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七百九十三章 最后的缱绻

第七百九十三章 最后的缱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鸣棋以为是无忧一贯的小心翼翼在作祟,从她肩头抬起的脸再次轻轻向前,点头道,“好吧,我再陪你忍耐一下。!”此时的鸣棋,也不知道自己腰间的伤有多严重,有可能会吓到无忧也不一定。估计应该是冲出那个密室时,被石头砸到的,之前的事情都太过惊心动魄,让他一时忽略了这个伤口。现下,无忧,要是用小一点的烛台来照的话,估计看起来不会有多么严重了。

    过了一会儿,慢慢下床的无忧轻手轻脚的拿来的烛台,放在床头,然后动作麻利的帮他挽起衣服。

    是一个足有两寸来长的瘀痕横亘在腰间,尤是如此昏暗烛光来照,仍然觉得伤的不轻。无忧转过身又取来常备在屋的药箱,娴熟取出了内服外敷的药准备在一边。

    鸣棋一脸享受的将脸颊陷入柔软被衾之间,唯有无忧的手指,轻轻触到伤口的时候,才稍稍皱眉,不过,他马想到了一个问题,微微偏侧过头来,“可是这一次,你怎么没有问倾染染的反应呢?从前,你对她的顾忌,可不是一点半点。现在,不怕她了吗?”

    正在药的纤纤手指,顿了一小下,然后,又仔仔细细的,再敷里面另外的一副膏药,“世子不是了解我的吗?我总是火烧眉毛,先顾眼前。刚刚郡主也说我是拆了东墙补西墙,所以,还在拆东墙的时候,不去想西墙的反应了。没有底气的事情做的多了,也变得有底气了。只要不多想好了。”

    本来,还在她手下老老实实等着的伤口,忽然一个鲤鱼打挺,立起身来,“相信我吧,高王这次进京,一定会为母亲渗透到帝都之,无所不至的势力所震撼,为了让他女儿能够长留在王府之,我做的任何事他都不会干扰,而且都会拍案相和。”无忧知道他这样的说法也许没有错,从边漠苦寒之地而来的高王,根本不在乎他的这位乘龙快婿到底有妻妾几房,又到底恩爱与否,他只在乎,鸣棋能给她女儿的那个名伤,位至几何?是否永远稳固,他只要这些已经足够。但大公主却一定会生她的气,大公主一直以来都在暗示她,要她老老实实的呆在鸣棋一边,不向他走近,也不跟他疏远,只在那个正好的位置。鸣棋自己也许都不知道,他根本不了解,他母亲是一个多么冷酷无情的人。

    然后,她涂抹在鸣棋伤口,那些用于舒缓镇定的药膏开始起作用,鸣棋已经混沌困意,但是看到无忧在他眼前时,还是,勉力想要打起精神来先安慰她。

    她瞅准时机,主动握住他的手,“这尘世沉重与辛酸,让无忧害怕了,是真的想要藏在世子的羽翼之下了。所以,世子也要为了无忧努力保护好自己才是。不要轻易受伤,不要做危险的事情。如果受伤了,要好好的恢复,不要让无忧担心。”

    他的目光,因为听到这些话而闪耀了一瞬的光亮,但到底不敌睡意,慢慢睡了过去。

    跌坐在一边椅子的无忧,终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打量外面天色,已经渐渐发亮。但到底还有一些时间,可以陪他小坐一刻。

    微弱的烛光之下,他一头墨染长发铺陈在柔软锦衾之闪闪发光,这么看过去,还像是一个睡容甜美的小孩子。这样的惹人怜惜。重重的不舍,漫透心胸,无忧狠狠的咬了一下自己的指,用剧痛来驱散心,正在开枝散叶的那些贪婪。这样不知前途为何的时刻,畏缩之心极易生长壮大,她必须当机立断扼杀它们。

    而她咬自己的那一下,也真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已经顺着桌子迈出的第一步跌下身去。被她带的移了位置的美人墩撞到了桌角。发出极大的一声“啪”!

    她吓得屏住呼吸,连忙回头看鸣棋的反应。

    他是真的累极了。连她不小心,撞到桌角的声音都没有听到。小心谨慎,生怕被鸣棋察觉她别有意图的无忧,长长在心呼出一口气来,亦在心质问着自己,还在这里磨蹭什么?想要等他醒来拦住自己。但,天意果然是要自己做这件事的,所以,连向来耳力佳的鸣棋都睡得这么沉。

    无忧走出房门的时候,正是晨光熹微的时刻,也是王府最寂静的时刻。大公主喜静,王爷又常是公事缠身,披星戴月而出,披星戴月而归。所以这个时刻的王府,奴仆被禁止胡乱走动出声,静的能够听到,秋风吹落花瓣的声音。

    本来一切顺利,直到旖贞带着那样的点点晨光出现在她面前,拦住她的去路。无忧,此时形容不好她的情绪,像是有些气恼,又像是有些心疼,她问向无忧,“不用我再派些人去,盯住大将军的动作么,如果发现你有危险,让他们回来告诉兄长!你要知道,你这样前去虽然是在帮我,但是如果你真的有了危险,那么事情也将会走到无可挽回的地步,兄长他会因为你而发疯的。到时候,原本还不至于起冲突的事情,会引起莫大的干戈。你不会早已经料到了这一步,如果你真的付出了生命的代价,那么也要王府付出些什么?你早已经留下了这样讨债的步骤。”

    无忧,这才有时间想到后果。算从前的每一次她都是刻意而为,包括事情的开始,过程与最后结果,都一一打算精细,接近她所能的要占到最大的便宜。但这一次,她根本没敢想一切的后果会是什么。只因要是想清楚整件事情的后果,她也许,不敢向前迈出一点点的步伐了。

    旖贞也好似着实没有想到无忧的反应会是如此迷茫。

    虽然没有得到无忧的答案,但是她可以确信,起码这一次的无忧,只是因为想要避过倾染染的挟持,而真的想帮自己一次。

    “我们该告诉兄长的。”旖贞有些着急的跑向无忧的息室。无忧,只是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尖,然后,在旖贞跑过她的时候,继续迈步向前。勇气好不容易凝聚,她不会这样率先将它打破。

    旖贞也想让无忧帮自己,毕竟能拖延一段时间,能确保找到凶手的更大可能。但无忧这一次要用的办法着实太过天崩地裂,让她觉得真要这样做,会对不住她的兄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