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七百七十三章 卡刃

第七百七十三章 卡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肆意切割一切的罗盘,陷入那副宽厚的身体后被阻止在了屋子的央。!

    “他挺不了多长时间。”鸣棋看了一眼,赘肉几乎已经被飞刃罗盘剥离的差不多的身躯。心想,时间也许看到的更紧,在飞刃罗盘完全拆了这副肉体之前,必须要找到出口。

    鸣棋的手快速的摸过他身背后墙壁的每一寸,但很明显,那面没有他想要找的东西,他看向另一边的善修,“刚刚,兄长撞到机关的地方。要重点再试一试。”

    可那个机关的具体位置,善修似乎找不到了,在有限的空间内,也试着用身体撞了撞,依然没有找到。

    飞刃罗盘转动的力量简直惊人,那胖子刺客身体隐藏的蝴蝶飞火在最后血肉除尽时力量达到最大,几乎要卡住飞运罗盘刀齿之间的转动。

    不过,那种卡住的情形似乎也只维持了几个瞬间而已,不断与飞刃发出金属碰撞声的白骨,最终还是被折断,然后碾碎。

    可另一边,善修关于机关的找寻仍然没有眉目。

    “不可能是在下边,因为刚刚,被胖刺客撞出去的时候,大兄长的落点,并不是下边。”鸣棋大声纠正。

    “不行,没有一点痕迹,完全没有痕迹,像是一直都不存在。”“那么只有一种办法了。”

    他们相隔着,飞鱼罗盘的,刀锋光影相互对视了一瞬,鸣棋咬了咬下唇,“只能依靠吸引过这个罗盘,然后用他的力量去撞击那面墙壁。”

    善修急促的喘息着,“可问题是面控制它的那个滑道,未必有足够让它进到这边来的长度。”

    “这真是个问题,但是当有东西卡住它的时候,像刚刚的那些蕴藏着蝴蝶飞火力量的白骨,为了碾碎他们,滑道一定变长了,而我们需要的是让它再长一些。”

    然后,鸣棋一开始用目光四下寻找,离的发现,仍在桌案之以怪角度搁置却并未坠落的酒壶,他看了善修一眼,“我们要感谢九皇子,用纯金的东西打到了这家伙,而且你看它的肚子还特别大,这样绞入飞刃罗盘的齿刃之,一定会有不可思议的作用。”

    善修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但是我们得在能拿到它的情况下,才夸它的作用。”“的确不是很容易。从顺序来讲,我们似乎更应该先消灭这个飞刃罗盘,但是我们只能欺软怕硬。又或许我们也可以站到刚才那个胖刺客所站的位置,以达到某种平衡,让这个罗盘停下来。”

    “关键是怎么个欺软怕硬的方法?至于那个停下来,然后呢,我们又不能一直站在那里,总要想办法出去。”

    鸣棋揉着太阳穴,“我去你那边,引开飞刃罗盘的攻击,然后这里空余的地方能足够你取到酒壶。”

    善修一笑,“明明我离的更近,干什么要你来做呢?吸引它由我来吧!不过这么一看,还真是阵亲兄弟。”

    “兄长也不必太当真,我也许只是故作大方,或许猜到你会这么说才抢先说的。兄长要是因为这个对我改变看法,我可不敢当。”

    “不用解释了,我也是因为,这么做会更快逃出去才跟你争的。”他们抬头看向彼此,良久相视而笑,善修扭过去看向另一边墙壁的眼忽然又转回来重新看了他一眼,“不过,刚刚的感动,是真的。”

    说完之后,他用脚后跟蹬了一下墙壁,身体高高跃起,直接冲向飞刃罗盘,鸣棋能感觉到自己的手指,紧紧的握合,而其冷还滑腻。这是最后的机会,无论如何都要把握住。然后他抬起头,冲着已经飞近罗盘的善修喊道,“要注意那些光亮,转速太快了,只能注意那些光点。”虽然没有听到善修的回应,但他确定他一定听到了。

    紧张的情绪,让他十指不自然的收缩,随着时间的延伸,可以感觉得出,飞刀罗盘已经渐渐,向右边倾移,但那距离还不足以让他一个人通过。即使如此,善修正在承担的胁迫,也可能已经到了千钧一发的程度,或许,他会是个知难而退的人,然后他们再另想别的办法。

    又或许……鸣棋面前的路,忽然更大的变得更宽了一些,而那个身影挂在飞刃罗盘的身影,如同一道风景一样,漂浮在刀刃之,是现在,他倾尽全力跳过,有几柄飞刃仍然转动的间隙,终于成功了,在那只瘸腿的木桌前伸手拿住那只酒壶,想起之前他还在遗憾,这只酒壶是纯金打造,而并不是烧造的,现在看来,幸亏它是纯金的,那时发生的那些事,果然是为了这最后收获的成果。

    他努力扬起那只酒壶,粗重的摩擦声,在之后响起,由于,制造飞刃罗盘的人太过精心,那面严密到不想给人留下一点点缝隙可钻的刀刃布列,在保持飞速转动的同时很快,卡住了这只纯金铸造,硬度不错的酒壶。飞刃罗盘终于停了下来。

    可是等了好半天,善修都没有从那飞刃的边缘飘下身来。

    鸣棋感觉到一阵紧张。

    鸣棋将手紧紧握合成拳,轻轻的冲着那个动也不动的高高挂在飞刃的身影喊了一声,“兄长。”

    没有得到回应。他屏住呼吸,慢慢向前走。

    一道黑影从他身侧飘来,带起的身风,吹动他的衣襟,又顺势拉住他的手,“不要关心我,关心的那么明显,有这个时间还是一起逃走吧!”

    是善修的声音。

    鸣棋简直气得浑身发抖,“你可以为大显尽忠的。”然后又忍不住打量他身,是否受伤。

    他眼前的善修,浑身是血,好像除了一堆眼球,已经体无完肤一般。鸣棋的目光拧紧。居然第一次回握住他的手,“你到底哪里受伤了?”

    善修只是朝着他微笑,然后也跟着他的目光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真是有点可惜,浑身下都弄脏了。不过你放心吧,我还不舍得用我的血来点缀这件廉价的衣服。这些都是那个胖刺客的血。”

    鸣棋一脸的怀疑,“你不会是因为麻木而感不到疼痛吧?”

    “连向来冷血待人的鸣棋世子的关怀,我都感受到了,看来也没有多麻木不仁……”鸣棋截过他的下半句话,“但也免不了有欢喜的过了头的时候。我们现在可还没有逃出险境。兄长可以先从那沾沾自喜清醒过来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