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六百零一章 给国舅的体面说法

第六百零一章 给国舅的体面说法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善修看定鸣棋,“你将焕成抬走的意思,是他还有救,只因为这个,我才愿意你这个当。!所以救活他吧。如果失败了的话,我可没有现在这么好对付。”鸣棋微微颌首表示认同。善修也再没找什么麻烦,如约的了轿,任他们直接抬往天牢!

    另一边,送走了太子匆匆赶回来查看状况的国舅,很是怀疑地看着善修与最开始那个狰狞的状态判若两人,乖乖了鸣棋指定的软轿的样子。揉揉眼睛,再看一遍,确信所看到的全部属实,直接木雕泥塑般的愣在原地。这可是他想过的千百种结果里,唯独没有的一条。

    向他走过去的鸣棋随意的摇摇扇,“激烈的口水战,国舅刚刚好像错过了呢!刚刚好,差那么一点要被兄长生吞活剥了,还好,最后坚持的活了下来。”说完,还朝国舅挤了挤眼睛。也是摆明了不将其真正的情节告诉回国舅。

    国舅当然不敢勉强他说出一切,连忙陪着笑,“虽说太子已经安然无恙,能看到真正事实的人也太多了……”来的时候分明觉得这些铁卫的数量太少,而现在是真的,觉得他们数目繁杂,又都生足了一双耳朵,无的讨厌。

    鸣棋笑着扇了两下扇子,“放心,所有的人都会跟咱们口风一致的,”微微偏头,查看一下国舅怀疑的样子,又接着说道,“善修兄长也会如此。”

    现在的国舅一听善修两个字,连脑瓜仁儿都疼,虽则鸣棋说的一脸肯定,但联想刚才善修的样子,真是让人无论如何也不相信事情会急转直变得如此简单。只因他现在有求于鸣棋,不敢明里将他反驳,连忙奉殷勤表情,尽量小心翼翼的提醒着,“世子与小臣都是了解修世子的,那可是吃软不吃硬的坚强性子呢!等到了皇面前,那个世子的说法会不会有变?”

    鸣棋也作出一脸疑惑的样子,在手心敲了敲已经打合的扇子,“这个嘛,也不是没有变数,但如果太子与国舅都站在我这一边,我自然也会为大家想出两全其美的办法。”

    国舅又将眉毛皱在一起,还想继续深问两句细节,鸣棋已经将面前的另一乘软轿指给他,“国舅爷看了这么多血腥,又往返跑了这么久的路,想来也劳累了,坐着乘轿子回去,便是。剩下的事情我自会解决的干净,不再劳国舅费心了。”国舅皱在一起的眉毛,仍然纠结不开,他真正关心的,可不是这里遍地的尸体,还有他那太子外甥的什么伤势。而是那以楠香之名运往了十里庵堂的珠宝珍。但亦自知,要从鸣棋口拔出这些来,真真好虎口拔牙。有心随了他去,又实在舍不得那些一直绕在脑子的光亮珠宝,只得低下头,在鸣棋身边,怯懦着尝试问道,“那些运往十里庵堂的宝贝……”

    鸣棋听,他终于忍不住说出心所急,心下觉得十足的好笑,唇角已经微微带出笑意来,“如果我们能够共享只属于我们二人的秘密,会变得更加亲密无吧!所以,那些珍宝,我们将它私藏在只有你我二人得知的地方吧!”

    国舅眼掠过一丝惊喜,又马变得黯淡,之后,是像流年一样永无断续的恐惧从那目光涌出,“那些东西,皇后娘娘也不会放弃的。到时候不知道这些铁卫还靠不靠得住了!”

    鸣棋若无其事的摇了摇头,“皇后娘娘积攒这些东西到了最后也是要留给太子的。刚刚牙疼,可差点要失去太子了,我们救了的那条太子的命可是这个要值钱多了。如果算这种帐,皇后娘娘不会觉得那是吃亏了。说到这些铁卫,既然是忠诚于皇的,那么皇后也不敢大大方方在他们面前自暴机宜了,毕竟这些人还妥妥帖帖的,相信那里面是真正的楠香呢!”

    国舅一脸惊喜的,猛点下头来。狠狠的握住自己的手心安慰自己,不贵,本来是要险求的,舍不得孩子套不得狼。即便出事也可以将所有的事情都一推二六五的推给鸣棋。皇可是向来知道他没有这样胆子的。理清楚,心的犹疑,国舅那副纠结的样子终于变得慢慢平静自若。

    现在的国舅只想尽快回去面见皇,他先是在一片狂喜之觉得自己遇了大大的时机,接着又给现实的难题难住,再到被眼前的血腥吓住,而眼前听到鸣棋的新说法,觉得简直是正自己下怀,但有些事还不得不再次确认,如,那些珠宝最终安放的所在。国舅问鸣棋这个问题的时候,鸣棋像是被什么刺到一样的挠了挠自己的手心。

    “现在咱们不可太过多的人手过去近人耳目,那些东西暂时放在那里。国舅放心,算他们是在真实的珠宝,皇后娘娘也会努力让他们变成楠香的。虽然不想弄却只能扔出去的宝贝,咱们接着好。”鸣棋说完这些,亲自前给过放落了那轿帘。冲着两边的轿夫说了一声,“走吧!”

    国舅坐在轿想,是在多早之前,自己还觉得大公主与鸣棋简直是自己前进道路的巨大障碍,但是现在好像没有别的选择,又变成只能相信他。造化果然弄人。困意袭来,他努力让自己只想点好的,才慢慢在轿睡去。鸣棋身后的侍卫走前来,附耳边轻声的说,“皇后与太子会很快看出世子的用意,那些珠宝我们要不要,现在转移到别的地方。”

    “那个让他们忠诚于我的用意。他们是该看出啊?”鸣棋目光一弯,少有的冲着那个侍卫笑了笑。

    鸣棋走过那些铁工的时候,看到他们习惯性的低下头来,向面前走过的人行礼。于是,顿住脚步,“不是所有的变通都是错的。我们都应该忽略一些说不过去的地方,因为那是产生灾祸的根源。纵然说出这句话的我,到现在不太理解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说完,又盯了一会儿,他们紧紧低下的头,不再多说什么,了,一边侍卫牵过来的马?心里很舒服的想着,今天他终于有机会刺痛皇后了。算他跟眼前的这些人,没有清楚的威胁什么,等到他们回到皇宫之后,皇后也会好好的将他们威胁的。因为她才是更害怕一切被揭穿的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