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八百一十八章 夜错

第八百一十八章 夜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难道,贤弟之前认为皇会害死自己的亲生龙种么?”善修声音轻轻滑过鸣棋耳崖。  .  .

    “世事难说定,我向来只相信这一条。兄长难道不是从来如此吗?”鸣棋看了一眼善修,他是因为不信皇,又固执忠诚,才变得慵懒的。

    *

    从打鸣棋他们离开,半个时辰之后,一直立在原地看月色的太子,忽然转过身来,“看来,我们低估鸣棋的是另一件事。”

    身后的侍卫赶紧身进步,“殿下的意思是他们不会再回来了吗?”

    太子看了他一眼,“刚刚我们忘了一个人,是那位之前盗走了书房书信的合周。”然后,他低头想了一下,“如果他们像这样不回头,转而,从宫出去,能够依托的途径,只有大公主。”他马看向那侍卫,“你这派人出去打听一下,难道今夜我那位姑母公主进宫了吗?”侍卫连忙点头退去。

    太子身边的侍卫很快带回消息给太子,今日大公主现在果然在宁宫。而且皇后娘娘此时也在宁宫。

    太子点了点头,“真真好大的疏忽,我都忘了,他们母子常常喜欢联合起来,对付敌人!世人都说这位鸣棋世子,能争惯战,骁勇无敌,却不知道,其实在京,鸣棋世子所有举止都要依靠他的娘亲,真真让人瞧个不。本来还想着,是我们这些同辈人之间,玩耍的游戏,看来不得不牵扯母后了。你这挑几个向来底实的人,潜入宁宫之,想办法告诉给母亲,今夜务必派人盯住大公主的一举一动,尤其是她乘坐的那抬轿子。鸣棋与善修要出宫的捷径唯有那个。”

    侍卫点了点头,却并没有马离开,反而,偷偷看了太子一眼,似乎是有话要说。

    太子微微颌了颌首,侍卫赶紧回道,“属下在想着,如果先在宫制造出有刺客的假象,然后在借大内高手的刀除掉他们两个岂不更加省事?”

    “看来我真是急得糊涂了,你这个办法,才是一针见血的报复!今日里的事终究算得是一件大事,他们让我好不痛快,所以,今次破了一下,启动宫所有的那些蛰伏着的棋子,在这夜深人静的帝都之,制造一场怂人听闻的宫夜探。”

    侍卫请示道,“殿下的看,要不要杀几个人?”

    “嗯,当然要杀几个人,而且,连书房的奏折也要拿走几本!”

    这侍卫得到太子夸奖,喜不自胜要迈步前去安排,又被太子轻声唤住,“那两枚唤醒之后的棋子,叫他们服了万福丸吧!”躬身等候太子吩咐的侍卫,听完太子的话,悄悄抬头看了太子一眼,太子所说的万福丸是剧毒之药,因毒发之迅速,而毒之人毙命时面容安详而得名。只是以往这些,都是用来分发给那些已落入敌手,再无生还可能只能自戗的死士祈求速死的灵药。

    太子看了一眼他的犹豫,“你这是在心疼你这些你好不容易布置入宫的棋子吗?我也很心疼,我现在手的人手并不多,而如此忠诚,又能以平常身份出现在宫的人手,更是稀缺。可他们一旦在宫露过脸,指不定有哪一双眼睛记得了他们。日后,我们一时糊涂,将他们随便布置在了什么叫的地方,很可能会因此翻了满盘的棋。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这本是我们该失去的东西。没有什么可惜的。”

    *

    鸣棋迈步继续向宁宫去!被善修拉住手腕。

    “干什么拉着我?我们该去请安!反正太后有办法将我们弄出去。跑了这么久,又看到这么大的事,该去讨杯茶喝的。太后宫的茶是最好的。”鸣棋一脸向往的说。

    此时的场景,正是在远处有灯笼光回照的暗光之下,而鸣棋脸的表情如同他小时候,一般的狡黠,善修看了他一眼,“那枚印章呢?现在怎么不要了?刚刚不是非要跟我争个你死我活吗?还用了那么大的力气。”

    “我那个嘛,只是想让一直安静,如水的兄长,激动起来。”然后鸣棋又很自然的要走进宁宫宫院之。

    善修慢慢绕到他身前拦住,“关于蝴蝶飞火的事情,我并不想管,所以这个印章我迟早会给你,但是现在我们该想想怎么出去?我们并不是从前面正大光明的进来的,所以也绝对不可能依靠正大光明的方法出去,我现在已经答应把东西给你,别再耍滑头了。”

    鸣棋一脸讶然的望着善修,“我也没让你把东西给我呀。闲事我依然会管,但如果一直在兄长手里,那么兄长也不得不管了吧。两个人一块儿管会很有意思。”

    善修手向空一扬,将那蝴蝶飞火印章,扔给他,“你要的东西给你,不过我想着,你还是立马还掉它较好。”夜风之下鸣棋眯着眼,满脸都是愿闻其详的样子。给风吹的衣袂飘飘的善修,也无意拖延,直击正题,“如今印张已经拿到手,你只要得到面的印即可,何必保存着这个做工太过优美的东西,而引来皇翻动帝都的寻找!保不准哪天我们用的那个向导侍卫会被皇挖出来,从而牵连出一切。到时候,连太子也会想办法趁机立一功。说不定那会成为他苦苦等待的春天。”

    “可哥哥怎么刚才不说,如今的印章已经拿在我们手?难道还要跑一次,返回书房吗?现在已经轮过一班岗,这一班岗说不定会一班严密仔细,使我们不得时机动手。”鸣棋很是认真,仔细的分析着,只因他认为,善修从头到尾都是被自己拐来的,而且一如既往的怀疑自己,虽然怀疑的很对,但他现在的分析,这是极正确的,如果能够,悄无声息的在送还证明印章,今年的所有会真的随风散去,从此让人家也摸不到痕迹。

    “当然无需那么麻烦,我会如此说,是因为找到了一个好办法,贤弟看向那个方向即可。”

    看善修已经伸出手指指向他身后的一个方向,鸣棋也转过身来顺着那个方向望过去,是一个年迈的身影,在颤颤巍巍的向前行动,有些眼熟,然后马想起,是刚刚在书房之,为皇取十八子的老内侍。他马明白善修说的有个办法,是要将这枚飞火印做什么用。21089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