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六百七十四章 悬救

第六百七十四章 悬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在被鸣琴的力量带起来,直坠下山崖的时候,无忧已经在他耳畔轻轻的说着,“奴婢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骗了世子,那是,奴婢所说的,奴婢陪同世子前去供养菩提树的事,大公主所说的不许告诉给任何人根本是假的。!

    也是说,对棋世子的那个欺骗,才是根本经不住一点点推敲的失败掩饰,所以他很快会找来这里。然后很恰当地看到琴世子的真面目。”

    鸣琴手使出的力气已经收不回来,无忧整个人都在他手脱离开来,那样直接掉下山崖去。但是,无忧告诉给他的这些话,给他带来的冲击简直如同山崩地裂,他的脚下一滑,原本打算收住的脚步,却在山崖边失去了控制,直接也与无忧一道飙下山崖之巅。

    鸣琴仿佛能看得到无忧在那个下落的过程仍然仰起头,笑着对他说,“世子这么怕我,不能达成所愿吗?自己还要亲自跳下来陪葬吗?”

    鸣琴刚刚吐出口的话被吹散在风,“你,你怎么,怎么敢……”

    在不断的下落过程,感受着激烈山风擦肩而过的怪触觉,无忧,也觉得自己是真的疯了,在这个时候还期待着。鸣棋如天仙化人般赶到,将自己完美搭救。

    但现实,好像没有按她期待的路径行走,连基本的参考也没有!今天也确实太过大胆,其间的每一步,如果鸣棋走错,都会赶不来救自己。况且,还是在她的这些打算都没有事先告诉给鸣棋的情况下,只是苛刻地让他自己参透。

    而下一瞬,在死亡的虚幻之看到鸣棋无尽放大的脸庞,出现在她眼前时,她只觉得,她这辈子活得真是窝囊,那些该说的话都没有说,那些该做的事情也都没有做。不对,好像都是做成了相反的方向,她该扑进了他的怀抱,却相反的利用了他所有的爱意,努力的奔跑去到了另外一个方向。离他越来越远了。

    到了最后,连一句抱歉的话,都没有机会说。而事实,她早已经想好,如果这一世此结束,下一生永不见他,她再也不会像这一世一样跑出来害他。她是他的祸不是福。

    可偏偏是在这样的时刻忍不住想起了他,让她的音容笑貌这样真实的出现在自己的脑海当。可以想见,自己的下一世又怎么能真的忘得了他?

    他为什么不能残忍拒绝到最后呢?

    其实,如果不是她自己的固执。一切好像也不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但现在再说这一切都已经为时已晚。

    “无忧真的是要一直折磨得我骨烂筋酥不可么?”冰冰的,却有些气恼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她似乎还听得到,鸣棋你说那些话的吐息吹动了,她头衔珠金簪的悬珠。

    无忧张大的嘴巴。这种感觉那太容易让人误会,一切是真实存在的。

    然后一颗贪恋之心也在那时生长出来,她动也不动的,呆呆的。好像只有这样才能够保留住刚刚那些真实到血肉之的妙感觉。

    可是她后背那些被紧紧箍住的力道在这时。保护她的感知,里面。你那些好像并不是错觉,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包括在她眼前的这个人,但怎么可能明明不会发生这样的迹。这一定是存在于她脑海之天大的幻想。

    拦住他的那个力道,却在不断的加强,然后,最终爆发的时候已经将她向崖顶抛回。她觉察到自己看到,那些被鸣棋用腿蹬住的山壁不断的坠落下来,散落的石块。

    这一切,难道是真的?

    无忧张开手臂想要狠狠的拥抱他,可是。全身下的力气像被完全抽去。努力了几次,却一丁点儿力气也使不出。

    可似乎还有这个还要更重要的事情。无忧突然想到了鸣琴,她努力拉住他的手,想要告诉他鸣琴也坠了下去。可在这种时候真正要说这句话她想的要难多了。只做到动了动唇,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

    但是今天的鸣棋,好像特别的善解人意,竟然一下子明白了她的意思,“放心救鸣琴还来得及!”

    眼前的状况,真的不是她诡异的白日梦吗?怎么可能坠下山崖还能得救,怎么可能坠下山崖那么久的鸣琴也还有的救,他又不是神。这一定是虚假的美梦,却偏偏是她做的最好的春秋大梦,这样自己叫醒自己,真的有些可惜。

    可是那双眼睛那么真实的看着她,“这不是迷途虚妄,这是我给你的悬崖勒马!”

    然后那双有力的双手搀扶她重新看向崖下,怪石嶙峋之间偶然生出的几棵姿态怪异的老树,一抹大紫正随风摇曳。无忧有些茫然的望了再望,忽然意识到那并不是数树的本身,而是在那老树的枝桠挂着一直摇摇欲坠的鸣琴半披半挂在身的紫衣。山崖之下的风吹得更为激烈,似乎风流涌动的每一刹那鸣琴都有坠落崖底的危险。“虽然他是个坏小孩,不过还是早一点下去救他,那样,长久的教训他的机会才会较多。”无忧终于能说出话来了。

    没想到的是,鸣棋仍然是万般淡定,本以为他会疯了一样的冲下去,但却是一副看热闹的模样。

    看到如此怪异现象的结果是,无忧反倒忧心忡忡起来。其实这样做的无忧倒显得有些猫扑耗子假慈悲了。但其实,只是她还没有准备好真的杀一个人。她的心慢慢缓和下来时,为救人找到了足够的借口。但再看向鸣棋这人的太牙眦必报,心绪又变得激烈。

    无忧,似乎在每时每刻都能听到那树丫行将断裂的声音。急得声音都有些颤抖,“那树怕是撑不了许多时了。况且让人下去还需要一些时间……所以……”她注意着尽量不提鸣琴的名字。向她望过来的鸣棋,却在那时带了满眼的疑惑,“怎么又不想要了呢?这不是你期待的结果吗?他掉下去之后,你又可以在王府之为所欲为。”

    无忧怯懦低头,“想教训他的时候我会尽全力害他,但是如果能救他的时候,我也会尽力去救他。”鸣棋直接冷笑出声,“这到底是个什么想法,不觉得前后矛盾吗?”无忧,“因为要教训他的那个时间已经过去了,现在,他已经变成了一个无关的人,这一生负的人已经太多,不想再负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