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六百一十一章 塔无极

第六百一十一章 塔无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无忧知道合周在说谎。!如果这是一个奸诈的男子;如果他对她的喜欢,只是流连于皮囊之外;又如果他对她的喜欢仅仅是浮风掠草一瞬。没这么持久,没这么真诚,她还可以,心安理得利用他,不仅要利用他,还要将他做了诱饵丢进陷阱。

    但现在,立在她眼前的他,明明这样聪明,却因为对她的深情而自误。让她没有一点办法,这样将他牺牲,而不陷于自责。她那样懊恼的想,如果她不是她,他也不是他好了。

    眼前的景致蕊蕊相映,一派富贵温柔,她却在其被千疮百孔的的所遭所遇硌得浑身发疼。一双手指那么紧紧的握住手的玉佩,一开始从那玉佩身传回来的温润触觉,也开始变得平淡,像手并没有握着那块玉,让她时不时小心的摊开手掌,害怕,在那个无意之间丢失了,她的稀世珍宝。

    她那个可怜幼小的弟弟,她终是不能轻而一举的这么置他于不顾。然后,再也忍不住眼的泪水,任它们顺着脸颊,那样滴落。她曾经以为那些仇恨已经灼干了她所有的泪水。

    合周的声音响在她耳侧,“不要再那样难为自己了,信我已经写好交给他们了。无忧怎么能一下子看到我的损失呢?这明明是我的所得呢?如果是太子首先跟世子提出这样的要求,世子也会立即答应的,你看,现在我抢在他前面。”

    无忧还想说些什么!府门外已经响起一阵喧嚣。

    合周向那喧嚣的来处指了指,“看来,我已经不能够再后退了,因为那封写给修世子亲信们的信,已经将那些人骗了过来。太子的意思是让这些人过来闹,然后激烈的冲突,两方互有死伤,最重要的是互相争斗的声音也会传到焕成的耳朵里,铁血将军的火爆性子,危在旦夕的卧在床,心有余而力不足的痛苦,足以刺激他崩裂伤口,不治而亡。”这简直太危险了,无忧差一点要大声喊出来了。

    她本以为她如果一意孤行,紧紧抓住这个机会去见她?魂牵梦绕的弟弟的话,只会对不起合周和鸣棋,但真正的事实是,会让那个虚弱的人直接丧命么。无忧感觉她自己一下子不会呼吸了。太子那极恶毒的想法,每次都会有这种邪恶的力量。

    合周冲着她笑了一下,“太子的办法虽然很好,但是因为某个不得已的原因,焕成将军并没有外面预想的恢复得那么好。”

    他没有再多说什么,因为看得出无忧,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那是在太子的诡计之前,鸣棋棋高一着的,先撒了个谎。虽然一切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但是刚刚好能绕开太子的诡计。

    这下,无忧终于咬了咬嘴唇,“那么,太子发现一切是骗局之后,主动提供给公子的好处也随时有可能变成一个陷阱?”

    合周仰起头看了看天空,“陷阱之后必然是他们抛出的诱饵,无论是陷阱还是诱饵都会是真的。”他忽然又变得犹豫,“可是我也不知道这样做是对,是错了,也许会将你带入危险也不一定。”

    无忧抛开之前的左右困扰,调皮的一笑,“公子很聪明不是吗?今天在这偌大王府之下得到的地位,也是公子,空手套白狼而来的。公子对白来的东西一向很有热情,也很有运气。”

    合周看着无忧,想要去尝试的心意已决的脸,“我们只是前去一探虚实,如果真的只是陷阱,一定要及时的退缩。无忧刚才不是说我很聪明吗?也是说,我一定能够再找到其他的办法。我们并非只有今天这一次机会。必要时刻,我们只能退缩,为了今后能够继续战斗。”合周极其缓慢一字一顿的对无忧说道。无忧很是慎重地点点头。

    然后,在她的笑脸之下,又是惊喜,又是忧虑的情绪,很快蔓延到她的全身,在她的胸口,在她的头发丝儿里,在她的每一寸气息里反复灼烧,发出几乎有难以忍受的刺痛。

    她的亲人,始终会成为她的弱点,那么反而不要掩饰。她是要去见贤儿。合周已经察觉出了无忧情绪的转变,那是从忧心忡忡到极度兴奋的过渡,他已经真的疑惑自己将她牵扯进来的对错了。

    正在向前急急奔走的无忧,又被他拉住了手臂。无忧,有些好的回头看过去,如果他仍然是要表达他后悔的看法的话,那么无忧,会对他说即使自己一个人去找太子,也会去找贤儿。

    但合周的目光与每一次都不同,那么能伸进血肉之般的看着她,“如果那里有了不得的威胁,让我来走其的九步吧!”无忧很是震惊的看着他。

    他尽量让他的样子显得轻松,“因为那个即将要共赴的危险是我拉无忧进来的,是我考虑的不周全。如果我错了,无忧一定要留下来好好活下去,在后半生里责备我。”

    可无忧,已经不想在这忧伤的情绪里继续,她绽放大大的笑脸,“干嘛将太子说的这么厉害呢?其实,他只是一个算得奸诈,却并不至于坚不可破的贪婪家伙。”

    前门处很热闹,他们很自然从后门溜了出来。这些前来闹事的善修府的侍卫竟然这么一眨眼之间变成他们好的掩护。

    太子给出的约定地点是高耸入云的无极塔。从地点来看,本身像暗藏着一个巨大的圈套。

    而合周之所以会忽略太子的这个邀约会变成陷阱的原因,是因为无论是无忧还是她的弟弟,都不是整个事件的核心人物。在这个对太子来说生死攸关的紧要时刻,他的目光更应该放在鸣棋与善修本身。

    然后,合周猛然意识到,太子是真的喜欢旖贞的,所以他才能够了解那种对于并没有陷入其的人,完全不可理解的问世间情为何物,只叫人生死相许的情愫。同时太子也在坚信鸣棋对无忧生死相许的情愫也是真的。

    此时的无极塔,并没有人在外把守,也平时从远处将它遥望更显得拔地倚天。

    无忧还在想要直接进去,还是在外面等……一声颤抖而尖锐且无清楚的呼救声,从高高的塔身传来。

    那一瞬间,无忧心已经升起困惑,是因为他们离得足够近的原因么,应该是含混不清的两个字,她却听得这么清晰,到其的细微情绪。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