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六百九十九章 被激怒的太子使者

第六百九十九章 被激怒的太子使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庄主满脸糊涂的看了眼那个送信的人,一眼见到他袖口与胸前两处的新鲜血迹,连声音都在颤抖的问,“这是,这是发生了什么?”转眼有庄丁跑进来,“外面太子使者的随从遭人暗算,恐怕是救不活了。 ”

    庄主惊的直接跌坐在椅子。下一刹,又赶紧起身,“使者大人,这是一个误会,小人是长了八个脑袋,也不敢与太子为敌啊!”后面,他正想说,为表示忠心,要将无忧献。看到一个贴心的手下在不断向他使着眼色。他领悟到什么,转而结束了刚刚的义正言辞,而里激怒地看向其他庄丁,“还不带,我赶紧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必定要给使者一个说法!”

    他慢慢转身的时候,那个向他使眼色的人已经赶到他身旁,低声与他耳语,“事已至此,恐怕太子再难原谅庄主,现在,最要紧的是为自己留下后路。”庄主抖了抖眉头,“后路?”

    那人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女差的后台是大公主!从现在的形势来看,与那位还在皇惩戒之的太子地位不差分毫,也许还要更高一些。”

    庄总微微斜眼看了一眼使者气急败坏的样子,也深知当务之急不是追查凶手,而是拉回自己已经迈在悬崖的那只脚。稍事揣度之后,点了点头,再看了眼外面滂沱而走的雨势,“下雨天留客天,使者今夜该当在庄避雨的。”一道厉闪划破夜空,照亮了,已站在屋檐之下的太子使者的脸,怒气在面升腾缠绕,“你终究还是疯了,这是要强行留人么?你难道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会是什么?你可真是胆大包天。”

    庄主仍然陪着笑脸,“并不是小人,要强行留住使者,而是天的意思,如此大雨滂沱之际,强行山路会有危险。”

    “当你真的破釜沉舟,我才会危险吧!不过,我要奉劝庄主好好想想,有些人,作风太过凌厉,是你根本靠近不得的。此时,给你好的诱饵,也不过是看了你手的东西。”那使者一脸轻蔑的提醒,“你只不过会成为大公主殿下暂时认为好走的棋子罢了。用结了一样会抛弃。”

    这些威胁。如一条毒蛇直直钻进庄主的心,仿佛硬生生能将温暖夏日里的他,抽身投入万古寒冰之,浑身下瑟瑟发抖,在死亡的边缘苦苦挣扎。这是能感到旁边有一双有力的手扶住了他,回头看看是玄铁。

    庄主很信任玄铁,并没有亲自去看那些尸体,而是吩咐他一定要仔细勘察现场的蛛丝马迹。然后,他揉了揉额头,再用手使劲的敲敲脑袋,眼前的怪事纠缠错结,想得他头都大了,但也深知在一切的混乱,自然有那个敌对之人的清晰脉络,看来,这一切的一切,必然是出自一个老谋深算恶人之手。难道是那位大公主殿下早算到一切了吗?这个也要好好想想了。

    他忽然冲着左右问了一句,“大师兄那里可还好!”那意思是指的前庄主关押地点可有异状?

    两边的庄丁立马前跟他确认,“老庄主,那里一切如旧。”他也觉得不该是那个老家伙搞的鬼。放心的点了点头,于是又转过头来重新看向玄铁,“师叔老了,最近觉得乏累之极,将太子使者交给你款待吧!万不可有一点点的闪失。”

    一旁的太子使者几乎怒不可遏,“我看你真是老糊涂了,还想要一再的错下去吗?”庄主开始跟他打马虎眼,“老了,老了,是真的老了,头疼的厉害,要先去休息了,使者也等着雨停了再去吧,等到雨停了,我自然会让他们,将那女子交给使者。不耽使者要事分毫。这一切是我们重新讲好的。偌大的帝都之,我们也只信太子殿下的,这一切都没有改变。”

    那使者却早看出了他一脚踏两只船的狡猾,眯起眼睛,“庄主可不要忘了,前庄主的儿子还在我们手。我知道你根本不在乎他的生死,不过,如果这些人也知道你是这样想的,他们又会如何看待你这位人面兽心的庄主?你真正的心意可从没有打算要救他出来。”

    那庄主正以老迈身姿,颤颤巍巍向前走去,听到太子使者不惜揭穿他老底儿,顿下脚步,眉目已经立起,看向玄铁,“还不赶快服侍使者去下面休息。这里风凉,吹乱了使者的心思,才说出这些,有的没的。”

    一切算得是正玄铁下怀,他利落前扭着那太子使者转出另一个方向。那位太子使者,真是主子有多大,奴才有多大的家伙,一路蛮横个不停,嘴巴一直没闲着,大声嚷嚷着等他出去了,一定要对庄主还有玄铁处以极刑。

    玄铁心倒是欢喜,要的是这人的愤怒,接下来他那个二师叔才有可能杀人灭口转而投向大公主,不过他会努力保全这人的性命,只因这些珍贵的矛盾还要借他那根舌头回去复述给太子殿下听。

    于是扭住他胳膊的手又加了一分力量,“放心,经过了你的提醒,二师叔会用你这堂堂的太子眼前的红人去换尤强的。”尤强是尤儿的哥哥,也正是前庄主的唯一儿子。太子与现任庄主所进行的勾当,是从尤强身开始的。现在的玄铁有点佩服无忧的办法了。方方面面都考虑得很是周全,最要紧的是真的很好用。

    眼前这个刁蛮的使者,他如果再闹一下,玄铁决定要将他打晕了。

    但那太子使者,一看庄主换了一个莽撞少年来对付他,立刻变得识时务起来。一直努力瞪起的眼睛变得讨好随和,“壮士仪表堂堂,该过的日子不应该是这样的。如果壮士与我携手,将现在的局面重新扭转回来,只要那个无忧女差送到太子眼前,可立了大功一件。”

    玄铁原本不想出声,但是看他一副认真模样,便索性回话,“那怎么行呢?我二师叔做的这些事,该当是犯了株连九族的重罪了吧。”

    太子使者以为有活动气儿,立刻发力游说,“你这位二叔叔确实是罪无可赦,但立下大功的你太子殿下一定会另当别论了,不仅不会与惩罚,恐怕还会加官进爵,享受无尽荣华富贵。人生起落,荣华,其实只在一念之间,壮大可要三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