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七百一十一章 双刹

第七百一十一章 双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鸣棋基本能了解他遭受了什么,好道,“你不该是轻易别人当的人。!还好,唯一做对的,是找到了胆大妄为的我。如果是别人,肯定会怀疑你在用苦肉计。是不是在那时,阖庄也没有怀疑你这个人,而是在怀疑你了的那个当根本是假的。聪明反被聪明误,世也有如此的不堪。”

    “在这世不识字,饿不死人,不识人,会饿死人。从前,我只觉得这句话说的可笑,现在看来,这个世最可笑的事情另有他事。然后最重要的,我想说真的,很庆幸,在这最后的时刻遇到的是世子。”

    鸣棋似乎觉得他的话有点好笑,微微抿了抿唇,“现在才恭维我的话,可有点晚了。我们还是彼此利用较好些,我不想欠一个死人的情。”

    “那我可要全力为世子做些什么呢?不是为了这短暂的惺惺相惜,而是为了那个孩子。如果我身体再好一些的话,我可能会为了世子杀光村子里的人。”

    鸣棋一脸遗憾的接话,“起能算计人的脑瓜,哄人的舌头也不错。如果我们能从密道进村子的话,你想要为我的做的事,也许会瞬间达成。不过看起来你的心意只是说说而已。虽然我也并没有强求,要在你这里得到什么。”

    *

    玄铁对了对于天的月色,想着要将现在这里的情况,打个透眼儿给那位女差才是。

    他双手拼命的拨开眼前的那些树枝,带着这些人熟练的穿行在树丛之,好像真的要找到逃走的那位太子使者一样。

    然后,在微微侧头的时候发现,一个要强的小少年,有些踉踉跄跄的努力要跟他,“那个太子使者,也许在外面还有很多帮手。”

    那少年见他同他对话,有些惊喜的投过目光来,这是一第一次,仿佛是他长大的标志。

    玄铁脚下的速度不减,可那个少年在看他的时候却连绊两个树桩,直接踉跄出去,差点摔倒。

    玄铁使劲压抑住自己,才没有伸出手去扶他,现在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用这种不轻视来表达看重。少年果然很感激他的看好。

    再次跟了来。也使得玄铁能够继续他的想法,“我们这里还没有找到太子使者,也意味着庄主的决定会受到这件事情的干扰,你马将这件事情回去禀报给庄主,然后,还要亲自到安置那位女差的窗外好好检查一下,最好是亲自见一面,看她有没有逃脱的可能。但有一点你一定要记住,她虽然是个柔弱女子,却狡猾的很,你一定要亲自见到她本人,才能把消息带回来给我。”

    少年犹豫了一下,“那些守卫可能不会让我见一见她。”玄铁直接拍了拍他肩头,“那跟他们提我的名字。”说了这么半天,终于说到了核心问题,他是想让这个少年回去给无忧报信儿,而关于那口信的内容,当然不能明明白白直言相告,只好拐了这么大一个弯子。唯一庆幸的是,他认定那位聪明的女差,一定能够听懂他想要说什么。也能够做好应付庄主的准备。

    说完这些,他再次点了个头,示意少年马行动。

    呼啸的风声两个人一个继续向前,一个慢慢落下去。

    为了给那位太子使者赢得逃跑的时间,玄铁决定在继续向前面多南辕北辙。一段距离。等到无忧听到玄铁带来的口信儿时,心里的巨石终于落在了地。她看了一眼的少年,想着也该给玄铁带回去什么样的回话,但很快又打消了这样的念头,因为那少年很执着的一见到她看过去,狠狠的瞪着她。

    那样的眼神,她太过熟悉,与扇儿是一样的。再然后少年已经移过目光仔细盯着她屋里的那块门板,下下的瞧。

    院在这时响起很嘈杂的声音。

    无忧,屏息细听。好像是在某一处又发现了什么尸体。怪不得被庄主安排在外面,貌似并不是看着她,其实是在看着她的两个守卫不见了踪影,让这个少年毫不费力气的见到了她。

    无忧与那少年对视了一眼,被狠狠瞪了一下,那少年似乎本想转身马跑出去看个究竟,但跑了几步又转回身,怒目瞧着无忧,“你可不要想着趁乱逃跑,这个时候外面乱的很,要是被人杀了,可没地方哭去了。”

    无忧娴静的瞧着他,似乎看到他的脸在一瞬间红了红,不过,他马已经转过身,再也不让人瞧他了。

    又等一会儿,少年没有再转过头,三步两步的消失在了夜色之。

    无忧又重新对着窗外的夜色,深深的思索着,外面刚刚的那阵骚乱,到底是谁对谁下的手呢?玄铁这样借着少年的口回来带话,是想告诉她,已经成功将太子使者放走了吧。现在是时候该想想,如何对付那位狡猾多端的庄主了。大方向当然是要沿袭大公主一贯的骄纵,也是老话说的主子有多大奴才有多大,可是说到内里还是要给庄主真正的好处,起码听起来又像是好处的承诺。

    门突然轻轻响起一个声音。无忧还以为是风。但随后,脚步轻轻闪进来的身影,着实吓了她一跳。那是一个从没有见过的女子。手里还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匕首。

    居然趁乱来这里找她,确切来说是应该要杀掉她吧,这是什么人?无忧盯紧她有些颤抖的目光。

    “你是来杀我的!为了什么人吗?”

    那女子努力的镇定下来,“虽然与你无怨无仇,这样那夺你的性命是不对的。但我有我自己不得不为的理由。”

    “取别人性命的理由么?可以简单的说给我的是什么吗?”那女子用刀尖儿指向无忧的脖颈,“因为,你已经不能扭转现在的局势,这算是最好的理由吗?你只能别无选择的被杀。”

    “所以说,你为什么不扭转呢?明明是你不愿意做的事情,为什么不跟幕后指使说清楚。”无忧也只是垂下目光,瞧了瞧那闪闪的刀刃,然后,面无惧色的继续逼问。

    那女子像疯了一样的摇头,“因为你不是这庄的人,只是一个陌生人。那表示我可以下得了手。然后,再也不会想起今日做得的错事。”

    无忧想,这应该,是一个没有对任何人预期之的小插曲吧。庄主不可能会在这个重要时刻了结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