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七百二十二章 俏言

第七百二十二章 俏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在一旁稍稍沾着椅子边坐着的御史,赶紧起身离座,走到地,向皇后施礼,“娘娘如此惦记微臣,微臣感激尚且不尽,哪里敢有半点抱怨之心。 如今只求娘娘做主早日找到真凶,要不然微臣真是没有脸面,再见将军大人。”说完垂下眼睛。

    皇后起身亲自扶他,重新坐到原来的位置之,“爱卿乃是国之重臣,莫说今日之事乃是由本宫而起,是与本宫无关,也定然要为爱卿这等大显国之砥柱排忧解难才是君臣之间的本分。说到了大将军,现在还不知道此事的内情,若是看到女儿这般,不知要痛苦到哪步田地。他年岁也不小了,也格外珍惜这个女孩,唉!父母之爱子,必视之如掌明珠,提携捧负,畏其不寿。此一事又定成了大将军的难关。”语惋惜之意,不胜哀戚。至于皇后口提到的那位大将军在今日他女儿结亲的日子并未能前来的原因,乃里因最近的边关仍有小股的流寇来犯。因此耽误了行程,大概明日凌晨的时候,才会班师回朝。

    皇后那边体恤完了御史与那位将军大人,再提目看向一直在提起堂之下纠缠不去的御史夫人,御史大人看到皇后向堂下看,赶紧训斥两边,“还不赶紧搀扶着夫人回去,有皇后在这里,怎敢来此哭闹?真是越来越不懂规矩。”

    旖贞有点后悔跟皇后说,要让那位公子来对质的事了,一开始还觉得皇后让人去请太医是对的,但其实,皇后一定会用太医的说法堂堂正正的让那位新郎公子迟迟不能前来与她对峙。

    皇后发表完这些感慨。又目含温柔的重复看向旖贞,“贞儿只将这件事情的经过好好的讲出来之后等御史家的公子好些两厢对照是。”然后她再看看旖贞犹豫的样子,以母仪天下的气质安慰道,“不用怕,只要将那些事实好声的讲出来是。本宫,与御史大人必定为你做主。”

    旖贞在心冷笑,皇后啊皇后,你这戏做的可真是。若然你真的把我当成是自己人,此时此刻一定会对我有错必纠,呵斥严厉,生怕让别人说因为我是你儿妇的原因,你对我有半分的偏袒。可实际的情形却分明是。用反了功夫一味的将我袒护情状,看来心恼恨我的地方肯定是多之又多,才这样习惯性的一出手加以掩饰。

    在此时,其实仍然猜不出皇后到底是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一味的想要抓住旖贞。眼前此等情势,一则是有可能因为里后并没有暗算得成她心想要暗算的人。但又想着贼不走空抓住一个也是好的。二则亦有可能是误打误撞碰到了这么个抓住旖贞的好机会。

    不过即使皇后不让那位公子前来与她对质,她也有办法让他不得不出现。此时计划不了那么多是对是错的事,只有先做了再说,她抬起头看一下皇后,在微微移目于那位御史大夫人,“真的只要说出这话没事了吗?”

    哥哥说他天真的样子,最能骗人。可那些,从来都是用来对付爱他的人,对付这种想钓到她的凶狠鱼钩,不知道到底作用如何了。

    她忽然说她要坦白一切,皇后他脸色终于忍不住带出了点儿疑惑,大概她也在怀疑,她会不会乖乖的招认一切,然后走不归路。

    皇后带着笑意点了点头。这一次她从头到尾的笑容里都很少闪现犀利。不过接下来的时间里会出现极限了吧?

    无忧嗫嚅着,“我之所以会在这里,是因为与公子约好的。凶手另有旁人,请皇后娘娘这下令封锁整个御史府查找凶手。”

    她一语落地。屋子里一片惊叹之声。

    旖贞在心冷笑,这么做,不过是要在拉拢过来一些自己人。御史家的近亲很难再对自己落井下石了吧。然后这种说法也会让那个奉皇后之命装死的公子活活的诈尸过来,主动找来与她对峙。这不是很好吗?只用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方法能换来一切局势的扭转。

    御史大人闻言果然很有些坐不住。,不管这位皇后娘娘信不信,恐怕这位御史大人,早相信了,十之八九。心早换了副心肠。不会包庇她这个郡主也要设法救活她那宝贝儿子。

    从小到大,她每次说谎都会有很大收获。

    旖贞在心里琢磨着,皇后娘娘,近期这么巴结这位御史大人,八成是在皇那听到了什么要委这位御史大人以大任的风声,才会不惜亲自出来指婚。而现在要救出这位御史大人的儿子,也变成了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的必需。

    果然皇后不好,再逼旖贞,连她为什么会来这里?本该问的问题也没有问。旖贞知道御史大人会去问他的儿子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不过她也确信那个吓得不轻的新郎公子,会再次被她的一厢情愿吓蒙,然后,给出驴唇不对马嘴的答案,再加御史大人在她这里先入为主听到的说法,整个事情只会带满满的热情,更像糊涂里面去。

    唯一可惜的,是现在要被关起来的地方并不是天牢,而是这间布置得相对华丽一点点的卧室。

    唯有一点事让她满意的。眼前的桂花糕,手艺不错,香甜软糯,唇齿留香萦绕不去,本来是无意之间拿起一块,却有点儿贪恋这种味道。

    咦,这间屋子周围里似乎有人在悄悄对话。

    旖贞听了听,不在前窗附近,因为外面有很多的侍卫在把守,那声音,似乎是在西窗,轻轻渺渺的透进窗纸来,旖贞本打算将那窗推开一点点,也好偷瞧个究竟,不过轻手轻脚的试了两次才发现,这窗早被人定死了,看来外面的人知道窗是被钉死的儿,屋又没有人,却偏偏不知道,自己的之前被带到了这里关起来的事。

    旖贞很快对这场偷听失去兴趣,该不会是从外面刚刚回来的婢子,藏在这平日里人迹稀少的地方,抱怨自家主母刁难责备种种吧。

    但很快她听到了一个男人的声音。而另一个明显是女子声音娇滴滴的。

    趣味的光泽闪现。

    还以为给关在这间屋子里会很闷很闷,甚至觉得要不要自己跟自己下一局棋,没想到外面有这么一局,更加高深,莫测的棋。

    无故听他人衷肠,不大说得过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