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五百三十八章 爱炽

第五百三十八章 爱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无忧大大的吞一口食物。!狠狠嚼起来。这好像才是骨子里的那个她,一点儿也没有掩饰,一点儿也不用讨好,可以正确地表达自己的愤怒。鸣棋反倒笑了,也是,他从前看惯了低眉顺眼的她,现在这个她,会让他觉得新鲜吧。

    ?

    她真的不确定,她能在他眼维持这个新鲜到几时。是他先厌烦,还是她,或者有外力他们都更早厌烦也不一定。

    无忧抹了抹嘴的油,她常常在乘马车来王府的途,看到小民们这么做。干净痛快,也没有什么不好。

    还有什么才能表现得反叛,她其实觉得有些措手不及。从前,那些无意看到的东西并没有及时的进到她的脑海。

    鸣棋抬手给她倒了杯茶,她不客气的接过来,直接往大张的嘴巴里倒。夸张的动作什么的,是满分,是有点儿呛。

    鸣棋若无其事的接过仆从递过来的扇子,摇了摇,一带风清气朗,然后满脸郑重的向无忧嘱咐着,“那杯茶,要好好喝,我在那里面下的那种药的数量是不多不少的,我是研究过的,你要相信我。”

    无忧真不知道这种时候他还有什么立场说风凉话!但是,他刚刚说的是什么?无忧一紧张,直接将手的茶干了。然后慢慢想到他刚才话里的意思,目光肃杀的望向鸣棋,“你在说什么?你在这要里做了手脚吗?这有违世子身份……”无忧说到这里,一阵哆目瞪口,加重语气,“这根本是下三滥的手段。”

    鸣棋悠闲的摇着扇子,认真说起了他的看法,“我从不指望,流芳百世,只要痛快,遗臭万年也没有坏处,我都不挑的。”说完,望着无忧柔柔一笑,转瞬已经凑到无忧身边抬起手指抚平她因为惊怒,而挑起的眉弯,“我也忍了你好久了。也太像柳下惠了,可我不是他,因为我早已乱了。也不能这样放任你一直在我怀里,却不对你做什么!你知道那种欲望像是要将人整个点燃。”

    他的态度一下变了,眼睛里都带了温度,无忧慌得手脚都发起烫来,偏偏他手指清凉,能解去她心的燥热一般的触觉让她欲罢不能。

    他语声,又放得更低,气息凉柔,“今夜是千金一刻的良宵,我是等了多长时间啊!”

    然后,无忧一直在贪图的温良手指,顿在她干巴巴张开的唇,再慢慢划过她的唇形。被他手指触到过的所有皮肤,都像是,由里到外清凉起来。

    无忧觉得自己的感情像是走到了,欲望最幽微的深处。只要她追随着他再附加一个力道,会有什么不可控的力量会迸发出来一样。但她真的不确定,那样的力量,是会造成毁灭,还是制造永恒。

    忽然,窗纸掠过一道刺目绚丽的光,经由他们的眸子,绚烂的绽放起来。给那道刺目的光晃过之后,无忧焦烤成一团的意识里,终于抓到了一个缝隙重回现实。以鸣棋全部狡猾雕刻的这一刹迷醉,她终于气喘吁吁挣扎着从清醒,“世子做的好圈套,无论是屋子里对奴婢的色诱,还是刚刚外面,引人耳目的声东击西都高妙无。但仍有一点。很可惜,在不解风情更加无情的无忧这里,不能让世子这么一路势如破竹下去。”说出这些话的无忧如同吐出体内的一个火球。可身体还是越发燥热。

    鸣棋不含一丝失望的笑看着无忧,“从你刚刚的陶醉,有很多结果从此已经注定了,你是逃不开我的手掌的。像我也不曾逃开你的。”

    无忧咬了咬自己干巴巴的嘴唇,努力想说点正常的话题,“听着外面的热闹渐起,世子的圈套已经做成了吧,怎么有时间在这里耽搁,现在该当行正经事,莫要错过了时机吧!”

    鸣棋啪的一声,打合手的凉山扇,摇摇头,“外面那些人人人都尝过我的暗算,这么一点点刺激,他们早已经习惯了,会岿然不动的。我教会了他们太多,最近有些深受其害。”

    他的眼神,他的气息,无忧忽然感觉到他接下来想要做什么,他的目光也果然染了那样可怕的迷离色彩,“为了不从你心离去,转眼成了路人,我没有想到这个更好的方法。”

    无忧冷哼了一声,事实还动用了好大的力气让她那个声音显得很有气势,“世子不能一边玩儿着阴谋诡计,还一边想着风花雪月。那样早晚会顾此失彼,到最后后悔已晚。”

    无忧一直在琢磨着,如何惹他发怒,最好让他挥袖而去,想完这个想法,并深知它不可行的时候,鸣棋已经让他们几乎不存在的距离变成了亲密无间,他再次揽住了她,他靠的这样近,无忧不由自主发起抖来,那感觉像置身于烈日的怀,连神思也被烤得打卷儿,而藏在心的拒绝,变得疲软无力,一个清晰落唇的声音响在耳畔,但它的回响却像是响在心重有千钧。

    唯有一个办法,无忧咬住嘴唇,再用尽全力咬下去,血腥的味道在唇齿之间散开,唯有这样,才能让她清醒,并保持清醒。

    鸣棋也应该是闻到了血的味道,他的目光透露出一点点的怒气,而那些似乎已经能够穿透她的肌肤,焦烤她的全部,他伸出手,扼住她的下巴,迫使她无法继续用力咬自己的嘴唇,他的声音那么冰冰凉的说,“我总想着由着你的性子是对你好,也真的,做了太多,由着你性子的事,所以才会有机会让你总是能躲开我,因而总是无缘见识我的残忍。”他手加大了力气,那样强大的压迫力量。

    他今天的样子,才更接近那个有着心狠手辣名声的骄傲世子。

    然后,他的吻疯狂的落到她脸,一直等到无忧几乎要窒息时,才停下他疯狂铺天盖地的亲吻,他的头抵在她脸颊,似乎已经沉浸在她的气息之。

    在他的钳制之,无忧才知道,自己的力量有多渺小,她的拒绝不曾撼动他一分,却让她自己精疲力竭,连站立都是在依靠着他的力量,在她心,繁华,灰念,跃然与颓废,交替演。要是他要破坏她名节,不只是说说,不仅说说还有真的那样做的话,那样的后果无忧,只要刚想到一点,觉得心惊胆战。她早已无力失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