在不久之后从天而降。

    他在幽深心绪之落下话音来,旖贞那边已经适时响起古怪的笑声,“看来王爷是真的不讲信用,说了这些言不由心的假话,真真有愧于今夜砥砺奋进挣脱出雾气的完美月色。”旖贞边说,边咯咯地笑了起来。

    高王一张巨大的嘴巴,张开了一下又稳稳合住。在他面前,以如花意对坐的少女,轻易窥破了他的内心。

    “看来高王是真的会错了我的意。也会错了我们秋熹家族的意。我们可从来都不想对别人赶尽杀绝,算是天大的仇人,有生意在眼前的时候,也是先做了再说。“

    高王认真地打量着旖贞说这些话时的表情。他没有在面找到一丝一毫堪称为是破绽的东西,“郡主是在说交易?“

    “对是交易,起毫无用处的揭开高王的用意,我更喜欢自高王的用意之得到我想要的东西。我这么说,高王也不用觉得害怕。只因我还是一个小姑娘,胃口之那些大人也自然要小很多。“旖贞将一双杏眼挑得更弯。此时的她是最像她母亲的时候。

    高王有些紧张的抬起手覆住自己的额头,“郡主有什么话,但请明示。“

    *

    “只在深闺玩耍真是让生腻,我一直想着能够走出来帮母亲打点些大事。不过如你所见,我还是一个小孩子。母亲能予给我的大任,除了一个太子妃之外,再无其它。“旖贞将身子更靠近高王一些,”可是我总觉得我能做好的事情有很多。所以想求高王帮我美言几句。“

    高王闻言,脸紧张的表情终于慢慢放松。

    “那水可是冰的,干嘛捧着它不放,再这样下去,要冻坏了的。”大公主看向面不改色,一直捧着盛满冰块的水丞的倾染染。

    “儿媳听说如以冰融之水注墨书字,字体可保千年不坏。”

    大公主正在写字的手顿了顿。目光游倾染染的脸,“焉知传说不是事实,只不过,以你我的关系,要是有旁人见到,定会将眼下的情形说成是恶婆婆对乖媳妇的非难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