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六百七十六章 丢琴

第六百七十六章 丢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你在我要顾全的那个大局里面么?顾全大局之后要失去你么?哪有这么不合算的事!”“起码要稍微等一等!”

    鸣棋一脸嘲讽,“等,我到底要等什么?等着你舍得放弃一切,来到我身边还是等着你,弃我而去,最终走向皇宫?”

    无忧的眸光颤动了一下,“世子!”

    鸣棋已经别过头去,“要说的虽然很多,但是真正能在当面的,似乎来来回回只是这么几句。!我说的够了,也听够了。只留下一句话,我会用我自己的方法把你从你的仇恨里夺出。”

    他竟然这么走了,还将昏睡的鸣琴丢给了她!

    是谁告诉他,她会不计前嫌,这么当真,放过鸣琴的?这个人可真是,这么自以为是。

    远远站着的车马随从,还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因为,山风实在是太大了。那些人又站在逆风的方向。况且,也还有鸣琴事先的告诫,无论听到什么声音,都站在原地不许动。从前无忧还觉得鸣琴的这个警告会对自己很是不利。

    现在看来这个告诫果然省却了很多的麻烦,算是刚刚鸣琴真的掉落了山崖摔的粉身碎骨,她也可以说世子是独自去了某个地方。虽然那么说,理论,也还很是站不住脚。但明显杀人更站不住脚,那些推脱之词,也没有什么说不出口的了。放弃杀一个人的时候,再回想那些用来杀人的细节,一切都变得清晰明朗。

    无忧慢慢走回到车马队伍当,站定之后,仿佛近在她身畔的阳光,汇聚在她发顶的金簪之。但那光亮似乎仍然亮不过她的一双明眸。这一刻,望向她的人差不多都会在心底做出这样的感叹,“这是一双美轮美奂的眼睛,逆光时仍然炫亮无。”无忧看了一眼那些一直呆愣的看着自己的人,语气已经转换的有些仓促,“琴世子好像是了暑热。你们这去看看吧!”

    追随琴世子的侍卫闻言,唬的脸色苍白赶紧前去看。刚才还一个人孤零零躺在山崖之的鸣琴身边,忽然众星拱月一般,被团团围了个结实。

    大家唤了他半晌,他还是不醒。于是不得不按照无忧的意思小心翼翼。将他抬回马车。

    其实大家也踌躇了一下,到底是现在仍然敢去相国寺,还是掉头回奔王府?

    无忧,并没有在其插言提任何的意见,因为最后的结果早已经显而易见,这里与相国寺的距离要离王府的距离近许多。而且相国寺有几位老方丈也是出了名的杏林高手。这些都算得是帝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事情。也是大家纠结来去,唯一能选的道路。

    之后一切正如无忧的猜测。

    等到他们又向前赶了很久的路,鸣琴才悠悠醒转过来。

    那个直焦急不堪的侍卫惊喜大叫的时候,无忧仍然平静地坐在马。

    队伍向前的速度很慢。

    无忧又静静地呆了一会儿才跳下马来,走到轿前探看鸣琴的状况。

    较帘被人从旁替无忧挑起时,内的鸣琴正抚着他自己的额头,而陪在一边的侍卫则在他耳边低声回禀着什么。

    他应该是听到了什么难以相信的话,眉毛一瞬竖立起来,扭过头去来想要怒视那个侍卫,却在那个动作伊始喊着痛停了下来。他将揉着额头的手拿下来,送到眼前时,看到有新鲜的血迹还未干涸。

    鸣琴的眸光再次抖了抖,那侍卫全身下还在突突的颤抖,以为这些新鲜的血痕会马火浇油引发他的雷霆暴怒,不想,他在看到无忧之后那慢慢举起的手臂,又缓缓落下,冲着侍卫挥了挥手,“你先出去吧,我还有一些事要问女差。”

    侍卫见逃过一劫,赶紧连滚带爬的出去。只剩下两人的马车又重新走起。

    鸣琴随之将目光落在无忧身,无忧也提起目光定定的看着他。

    “到底是谁救了我?总不会是女差忽然天仙化人了吧!”

    “奴婢也在思考这样的好事到底会是谁做的。”

    “结果呢?”

    “以奴婢的愚钝,却只想起了一句古诗。很衬现在的情景,日长篱落无人过,唯有蜻蜓蛱蝶飞。”

    鸣琴一脸的受不了,“你的意思是说是蝴蝶救了我?”

    “如果现在告诉世子的话,世子恐怕没办法好好的去供养那棵菩提树了。而且世子的野心应该也会感觉乏累。”

    在看到无忧衣服刮破的残片时鸣琴脸的疑惑攸然消失,“女差的衣服刮坏了呢。也是说,刚刚你我前后坠崖的一切惊险明明发生过。救了你也同时能救我,还能是如此高难度救法,难道是大兄长来过了么?”

    “果然,知兄莫若弟,棋世子可不是对谁都有这样的好脾气,也不是对谁都念旧情。”

    “女差这样子,好像是在为大兄长打抱不平,大兄长如果偶尔像这样不分青红皂白惯着我胡闹,我应该也不分青红皂白地感恩戴德?不过我要是真的感谢,恐怕是会错了意。如果他想要我的命,应该至少让我看着他的双眼,听到我的求饶,然后聆听他的训诫。嗯,我晕过去了吧,这些他都做不到,所以刚才那个时候并不是杀我这个命如草芥的弟弟的正当时机呢!”

    无忧看了一眼鸣琴眼愈加浓郁的痛恨,瞬间觉得划过自己周遭的山风,冷彻入骨。像是自己,此时,虽然是立的人世之间,可却分明感觉不到眼前的鸣琴有一分的人类气息,他好像一直只活在他自己的感受里的没血没肉的行尸走肉,这样的人根本多说无益,“反正,不论琴世子谢与不谢都已经被救了。剩下的……”

    鸣琴的情绪却在这时波动起来,“做坏事的是我,遭殃的也是我。挖陷阱的是我,掉入其的也是我。我早已经习惯了这种连点儿变化都没有的平淡。”

    无忧没有去接他这句话。心的一个疑惑却已经打开了。这是鸣琴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既贪得无厌又患得患失。很累,这样的一个人。

    不过,有一点他与她是一定共通的,那是很累。

    这时外面的车夫在向车内回禀。相国寺已到。

    鸣琴想要直接下车。

    无忧却伸出手拉了拉他的袖子。

    这不像是在他们之间能够自由做出的动作。

    鸣琴要被眼前大胆古怪的女子惊掉了下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