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四百八十九章 茶儿的运力

第四百八十九章 茶儿的运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无忧看着手纸片儿,“这件事,原不该托你的,不过,现在你看,她们都出去了,要麻烦你一趟了。!”

    小婢子忙叫不敢。

    无忧,此时,可没有再听她那连声的不敢,心,只是静静地描画着自己的想法,最开始,一直不知道是要拿福儿如之何的。

    不过,现在看来她的存在也变得有些意义,如像接下来的这个时刻,当初是因为防着她,才在那花堂之放了假的菩提尊。但是那女子到底是聪明,根本没有出现在假的菩提尊前面,想来,是早已经料到了,无忧会在那面做手脚,肯定是远远的避开了她的陷阱。

    昨日,无忧还在自嘲,福儿这个对手并不简单,又有点可惜,自己的心思,其实,也是没想到今日机会来得这么快,那个被福儿看破的陷阱,现在倒是可以径直移用给倾染染。

    想完这些,她将手的那张刚刚刚和墨迹的字条递给那个小婢子,“先去送茶吧,在回去的路,从另一边走,路过一下那个放菩提尊的花堂吧,也好代我将这个交给手观音菩提尊的人。”然后,再看看她手一直紧紧握着的那包茶,再次提醒道,“一定记得了,事先要给世子妃送茶,然后再去帮我做这件事。千万不可将顺序颠倒,若是世子妃因为送晚了茶,生起气来,你我可都是担待不得的。”

    小婢子感激的再次给无忧行了个礼。脚步轻轻的退了出去。

    那小婢子一路走着,觉得手里握着的这个纸条的墨迹芬芳扑鼻。独独的与众不同。

    *

    倾染染在屋里跟着鸣棋的脚步快走了几步,声音含了些许期待的说,“世子的意思是说,真的要将那个焕成送还给那位修世子的府么?”没有等到必要的回答,但是已经自己肯定的在询问,“这样的小事我也可以,我也可以代替世子去做。”

    那个与她梦身形相同的背影,终于停下了脚步,回转过来的面容如皎月落于沧海之间,“他只是一个小人物,还不用劳动,郡主的大驾。”

    “你真的要一直这么客气下去,还是一直要防备下去?”倾染染露出委屈的面容。

    “两者会很合时宜的兼而有之。”

    “那么今夜呢,也要宿在别处?”

    “岳丈大人邀的,不醉不归,如果不予理会,可是大大的不敬。”

    望着鸣棋一直走出去渐渐消失的身影。倾染染一直直立着的身子摇了摇,然后似乎是打了一个冷战,吩咐着身旁的婢子将所有的窗户都闭合,再让人送来热茶。

    婢子偷偷望了望世子妃这么热的天气里,额头若隐若现的细汗,差点怀疑自己听错了。现在外面的天气这么热,屋里都是放到冰块镇着的……刚想到这里,倾染染,回过头来说道,“将屋子里那些镇冰全撤下去,天气真是太冷了,简直要冷到人的心里去了。”

    可巧去茶房领茶的茶儿从回廊那边转了过来,外面的几个婢子给她使着眼色,她知是里面要茶,还想着要赶快将手里的热茶弄成凉茶才是,一边的婢子已经压低声音,在她耳畔说道,“世子刚刚又出去了,只有世子妃一个人在屋子里,说是冷得发慌,要滚热的茶呢!”

    几个一直从头到尾守在外面的婢子,当然知道自家的世子与这位世子妃并不是真的如在人前那般恩爱,之前还有小婢子大胆猜测,是不是因为成婚大礼还没有举行,才让两人有些生分。但是时间久了,任是谁都能看得出,二人间的症结不只是没有行大礼,名不正,言不顺那么简单。

    得到提醒的小婢子,加了十二分的小心进屋,虽然现在的世子妃还不得世子的眼,但是要想随便点撵出不一个人,恐怕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坐在四下闭合的屋,倾染染只觉得那从心而起的寒气还没有缓过劲儿来,见到婢子献来热茶,还不等婢子端起奉到她眼前来,她已经马伸出手来,抢过了那茶,不顾着烫咕咚咕咚喝下去几口。

    可再抬起的眼却是直勾勾的盯着这婢子。看着这位世子妃抬起的脸,充斥一脸的戾气,婢子吓得哆嗦了一下。连忙低下头。忐忑的想,这茶是不是太热了。会烫着的。

    倾染染的表情却并非是被烫到的模样,反而像是在努力的嗅周围的味道,然后一脸确定了什么的样子,问道,“那墨香是你身带的吗?怎么闻起来,像是好的天香阁精品。”

    小婢子才想起身还带着无忧,让她送往花堂的那张纸笺,自己琢磨了一下,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听无忧女差的意思,好像是用来叮嘱那些看守观音菩提尊的人,打起精神用的。是以,拿的出来给世子妃过目,道,“这墨香,乃是刚刚奴婢去茶房取茶时,给无忧女差唤住,说是让奴婢帮忙送往花堂的信儿。”

    倾染染努力抱紧手的热茶,想了想还是展开了那张纸笺,面写着简单的几个字,小心看守菩提尊,切记。

    “菩提尊么?那是什么东西?”

    小婢子低下头寻思了一下,“是每一年都要在特定时间放在花厅之去潮的观音像,那是大公主殿下的爱物,是以,每一次负责这个的女差都很是要紧叮咛着下面,不敢有点滴差错。”

    倾染染的目光慢慢飘远,她的兴致果然被撩拨起来,在找到无忧,无可奈何向她认输之前,她想她或许还可以图谋一次翻盘。

    怀揣新想法的倾染染,再没有说什么话,关合窗子的屋子里,更显得气氛沉闷,小婢子见世子妃只是僵着手掌,执握着那杯茶,似乎完全感觉不到那杯茶滚烫的温度,那明明是……,但是到了世子妃的手里,连那样的温度也变得稀松平常。

    肃穆的气氛还在继续,小婢子更是不知去留。直到世子妃啊的一声将手的茶杯失手打翻在地,才念叨着,“烫死我了。”

    小婢子吓得赶紧伏倒在地,一个劲儿地说,“奴婢有罪,奴婢有罪。”

    外面的婢子们蜂拥而入,看到的却已经是另外一番景象,太子妃泰然坐在室,小婢子安静地垂首立在一边,一副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模样。只不过,地摔烂了的瓷盏多少有些刺人眼目。

    世子妃见她们进来,挥手示意了一下那些碎瓷屑,“这些你们收拾了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