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七百三十七章 猜中

第七百三十七章 猜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鸣棋摆弄了一会儿他的手指,“听说,从前的开国将军,征杀战场,从未遇过敌手,连滚滚黄沙之的围困,也能够一军突破。 可是回到帝国之,只因为了他人的构陷,便一蹶不振,最后身死,自己的刀下。也成了自己那把刀最后的敌人。如此来看,在悠长的时间之,某些人的红口白牙,会手的利剑,更有杀伤的力量。那些如同微末芥子的秘密,将它们深藏在这里的人,无论平日里怎么样的,荣华富贵,也会分一半的神看向这里吧!如果我,改变为难你们的方法,像那些冥冥一定存在的人发难,收效会大大不同吧?”

    方丈心涌起不好的预感。这个看起来仍只是个小孩子的鸣琴,甚至那些大人们拥有更多狡黠的算计。如果可以,他动了动,身后有一只手拉住他,“师兄?你要做什么?”

    方丈低下头,并没有即刻回答。心却已经翻涌涌起滔天巨浪,他是不是该跟眼前的这个小孩子做一个交易?然后挽救回许多的不该。

    抬起头,眸光低映月色的鸣琴,优哉游哉的看着他,但那只是不了解他的人错误的判断,这个小孩子的真正面目,只是狠如蛇蝎的心肠。

    方丈脸乍然闪过阴影,又迅速消迹,“那些所谓,让施主念念于心的东西,其实是与施主,并不相干的虚幻。并不可能因此招来幸福,却极有可能因此带来祸患。”

    鸣琴咴咴一笑,“那么,方丈对他们的执着又是什么呢?方丈是用这些不能告人的东西,来与这个混沌而污浊的世界分开的吗?青灯古佛之下应该是心无杂念才对。可是现在看看这样的方丈,好像已经完全覆盖在那些混沌与污浊之呢?心的每一寸地方,都被浑浊玷污。我在要求,方女给我一个说法,给我一个说法,只要能够解释得通,我可以再相信一次,方丈手的东西,是我不可以染指的圣洁存在。我可以接纳你的训诫,我也可以义无反顾的离开这里。”

    “老衲实在无话可说。”眉目乍然抖动几下的方丈,慢慢又平静下来。

    “啊哈,那个道理我懂,敏于行,而讷于言。这些目瞪口呆,看着你的弟子,他们心又在做些什么样的想法?难道也是苟同于你的固执吗?他们一定在害怕,因为你的固执,而必然导致的悲惨牵连,那个在我们之间发生,会被人叫做两相践踏吧,你践踏了我的诚意,而我,会践踏你的肉体。所以在那些秘密,被我亲手剥离于你的时候,你还是自己将它们剥离开你,较好!”鸣琴如孩童般甜美的笑意,慢慢渗透进危险的光束。已经完全没有耐心的意味也已经在那双眸光荡漾。

    而那个一直被方丈与另一位老和尚紧紧围护在身后的达摩座和尚,也在此时,终于,从长久的入定,睁开,闪亮的双眼。

    此时,这禅院之所有人的目光,在看向鸣棋且与他眼神接触的时候,都会瑟瑟缩缩的避开,而这老和尚望向他的目光,如两只钢钉,坚定无移,好似只要钉进他的内心之。

    鸣琴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这个高僧是要说点什么吗?其实,早说与晚说都是一样的,今天是这样的结果,明天也是这样的结果,但是你们说出一切的后天,一定会与之前大不一样。因为不是在那一天我会对你们慈悲为怀,而是在那一天我得知秘密的那一天,我会异常忙碌,也再没有时间折磨你们,也可以将你们全都归原地,再去过之前的日子。”

    “小小年纪,为何如此狠毒?”达摩座和尚突然发问。

    “我只是不想用那些游戏和儿歌来忽悠自己执着于无谓的玩耍。”鸣棋一脸懂理的有问有答。

    和尚看他的目光更深,“为什么要解释?”

    “果然是高僧的高僧,这是我第一个无法回答的问题!”

    “那也许是你唯一剩下的一点忏悔之心。”

    鸣琴似乎是觉得好笑的那样笑起来,“你是说,你看清楚了,也可以确认,我还有那么一点忏悔之心,佛不是说一即一切,也是说,我有了这么一点忏悔之心,也有了一切忏悔之心,那么我还是一个不错的人,亦可修炼成佛。老和尚,你到底想说什么?事情要是这么说的话,你心那一点点的黑暗,也会送你入无底地狱。”

    老和尚若有若无的微微一笑,“我又何尝不是早在地狱之。”语落之时繁星满天的月色之降下淋漓大雨。

    鸣琴不再与他对峙什么,返身坐回自己的位置,拍了拍落在自己身的淋淋水珠,再看向仍然立在雨,脸平静情绪不在的那些和尚们,“多说也是无益,反正,那些对应秘密的人,听到一点点的风吹草动,会自己主动赶来隐藏。方丈刚刚的眼神已经肯定了这一点,这已经足够。”

    方丈微微阖了阖眼,再慢慢睁开,“世子恐怕应该当先掩盖自己在相国寺所作所为吧。这是自如此的年纪,这般行事,可算得是惊世骇俗。”

    鸣琴很是认同的点了点头,“这里一片狼藉至如此,虽然也能推给那些前来做坏事的人,但有些不能透露给世人的东西,该隐藏还是要隐藏的。我已经静下心来想了想在我们之间孰是孰非的问题。我好像真的有一些过错存在,所以要想想,怎么推给方丈了。不过只要在这相国寺随意转转,能找到我想要的答案。这一点倒是让人欣喜。那面,供养人的姓名,不是写的清清楚楚吗?那些秘密定然是有这些人相关的。无论怎么看,都是这样。”

    方丈的胡须微微抖了抖,但马又恢复了平静,可这一切仍然没有逃出鸣琴的目光。

    被他猜对了。鸣琴很有把握确信。

    “也是说,只要我将在这里的消息,对号入座送给这些有姓名的人,可以做到,既不会扩散消息于无用之人,又能将真正信息发送给那些需要知道这个威胁的人。然后,可以,稳稳当当安安心心的坐在这里,等他们送门来,自己揭开那些秘密。啊!让我来看看,这面的名字还真是不少,到底要选哪一个呢?还真是让人有些困惑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