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六百三十八章 绝地

第六百三十八章 绝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笑意荡过鸣棋眼睛,而善修在其看到的却是无忧的鲜鲜衣裙。

    真爱么?即使没有真的看在眼里,也早藏在了眼里。所以,鸣棋明明是看向厅顶的目光,却分明没有看见那垂悬于厅顶的硕大夜明珠散发的炫亮,而只有无忧,眉目温柔蜷潜其。

    ?

    无忧隔着那些翩翩起舞的舞姬能在那她们错落开的间隙里看到,一直定定瞪着自己的鸣棋。偶尔,善修同他说几句话,他微微侧过目光去回答了什么,但是总是能分神将目光望过来。

    现在的无忧,已经没有时间去分析鸣棋的想法,她已经看到大公主将触角伸得越来越长,而她这个,大公主可有可无的小爪牙,也越来越变成一枝末节的存在。且随时有可能被剥离开来。

    她慢慢低下头,这绝对不是自己的杞人忧天,而是千真万确的现实。

    今夜,倾染染故意跟大公主撒娇将她要在身边。不得不说,倾染染的办法很是聪明,这样鸣棋一直望过来的目光,高高在的那位高王和他的儿子们可以会先入为主的认定那是看向倾染染。

    其实鸣棋本不会置他的大业不管,只不过今夜倾染染留给他的这个空子太好钻。然后,无忧再一次痛恨自己又在想鸣棋的事,她知道,她要是再这么在他身留恋来去,她?宁愿豁出性命来做的那些事可能再无机会。她打算最好能在今夜见一次宛如,应该会迟到的贵客。还有另一个一直落在自己身的目光的主人。然后,她的心再次想到,一个之前从未在她的打算出现的人--九皇子。其实皇子相对她来说是一个危险的人,但如果计划制定的绝对完美,那些危险会转化成巨大的利益。

    然后,她身所有的血肉甚至包括猛烈跳动的那颗心都在,为这个新的想法而暗暗叫好。不会有这个更完美的办法。

    看到倾染染给高王准备的醒酒汤,又一次放凉了,仍然送不去,她殷勤地俯下身,“奴婢,这去厨取新的来。”

    倾染染先是点了点头,又疑惑的看向无忧,不过最终还是点了点头。现在有她的父王和所有的兄弟们在这里,她再也不是一个人战斗,可以放纵一次傲慢的猜测无忧根本不敢有任何的动作,况且她最担心的鸣棋又在自己的眼前,在其他人眼他的目光一直是放在自己身的。可她最清楚,那是望向无忧的。她早该支走无忧的。

    但刚刚她在琢磨的事情却是,怎么觉得。鸣棋望向无忧的目光里含了雷霆万钧的力量,那样的尖锐而有力度。

    “我们好像真的拿鸣琴没有办法。他无所畏惧,而我们都心有执念。”宛如沉下去的目光满是婉伤与不甘。

    无忧心的哀痛似乎一瞬被触动,软弱的袭来时全身都瞬间无力,但要马摒弃那种思想,“我们该再坚持一下的,再过一段时间,结局会有很大的不同。”

    “可即使我们偶尔将他绊倒,也终究不能改变他是大公子儿子的事实,只会让棋得二位世子不好做而已。事情进一步发展的话,我们与他交易的丑恶面貌反而会全部曝光。我在想,如果他反咬一口你,你我又能够做什么,将自己洗的清白?这种程度的我们,又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简直连点样子都没有!”宛如的目光已经变得茫然。

    “可是我们有恨。这会犀利到世界尽头的怨念会让我们走更长的路,做出更多不可能的事情。如让这位得世子犯一个大公主都救不了他的错误如何!”宛如目光变得一瞬炫亮,“可那样的办法真的有吗?会不会又让人等很长的时间?”她低下头看着自己发抖的手指,“他已经对我下了最后通牒。”

    “关于他的缺点,我想了很久,今年又不去,算得一个但更突出的应该是另一个,虽然他在全心全意的恨着他的大兄长,可是他的所作所为又会完全按照他的标准行事。因为现在的他眼睛里根本看不到别人。那么他的每一个步骤可以推测。只是大胆无畏的人,有太多的缺点了。”

    宛如偏过头想想,“这一次我们一定要利用的人是这位高王吗?”无忧点了点头,“具体来说会是那龙指骨。”之前在平面大公主出人意料的并没有向高王问起一点点关于龙指骨的事。给人的感觉像是她完全不关心一样。

    宛如的目光升起漩涡,“女差的意思是说看起来毫不关心的大公主,心最在意的也正是这些。那么她的目的所在,要不是龙指骨吗?那东西到底存在什么特别的含义?”

    “除了对皇帝本人外,对于其他人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含义,不过大公主一生的信仰是一定要给皇找各种各样的麻烦。所以那些龙指骨必定不能那么悠闲的送到皇面前。这也意味着,我们鸣得作茧自缚的圈套也由此而起。”

    “大公主做这些只是因为闲极无聊的静养了。看来我们这些只为了能够活下去而奋斗不停的人一辈子都弄不懂极权者无事生非的心情。”“怨恨膨胀时会是这般的可怕样子!”宛如声音凄苦,“那我们呢?又何尝不是?但大公主又会何时拿走龙指骨呢。而且如果那对于皇来说意义非同寻常的龙指骨在高王手丢失的话,大公主自己也会牵连其。”

    宛如肯定的点了点头,“所以今夜一定还有另外一位贵客出场。而且碍于外面的风言风语也有可能会更晚一些吧!”

    “那个人也知道女差的意思,并且肯定会答应女差的吧?”婉容压抑着呼吸的说,而且经常更快的跳了两下,希望他这个问题能够得到肯定的回答。但结果无忧只是那么淡淡的摇了摇头,“对我们的打算,这位皇子还一无所知。”

    然后猛然抬起头,努力看向无忧的宛如忽然发现此刻的无忧已经变得与刚刚还是不同,她那双漂亮眼眸特有的肯定,已经出离了这阴暗的夜色,让她在她眼的样子变得格外的炫目。

    那是无忧,带着力量在注视着她的眼睛,“世子妃这去见那位九皇子吧!提前说明我们的意思。”

    “那我们到底要说什么呢?龙指骨也并没有拿到我们的手。我们与他的交易简直没有一分的诱惑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