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六百二十九章 真假菩提心

第六百二十九章 真假菩提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再抬起眼时,鸣棋已经在她面前消失,这家伙的骄傲,一如他的母亲,他不是不知道,她对他母亲的恨冤如山之高如水之长,却敢于放她出来,是因为相信以他的能力,能一直将她握在手心之,而当那只手握合的时候,她会消失于无。

    而一想到,自己能从那个暗无天日的地方走出来,哪怕只有一瞬也曾经是她剩下的全部愿望,现在,这一刻这样实现了。

    她的心,因为占满了这样的狂喜而忽略了大部分脸颈之间双臂之如反复被刀割的剧烈疼痛。

    她已经没有时间理那些疼痛了。除了那些狂喜,她还在想,如何让他们夫妻反目,父子反目。

    她记得鸣棋转身离去之前对她说的话,“那时的你,让母亲动了不少的心思,是极大的祸端。现在的你,还会有同样的成效吗?赶快证明给我看吧。在我找到侧妃的孩子之前,让我看到你跟无忧的亲近吧!”

    “与无忧的亲近吗?那很容易!”无忧的弱点是她的弟弟,而现在,自己在她身旁,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地随意拨动她这个弱点,制造灾祸的同时,也能舍命救主。然后,她唏嘘地看看自己的手臂,“现在到底是怎么了?想出的办法怎么都是苦肉计呢!”

    鸣棋最后的侧影似乎是嘴角带着微笑。

    他难道明白自己的意思了吗?这样,忽然感觉到后背有些不寒而栗。

    *

    福儿现在坐在贤儿的床边,仔细地观察着这孩子睡觉的样子,最后的重点落在了她自己娇嫩的皮肤之,伸展开来的手,似乎也是一样的娇嫩,如那沉睡不知危险的孩童,但她知道那是有着本质不同的。

    而且从自己手心传来的痛楚仍然犹如千万根钢针反复在血肉间穿插。它们一直都未曾停止。

    她的目光重新又移回贤儿的脸,“到底要怎样才能让你再次进入危险呢,岌岌可危时我再来施救,血肉的努力会让你那个一个涉世未深,对所谓痛与苦浅尝辄止的姐姐害怕得心发慌。”她目光的阴暗,在那浅淡与生俱来的清澈目光逐渐占据了峰,“不过,她的确很聪明或许不会轻易相信我。这一次要之往昔麻烦很多。”

    无忧立在库房之,看着面前的两尊观音像,轻轻拿起真的那尊沉思,大公主十分看重的观音像,正好是在福儿能够接受的范围之内。如果她是幕后黑手的棋子,那么,这样的机会她应该不会放弃。无忧想了想,将手真的观音像,换成的那个赝品,派人去摆放在正堂。然后她望着那婢子离去的背影,轻轻的动了动唇,“你的心意到底如何?会在绝佳的时刻显露吧,算这一次,你会按耐住贪婪,可放心吧,我会送给你密不透风的鱼饵的。如果这些你都能够躲得过去,我会相信你。而且到了那时,我在这王府的时间已经结束。你的毒计再要怎么花哨也全由着你够不到我。”

    两个婢子小心翼翼地抬着那尊观音出去。

    无忧琢磨着,现在该是将这个消息告诉给福儿的时候。

    或许她根本在等着自己带来的消息。与聪明的对手过招是这样,来往之间会省却很多邀请。他们都会不请自来。

    慢慢等到大公主写倦了字,翻捡着各处送来的贡礼,见没有什么特别的,又挥手让人拿了下去,转过头来看向无忧,“我的观音尊该去晒晒太阳了,近来那瓷色真的是改变了不少,颜色越发的可喜。”

    无忧在深吸一口气的同时,俯下身去应着“是!”。大公主的心思,她已经能猜得不错了。快一步做好大公主的吩咐可以腾出时间来去见贤儿。

    大公主又抬了抬手,无忧扶着她到室内间的床。

    在大公主舒服躺下之后,无忧仍在她看不到的位置,恭恭敬敬再行了礼,落地无声地退了出去。大公主平日里的休息一直不好,是以关于午睡一向极是重视。带合房门的无忧,向外面守着的两个婢子点了点头,她们立即站在了门口处守严,又另有小婢向熏炉投了大公主喜欢的香料,一时之间直线升的烟气在无忧经过时的衣襟拂动之下变四下翻滚。

    看看再没有会纰漏,无忧才转身出去,直向贤儿那里奔去。

    福儿的伤似乎好得很快。这样在无忧眼前忙来忙去地应对贤儿各种各样稀古怪的要求,也没有支撑不下去的样子。

    真是个坚强的姑娘。无忧那样在心想着,向她伸出手来,“也不要太惯着他了,有非难你的地方,你一定要告诉我,我替你出气。再者,你身还带着伤,也可少应他两样。无妨的。”

    福儿抬起头看向无忧。那时无忧的表情,柔和如微雨之的柔风,她叹了口气,历历往事似乎一下子都涌到她的眼神之间。

    无忧这样看着福儿的时候,忽然觉得她那双眼睛生得甚好,灵秀与苦难,真诚与卑微,每一样情愫都在双湖水般的双眸表现得恰如其分,多一分则粉饰意味太浓,少一分则太过浅薄,是那样的一双眼睛呢。也是,若她早是有备而来,又岂能是个闲胎凡类。她不晓得的那些背景里,这女子一定有着一段波澜起伏的心事。无忧只想着如何挑出那一段事儿来,放在手心之寻找其的破绽,找到那些非我所有,却可为我所用的成份,这样的女子可用的地方太多了,唯一可惜的是来历不明。

    还有一点点怪的是那双眼睛多少也透露出了一些不合她年龄的老练,怎么看都像是有故事的人。这样看来,在这女子身自己恐怕还是要多用一些心思才是。

    看着福儿特地端出了她做给贤儿的点心,无忧拈指取了一块放在口,清香与柔软在口散开。这女子的好处竟然在这个顷刻之间又多出了一些。可再抬目看向福儿的时候,她目已经透露出了沮丧时刻,这样的目光,无忧在很多人的眼看到过,连大公主也难免会有失意难平的时刻,但是唯有福儿眼透出的这种沮丧,让人有想要出手相助的冲动,果然是一个神的女子,无忧想了想,自己若是男人的话,恐怕要撑不住去怜惜好她了。

    无忧于是难得地好了一次,“福儿有心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