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八百六十七章 金银送福

第八百六十七章 金银送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两旨官一笑,“今,早想到大人的顾虑,允诺大人,如办此事,不仅按照双倍奉还银两,也可抵当日,国舅大人失误之责。 ”

    国舅之前还一直惦记着,不知自己因为次的失误到底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听到功过相抵的说法,脸出现希冀表情,“皇会原谅老臣了么?”能够得到皇的信任,是他睡着醒着半睡半醒间都惦记着的好事儿。

    而且如果有那一日,他可以真正的,一路放荡不羁随意借皇虎威行事。他那个随时准备,将他当成弃子抛出的皇后妹妹,也会反过来仰仗于他,那样的美景,只要想想……

    落座在一边举止风雅的旨官看了一眼国舅由他开几个头一发不可收拾的沉浸在美梦之的样子,猜到事情已经成了八分,只需要再添一把柴趁热打铁,这把熊熊燃烧的贪欲之火会成功的反噬了国舅周身。

    “其实皇,在卑职出来之时,也考虑到国舅有可能一时之间拿不出这么多银两,所以也备了另一处下家,那是……”他伸出手指,想向着帝都的某个方向,指给国舅看。

    谁知刚刚伸出手来,已经被国舅像粘虫一样贴来握住那只手,“旨官大人,又何必着这个急?我只是在想要如何神不知鬼不觉的从库运走那些金银。”

    旨官低头看了一眼被国舅紧紧握住的手一笑,“这个好办,卑职已经替大人想好,如果动用府的侍卫们前去押运,不消真的走漏出风声去,只要他们一出现,旁人能够看出,其奥秘。但这也不是说没有办法保密,只要将这些侍卫换成与国舅府不相干的普通人,将库里的东西,当成是不要紧的物件,运出帝都即可。”

    国舅拈了拈颌下須髯,“不动用侍卫的话,又如何确保银子安全?最近大显的贼道很是猖獗,连帝都之也发生了不少案!”

    “动用侍卫,声势浩大,简直如同欲盖弥彰,也会引来很多不必要的目光。而不动用,反倒可以轻松迷惑觊觎者。只道运送的如此松松垮垮的不心,无论如何,也不是要紧的东西。”旨官胸有成竹地说道。

    本来国舅还有一点点的犹豫,但是一看到那位客人满脸焦急与时时刻刻意欲起身转投别处求取金银的样子。狠狠的咬了咬唇,当即拍板向着大内的方向高高抱拳,满脸真诚的表忠心道,“老臣的忠心,天地可鉴,从前愚钝以这颗忠诚之心,却做了许多错事,承蒙皇开恩不与我计较,今次,皇有如此特别需要,老臣是豁出去这条命不要,也要助皇成事。”

    说完,国舅极快的抿了一口面前的茶。然后放下杯子,去外面吩咐找人的事。那位扮作普通造访客人的旨官坐在厅等着他的消息。

    过了一会儿,国舅喜洋洋地走回来说,已经找到了一些,在外人看来一定与国舅府不相关的人手,又特别的细心的修书一封,除了有国舅府量储金银的小库的地址,还有助旨官所经各地关城的通关所用的通牒。那旨官向他点头,致了个意,然后马起身赶往国舅说的,与那些人汇合的地点。

    旨官快步走出国舅府的时候,国舅还一直絮絮叨叨的同他套着近乎,不过这位旨官的脚步太快了,他已经小跑起来了,还是有些跟不。也不得不提高声音。

    “大人在说什么?刚刚卑职在想行动的计划,所以一时有些走神,没有听到大人的话。还请大人恕罪。”前面风行的脚步,忽然对顿下来。

    刚刚他说了那么多,可这个人虽然一句没听到。不过,现在没有功夫怪他,只得将刚刚自己啰嗦的那些,长话短说,“旨官大人务必要守好这些金银。大人也知道,这笔钱可不是小数。若是出现了一二差池,可不是闹着玩的。”

    旨官扭头看了一眼夜色,又看了看国舅满是担心的脸,“国舅大人请放心,不管他来的是江洋大盗还是一般的小毛贼,或者两者皆是,卑职都会让他们有来无回。金银在,卑职在;金银失,卑职殒。”

    得到他肯定的回答,国舅终于感到有一点点的慰籍。

    而等到真正送这位旨官出府,又望得他身影被黑暗浸透消失不见,方觉得心空落落的。然后转身回府的时候,忽然发现云著的娘亲站在他身后。“老爷这么轻易的将东西交给一个陌生人吗?”云著娘亲轻声问道。可是不知为何,国舅一直觉得他看不清云著娘亲脸的表情。或者那面根本没有任何表情。

    但现在,他根本无暇思考这些无关紧要的事,还在琢磨着皇的用意,默了一会儿,发现云著娘亲还在看着他,才想起,刚刚她问的话,“他带来了皇的口谕。”国舅有些有气无力的回答。

    “可有其它信物?”云著娘亲似乎没那么容易糊弄。

    “他知道那天晚的事情。那天晚皇在教训我的时候,根本没有让别人听到。如果不是皇同他说的,他根本不可能知道。夜已经深了,快去休息吧,我要等到他的确切回信,才能够睡,也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变成了个急性子。恨不得现在让他能答复我。这可是一桩大事,从前,我虽然也得了皇的不少赏赐,但那些不过是皇,要讨我的皇后妹妹,开心时用的小小手段。他从来没有真正的信任过我一次。次是个机会,又莫名其妙的错失了。”想到次去追那个唐礼承,差点被熊吃了的事情,国舅觉得脑仁疼。云著娘亲再没说什么,只是向她行礼,安安静静的,退去。*王府之明月之下,对饮的九皇子与十九皇子身边,已经堆起了一列酒壶。九皇子指着十九说道,“十九弟的酒量,现在快赶我了,也要称得是无人能及了。”

    “九哥治人的办法,才更见精妙。不过那么多的银子,这胡先生,到底要如何运出帝都?国舅也会很快反应过来吧。要追一个这么大的目标,想来不是什么难事儿。”

    “但是,如果追反了呢?”

    十九一笑,“九哥说的是南辕北辙?”

    “想要顺利平安无事的逃出帝都!对于胡先生这种人来说,能够运用的办法,肯定不下百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