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七百二十六章 怒刀

第七百二十六章 怒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事情的突变也是在一瞬未提防之间,一直被提在黑衣蒙面人手的少年,忽然从之前的昏厥之,清醒,慢慢检视一下眼前状况,终于将回忆融入现实,瘫软的身体在那一刻坚韧起来,看向他近处尖脸男子,骤然伸出嘴巴,死死地,咬住尖脸男子的脖子。  .  .

    旁边所有的黑衣蒙面人都赶过来,想尽各种办法,让这个少年松开嘴巴,但无一例外的失败。

    纵然有的黑衣蒙面人,在少年身动起刀子,迫使他因疼痛松口也未能起到半分作用,他也像疯了一样,是不松口。

    而且从尖脸男子脸扭曲的表情,能看出来,少年这一下咬倒了他的要紧的筋节处,他甚至因此完全扭动不了脖颈。只能那么低着头瞧向地面。不断地发出痛苦的嚎叫声,至于也在喊着什么,根本听不清楚。

    鸣棋身边跟来的暗卫,看到这种古怪的情况,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纷纷在鸣棋身边低首,等待他的指示。事实,关于眼前这种怪的情况,鸣棋也有些不知道,是应该先笑出声还是应该先救人。

    关键是那个尖脸男子被咬住后颈,舌头也像是短了一截,只能发出咕噜咕噜的,痛叫着,却仍然说不出一个字。

    这是传说的有苦说不出。

    “很显然,他应该想要获救吧,可是现在他完全说不出那几个求救的字样,并不是他不愿意,而是说不出。”鸣棋露出一脸好意提醒那些太子派来的黑衣蒙面人的样子。

    那些本来都一脸骇人神情的黑衣蒙面人,抬起的目光已经充满了恐慌,因为少年的执着。

    鸣棋继续建议着,“我看你们应该放下手的刀,对那位少年温顺一些,说不定让他舒服一下,他会放开口了。”

    鸣棋提出的让他们放开少年的办法,只是要救少年的第一步,可即使是这些人知道,也没有办法不遵从。

    但最难的,明显还是让少年感觉到舒服的那个办法到底是什么。

    鸣棋不具体的指出,那会是什么?只是不断提醒的这些人,那个尖脸男子的脖子好像时刻要被咬断了。

    直到这些黑衣人束手无策再次向他求救。

    “告诉那个孩子,你们会把他完好地送到我这边来,能让他感觉到安全,除了那样承诺他没有别的办法,让他感觉到彻底安全他才会放开口。最后,如果真的那样做更好了!”鸣棋脸的用心良苦,真诚无。这些黑衣人能相信是最好,不能相信,也能暂时放过那少年,他当然何乐而不为。

    不过鸣棋可不认为他不会遇到反对者。

    黑衣人当,果然有人大声怒斥其他想要相信鸣棋的人,“简直是胡说八道,他最想要的是得到这少年,我们怎么能顺从了他的心意。”

    “明白过来了吗?那,游戏会变得不好玩了。所以,你们干脆失去这个领路人,然后带着失败的任务回去吧,死伤了这么多人,那位太子殿下一定会很生气,他的脾气我向来清楚,如果成为让他失望的人,说什么都不会得到好下场。据说,现在被咬住的这个人,可是对太子成大业有举足轻重作用的人。我现在也要想想啊,这个少年虽然于我来说有很大的作用,但是之被咬出的这个人,还真说不到底是哪个的作用大。”说完,将双手袖回长袖之。摆出一副爱莫能助,又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无忧,一向说他爱演。风格,包括正直、忠诚、向、诚实、善良可爱。花样繁多。品质出众。

    今天忽然觉得,真是没有办法否定。

    一想到无忧,他只觉得心寸寸都是焦土。

    但能让一切变得光明起来的时机仍未出现。

    黑衣人之,一个蒙面的头巾配着金色飞鹰的人,终于发了话。对着那个少年说的,“你现在放开口吧,我会放你回到救过你们的那个人身边去。你不相信的话,我也可以指天明誓,我一定会放你,否则终有一日战死沙场不得好死。”

    其实,更多的人也包括鸣棋自己都在怀疑,那少年能不能在恍惚之,听到并听懂这句承诺与起誓。

    但似乎少年还是真正清醒的。

    他的身体慢慢慢慢的离开了尖脸男子。

    由于咬住尖脸男子的时间太久。下嘴巴似乎都已经无法正常开合。只能保持着,那僵硬的,张开嘴撕咬的模样。不断有新鲜的血液从他的牙齿滴下。落在地转眼翻滚进泥土之。清秀的半张面孔完全被血污覆盖。让人看不清他此时脸的表情。但想必也是狰狞之极。

    尖脸男子的狼狈样子当然也不会好的更多。整个脖子都浸满了血污,五官都因为那种剧烈的疼痛,和焚心的怒火而变得扭曲可怖。让人丝毫毫不怀疑,其实,现在正存在于他颈项面的伤口,还在一点点撕裂并且马要折断下来。

    一开始,他只是一动不动地维持着那个姿势。

    然后,有黑衣人去扶他,被他猛然抬起手,动作形容闪电的握刀直接腰斩成两截。

    他的意图,已经不难看出。他要报复,哪怕撕裂整个尘世。

    鸣棋有些可惜地摇摇头,搏命这种游戏,一遇到目光短浅或是睚眦必报的人,会变得简单迅速。一般的情况下,也只能会得到一个粗糙的结局。

    所以,是高估他了。

    鸣棋眼前的岩石充分借力,然后腾空而起,“如果你敢对那个孩子动手,我会让你身首异处。”

    要在尖脸男子手抢下那孩子,那个唯一通往尚铁庄的捷径。

    尖脸男子即使刀风在后,也毫不犹豫地一刀砍倒那个孩子。然后,又再一次悬之又悬地接了一下鸣棋的刀尖,“速度还真是快。”他脖子的伤口虽然让他发出的声音古怪,但是他的速度仍然未减。使出全身的力气挥刀时,像他脖子的伤口并不存在一样。可能够制衡的刀尖,在此时,分明托承不住鸣棋带了愤怒力量的刀力。

    在他眼透出恐惧的那一瞬。鸣棋的刀从他的刀尖之划出,直向他的咽喉。

    然后,他的整个身体像鸣棋刚刚对他发出的警告那样,在鸣棋的刀下分离成两半,直接倒落尘埃。

    那群黑衣人,能看清楚其的刀法的,已经宛如雕塑。没看清的则全部都在颤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