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六百三十五章 不该出现的善修

第六百三十五章 不该出现的善修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大公主好整以暇地欣赏着,高王从骨子里透出以刚强血腥,被刚刚墓室里的诡异轻而易举的突破。!

    “这还算不什么真正的心狠手辣。帝都的漩涡,这个更可怕的还多的是。”大公主在心默默的对着,到了现在还有些起伏难定的高王讽刺的想。

    并没有追随父亲进入墓室的那些高王的儿子们已经明显感觉到了父亲从那里面出来的压抑,但是站在外面的他们对于原的种种繁华以及王府的无华丽正在升高的贪婪之心,让他们血管里流动的血液已经发出了奔腾的咆哮。他们想要留在这里,并在这里占有一席之地。妹妹已经打了这样好的前站,他们可不会辜负她的心意。

    已经走出墓室,完全站在阳光之下的高王心仍然响起一阵阵的颤栗,但那些王子们,对于高王的出现,表现得愈加兴奋难平,他们自动列成两队有序迎他们的父王,被高王做了一个手势,又让他们谨守礼节的退回了原来的位置。

    那些王子默默的想着,这是在原这块土地唯一不好的东西,是规矩太多。简直跟他们的金银财宝和可爱女人一样多。

    高王在来到这里的时候已经做好了各种打算,其实,无论是高王本身还是大公主,都知道像高国这种在数量并不占优的苦寒之地的异族,本来是大显皇用来抵挡各路边疆蛮夷的炮灰与陪葬。

    每一次皇室的战争都会带他们,并且让他们冲在最前线,去触发那些凶狠敌人布下的各路陷阱。他们做过太多的努力与尝试,但都没有取得良好的效果。

    而如果像大公主这样的大显绝对实力的存在,对于高国来说,再不只是袖手旁观的无关人,那么整个高国再强大,万民繁衍将指日可待。而这对于他们来说,如同毕生夙愿的大事,对于大公主来说,却只是在皇帝面前一个随便有力量的说词而已。

    各自想着心事的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又在一瞬间共同注视着对方的眼睛,仿佛是一起想起,他们之间的戏还没有唱完。

    现在,高王抬起的目光,每个新鲜而炙烈的企图都被大公主看透。先于他尴尬的掩饰,公主说,“亲家王兄来一趟不容易,世子妃年纪也还小,该当让你们父女多聚聚的。我想着让她这段时间随侍在王兄身边聊表孝心才是。”

    高王如何不思今她的女儿。她今年刚刚十四岁,本应是个什么不都不懂的小女孩,但却已经担负了强大家国的重任。自己对她的心疼大公主说词的有过之无不及,但却不能真的那么做。

    “她身的重任,作为世子妃该学的东西我这个父王重要的多了。”

    “染儿很是聪明,这帝都之多少世家旺族的闺小姐都她不如。”高王的声音郑重起来,“她现在成了秋熹家的人,该做好这些的。”他微微顿了顿,“她要想真切的属于这里,该做好这些,这也是她的宿命。”大公主若有沉思的随声道,“我们始终都逃不过,那叫宿命的东西。真是让人觉得心有不甘呢!”

    高王已经在大公主面前用右手托付真心,“小王感谢大公主,将祝福落在我们高国全族的身。”

    *

    王府的黑夜之有一个修长的身影,微微透露出一点身形,随即又与暗夜吻合得如同并不存在。直到他的在快速奔跑时带起的身风微微擦过一名巡夜的侍卫,引起了那侍卫的警觉。

    那走在常常巡逻队伍最后的侍卫,抽出手的长刀搜寻着刚刚掠过他脸颊的风……似乎找到了点什么,但还没有来得及发出警报,如同闪电般的什么东西划过他的的颈间,那侍卫已经倒在了黑影的脚边。然后他动作麻利的将那个侍卫拖到了一边的草丛之,希望这侍卫睡得长些。

    今夜的王府,因为要迎接高国的国王,往日的张灯结彩更加的火树银花。但这黑路对那极致的奢靡一点也不关心,他忽略了正在行宴的丝竹悠扬,各种前去献舞,菜的侍女们的奔跑,还有教领侍女对她们的嘱咐,只专注于那唯一一个能够吸引她目光的身影:从容而且优雅,有条不紊指挥着所有的侍女,各司其职的无忧。

    靠近王府厅堂的通道两侧,装饰着各种各样的夜明珠,刚刚还能完全保护着黑眼儿的黑暗,完全被这些光亮驱赶得无影无踪。然后,那个黑影落在明亮的面容可以让人清楚的看出,他是那个本应该被收押在天牢之的善修世子。终于靠近厅堂最近的假山后面唯一能够找到的一点点黑暗。“太好了,”善修在心对自己说,“终于能够喘一口气了,刚刚一直都在处于全速的奔跑之,除了放倒那个侍卫的时候。”

    善修提起一口气来,动作迅速闪电的穿过一览无余的光亮处,转到一边空旷的走廊拐角的阴影处,再稍稍探出头看一眼从那边走过来的无忧,在心计算着自己要何时探出头去。

    数到三,他滴溜溜如一颗弹丸转出廊柱,压低声音,对迎面走过来,刚好看到他,吓你要惊叫出声的无忧说道,“不要出声,是我。”无忧意识到,自己站在这突然出现的黑影,呼吸可闻之近,算是如何捷足也不可能逃脱,可下一刹,认出那个人是善修时,整个情绪又由刚刚的骤然惊吓,变成大大的吃惊,但是仍然毫不放松警惕的用目光盯紧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善修。他从天牢里这么轻而易举地逃出来了么?

    善修并没有再多说话,他只是等着无忧,从刚刚的惊骇慢慢恢复过来。过了半刻钟的功夫,她慢慢变得平静,唯有对他的警觉一仍其旧。

    “只不过是从天牢溜走的一个犯人,用不着这么大惊小怪。那里本来也留不住我。”善修讽刺者无忧的沉思,“不过如果女差答应了我的要求,那么我会很快重新回到那里,不会让鸣棋之前将我送进去的努力那么快白费。”善修?认真的跟无忧保证,同时也丝毫没有想要掩饰脸对一切随心所欲的自信表情。

    “世子是前来见焕成的吗?”善修乖乖按照鸣棋的意思进天牢也是为了焕成,他当然不可能对焕成的伤势不闻不问。只是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