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八百一十五章 飞蝶图火纹

第八百一十五章 飞蝶图火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不处理,我们不会出现任何事情,他也不会,贸然将这些事情说出来。 !今天所发生的一切,都会随着今夜的夜色安静的散去。”鸣棋慢慢将自己翻看过的一些奏折收归原位,“皇的风格跟兄长很像,从这里物品的摆放能看得出来。”

    那么,关于蝴蝶飞火的卷宗,我们只要大概的推测出,皇确定他的时间应该能找得到。”

    “你这么确定,这个蝴蝶飞过难道不是皇儿时的梦想?想了这么一生,卷宗早压在心底,没有在这书房之留下半点的痕迹!”善修手不停的提问。在他心,来这里真正的目的,并不是要找那个蝴蝶飞过,而是有太多的事情想要在这书房之弄清楚。而其最重要的,是皇对当今天下的想法。要窥测一个人的真性情,在外人止步的空间里应该会有最好的答案。

    “蝴蝶飞火秘术虽然在民间广为流传,但是在几年之前,它还只是一个摸不着首尾的传说而已。而且那些使用蝴蝶飞过的人,在帝都之被俗称为飞骷髅,练过秘术的人,往往弯腰驼背,双眼深陷形销骨立,手指关节格外粗大,相貌也会随着功力深厚而且变得越发猥琐……”后面的话他没有说下去,只是认真的看着善修。

    善修一笑,“看来在你眼,皇始终是个以貌取人的人。不过,现在他摒弃了这样想法,是内心一定做出了重大决定。”

    “而且,肯定是个危险的决定。”

    “那么一定会与我的姨母公主有关。”善修道。

    “兄长会很高兴的,他们之间的对决,正在拉开帷幕。而且只要看看皇准备的这些厚礼,能够猜得到未来的战况一定会很激烈。”

    “虽然我也不想在这世留下什么清名,但是要说,我纯粹是为了个人爱憎选他们其一个执掌大显皇座的话,也太过儿戏那不是我的风格。”别说着边将手的东西已经放回原位。鸣棋点了点头,然后似乎找到了什么?递给善修,“这个你真应该看看!”他深幽古潭一般的眸子,望着那东西闪了闪,那是一幅,他与鸣棋喝酒交谈的图画,其的布置背景都与真实眼看到的一模一样!虽然只是简单水磨勾点,却也能让人看出画酒楼的所在一尽栩栩如生。

    “这应该是次我们喝酒的时候的场景,应该是两个多月之前的事情了吧。看来,皇,我们知道得更清楚,我差点要忘记了那个时候还见过兄长了。而且,这酒还是兄长请的,不过皇花重金请人画了这幅栩栩如生的画,也许是好意呢,如,他是在用这画作提醒我们,不要轻易忘记了我们兄弟二人除了在血浓与水之外的云泥之交。”鸣棋嘻嘻笑道。然后,再看一眼善修的反应,不知为什么,那么想笑,又开始压低声音大笑起来,“一看兄长这个样子知道,兄长是在怀疑我,这幅图,兄长怀疑是我找人画了交给皇的。虽然也算得是揭发了自己是不是会有兄长结党营私一下?但还是能依靠也揭露了兄长的部分,更加向皇表达一下忠心。”

    善修看向鸣棋的目光,挑到他的眉际处,“皇现在果然动了许多无用的心思。”他根本不想理睬,这幅画到底是谁画的?算它真是鸣棋为了讨好皇而献的,于他而言也并没有过多要追究下去的意义。

    “你这是什么意思?画我们的一举一动!怎么会无用呢?我们可是大显战功卓著的良将,难道你的意思是在说相对于皇而言,我母亲不会做这些无聊的事情吗?有时候我在想,兄长会不会慢慢的被母亲感动?当然不是什么真诚柔软体恤天下万民苍生的至诚而感动,反而是因为更加的光明正大。虽然那个光明正大在兄长的定义来看,应该是肆无忌惮。”说完,鸣棋滴溜如一条滑鱼般转过多宝阁的另一边,向善修所在的那边看看,“皇的多宝阁也是与众不同,从那边看过来像是通透的,但是站在这里望那边,却根本看不到这后面。看来许多时,我们在那里同皇说话,皇的多宝阁之后可能,还会有皇后的身影。她只要站在这里,小心动作,小心呼吸可以了。”

    他的身形在转回多宝阁之前,然后他们的目光似乎是一同落到了桌案最边那个小小的金印之。但最重要的不是它的材质,而是精巧的手工构型,如同一只飞翔的蝴蝶!在烛光的闪耀之,隐有飞火流动,善修看着那枚金印,问道,“贤弟所做的那些功课,有没有写到如今的蝴蝶飞火秘术,已经壮大到,可以用这样一枚小小的金印控制所有人的流动与任务分配?”

    “那面还真没有写,不过那不是他的错,因为母亲的藏书是在几年前购得。所以一切的规则都可能变了。要不然,也可能是皇为了让他们变的更容易操控,想出了什么让他们认可的办法,让他们统一于这枚金印。”鸣棋慢慢停住目光,微微偏头,更加仔细的打量那枚金印。这枚金印的整体构型真的是太过美轮美奂了,如同梦境一般,夹带着蝴蝶与幽幽飞火。仿佛一个永远在那里飞翔,而另一个永远在那里雀跃燃烧。

    “所以,现在出现我们眼前的这枚,有可能是皇对所有蝴蝶飞火秘术使用者的革故鼎新?”善修也开始挪过身形,以保证,如果一会如有必要,他会以最正确的姿势,最简洁的拿到这枚金印。

    整个屋子里,因为,他们两个的屏气凝神而变得分外安静。

    鸣棋心里明白,看破自己的兄长,一定想要握住这枚金印,然后,能够安然同自己一起出宫。不过,他确实没有想错他,到最后准备出去的时候,他会留下兄长,这是他早打定了主意。这也不是说,他要让修兄长前去送命,而是他相信全无退路的兄长一定会创造出迹,而且,那些迹的创造过程,还会将先前他们留下的漏一一抹杀掉!如说,借其他侍卫的手,杀掉给他们当向导的那个侍卫。

    更近金印一步的善修看了一眼,似乎未有丁点儿意思前争抢金印的鸣棋,在心暗下笃定,一定要……46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