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七百三十四章 箸谈

第七百三十四章 箸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世子让玄铁他们如何了?”无忧从掌心,抬起目光。!

    “我没有处置他们其的任何一个人,他们之间的裂痕,会让他们率先争个你死我活,然后,我,直接处理打赢的那一个。让他为我所用,让这庄,为我打造出好材质的武器来。”

    无忧有些寞落的移回目光,没有出声。鸣棋走过去,坐到她身边,“可心肠这样软的无忧,却想去到皇宫里。你有没有想过,那里的争斗会外面更加残忍,也更加血腥?那些温柔包掩的笑眼里,藏的是更多贪婪的欲望,远外面的这些打打杀杀更加血腥残酷的多。到那时,你的良心会负担不来。”

    “如果,他们都是坏的,如果他们都是恐怖的,那么,用仇恨打造的我的良心,也会同他们一样,平等较量。”无忧的心闪过这样的念头,可她还是没有出声。

    这一次,鸣棋却是少见的很有耐心,将手的筷子冲她扬了扬,“要恨我的话,也先吃点东西吧,那样才有力气,恨得强大。嗯,也放心吧,我会让那些战利品活着,那样,才能够让人看出我的强大呀。”

    无忧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看着天突然飘落的雨,一如此时她凌乱的心绪,“她不是一个好姑娘,起码,在心怀仇恨的时候不是那样,也不是在心疼那些人,只是在心疼自己的一个承诺,她原本以为,这个附带利益的承诺,她会很圆满的结束它,然后才会去做一个坏人,无论遇到什么都不会同情,无论遇到什么,都不会让自己变得弱小。”

    她抬起头,“所以,世子最终想要怎么处质他们。”

    “嗯,要他们多在这里陪陪我们。我刚刚四处看了一下,这里的风景还不错,而且,还在各个地方布下了各种迷宫。来犯之敌,如果是让他们觉察到的正面攻击,一定不会轻易在这里捡到便宜。”

    “可世子之前的意思不是不想让殿下知道的吗?如果不能及时赶回去,那些相国寺的高僧,会将这里的情况,一五一十的回禀去。我看我还是该早早回去才是。”

    “虽然不敢说想瞒住一世,但是这一时还是会瞒的很好的,那些高僧会很听话的掩盖住这些事情。”

    无忧投过去宁静而疑惑的目光,鸣棋给他指着她面前的那碗粥,“如果我给出答案了,你能满足我的心愿吗?”他的目光又看向那碗粥。

    无忧低下头拿起粥的木匙,“知道了,我会吃了的,世子也稍稍透露天机吧!”

    “因为鸣琴在那里。他是个坏小孩,你我更清楚吧?可在清楚的时候,却没有及时的告诉我。虽然我确定误会你了,可是是向好的方向,我认为你掩盖住这件事情,是为了我好,同时,也会承受他很多的威胁。那段时日也必然过得好生辛苦。”鸣琴棋的目光生出问意!

    无忧姐伸出筷子,夹了一些他一直在向她推荐的菜品,然后诚心诚意的,看向他,“确如世子所说,这些菜的味道是同王府相同的。而且美味至极。”看来,鸣棋还不知道鸣得的坠崖是鸣琴亲手所导。那么日后然后在他兄长面前,装可爱的鸣琴又要如何抖落这夙日的罪孽。无忧心涌起一丝担忧,也许他会急着除掉宛如。现在的无忧还不确定鸣琴到底清不清楚?自己也已经知道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看清楚无忧眼的担心仍在不断的加深,鸣棋别开一直在等待着答案的目光,“放心吧,我没有那么容易伤心,而且对于坏小孩的调教,也没有那么无力,总之,让他心有畏惧好了。”然后放入唇的筷子停在嘴唇边,“干嘛用那种目光看着我?看来是被鸣琴吓得不轻,母亲的儿子,我心里有数。只是那些高僧,心里不太有数了。”

    无忧,听出他话里的意思,暂时放下心的不安,追问道,“琴世子在折磨他们吗?”然后马又自己在心确定,这当然是一定的。

    鸣棋又给她夹了一些菜,“派去望风的人是这么回禀的,而他自己,也向王府的暗卫送回了消息。说的是一样的。”

    无忧垂眸,“他已经在王府送回消息了吗?那么,现在心思败露的他,为了讨好殿下,也会将现在发生的事情,偷偷一并转告给殿下得知吧!包括炸裂的佛像,以及我的失踪。”

    “对他来说,这确实是绝佳讨好母亲的机会,可是聪明如他,并非只想讨好母亲一个人,也连带着过来问了我的意思。”

    无忧微微弯了弯唇角,“看来是想做个好孩子了呢?可算太子现在不会马泄露这些秘密。今后在这里,所有的打算,也都有可能被他时时探明虚实。”

    鸣棋却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很好,那样很好,让他明白,然后知道一切,如同拥有一般。”

    无忧有些不明所以的顿住握箸的手,“原来世子相信太子,一定不会向任何人透露这里的消息的原因,是因为想要在光明正大的情况下打造那些兵棋,一如与太子结成同盟,他定然会因为贪恋这里的东西,进而心照不宣的保证尚铁庄的周全,然后期待着有一天,能够将世子的地位取而代之。”

    “真是聪明啊,是这样打算,如果想让人家帮我们保守秘密,要尽最大的诚意给他画一张饼。为这将要到来的风雨同舟的时日,为他即将要时时刻刻忍住的贪婪,要我给他画多大的一张的饼。我都会乐于效劳的。”

    “可用来打造武器的那些铁具又要如何获得。朝廷现在对这些东西的来往,都在严加盘查。而且,现在的高王已经觐见皇完毕了吧?如果皇看到他手佩剑,恐怕皇会更忌铁器。”

    鸣棋站起身,亲自又给无忧盛了一碗粥,“你难道忘了吗?太子在被禁足之前,一直在管这些事情。他会我们有办法。也会自然而然的,以水过鸭背,过而无痕的方法给我们指点那些东西的所在。”

    不过,最后无忧提出的,要去见见玄铁那些人的要求,还是被鸣棋拒绝了,“他们还是按照,我想让他们误会你的方法,误会你了,错不了的。无忧我可以容忍你做任何的事,但是除了我,你不可以信任任何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