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五百二十三章 虚弱的刺杀

第五百二十三章 虚弱的刺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当然会害怕,但会转世成厉鬼吧,死去活着更能报复!”小姑娘有气无力的说。!

    无忧慢慢站起身来,状似打理帕子的尘土,事不关己的气息在双眸弥漫,她讨厌懦弱,讨厌无力更加讨厌懦弱与无力相对视时,绝望那种气息的无限蔓延。

    无忧尽量让唇形显得不明显,但字句却无清晰,“没有人喜欢一直做坏事。如果是偶遇的一件坏事更没有必要做。我们是不相关的。现在看起来,我更倾向于做的一件好事,积一次善德,我只要不出声告诉他们你藏在这里做到了是么?。”无忧摊开手看向掌心,“我的日子过得生不如死,也许是前世罪孽太重,我要放你不去害你,却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我自己,这样能做一件好事?简直太简单了,也会为我自己抵消一桩罪过。这样告诉你,是不想你误会,我放了你是为了你好。”

    小姑娘在拼命的摇头否认无忧的说法。

    无忧意识到了小姑娘的倔强。收起自己无谓的劝阻,这样更贴合她实际的心意,她早已不将自己当归为一个真正的人。

    “那要只不过是以事不关己的方法去害死一个人又与作孽有什么区别?”小姑娘忽然惊声咆哮起来,与此同时,她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无忧的眼睛,她在索要她的同意。

    无忧被她忽然带起的氛围,惊得后退了半步,“去奔生,也许不一定能生,但去奔死一定得死。”

    小姑娘那稚嫩的脸嘲讽神色却出现的老成之极,“你有办法,能用求生的本领好好活下去,那么做吧!”

    无忧被那话里的犀利击,这个小姑娘是在用最无视的口吻跟她表述着她退了一万步之后的认同。

    “好吧,如果你真的认为自己前去送死,会成为家族人血的骄傲,你完全可以自己走出这里。”

    那个小姑娘似乎笑了一下,但那笑容,转瞬即逝,无忧也不太确定她是否真的笑了一下,“可,这是我,要送给你的礼物。我死后,会高升的你会为我一柱香吧。”

    这小姑娘无认真的看着无忧,心涌起善修世子对她说的话,“你记住,要重回到那个牢房,一定是由,这画像的女子将你引领回去。”

    看着那画像无端庄秀丽的女子,小姑娘问了一句,她到底是谁?会有什么作用。问完之后低下了头,也许这是她不该打听的事。

    没想到,善修世子直言不讳的说出引用这女子的用意,她是鸣棋世子的心人。我们想要得到棋世子子的帮助,必然将她牵连到事,让他们不得不成为我们的帮手。

    小姑娘想,自己恨不得这世所有人都会成为自己的帮手。但也对此过早失望。于氏陷罪,连她的舅父,都,只想撇清她娘亲与他们的关系。也再不会有谁是能帮到她的人了。可善修世子却教了她一招,帮手也可以是威逼而来。然后,她按照事先与善修世子商量好的,让她自己亲手弄伤的腿,故意展示给无忧看。

    无忧本以为,她自己的处境,已经不能让她再腾出心思去同情别人。但看到这样可怖的伤口。她的想法产生了妙的变化。小姑娘真的太小了。

    小姑娘抓住了无忧的手臂,紧紧的,“你这是在帮我,相信我!你给我的帮助,绝对是为了我好,我也希望你能得到一点点好处,因为我不想欠别人的。”

    虽然无忧自认为自己的一颗心早已经麻木,但是真的大声喊出,这里有人,然后指使那些赶来的侍卫将这小姑娘带到大公主面前时,她的心狠狠的刺痛了几下。

    现在,她按那个小姑娘说的,将她重新带进牢狱。虽然的一切都是小姑娘自己要求的,可无忧却异常肯定的想,无论是小姑娘还是她,最后,都会后悔不迭。

    大公主看了一眼跪在自己脚下的羸弱小女孩,“是老将军的孙女。嗯,或者可以说是最疼爱的孙女啊!”

    小姑娘点了点头,然后又恢复了垂头的姿势,她似乎无意打量眼前这位想要她阖族性命的大公主殿下到底长的什么模样。亦或是不屑,心早已确定,她的丑陋模样。

    但无忧想大公主殿下才不会在意,一个小姑娘的看法。

    在无忧以为,大公主会让她退回到她的家人当去时,小姑娘身的什么东西成功的吸引了大公主的视线。

    无忧随着大公主的视线,这时,才忽然惊的注意到,在那小姑娘的胸前,极其醒目的地方,别着一枚,善修世子府的独有的配饰,听说,那是用真正狼牙而做的一种骨饰。因为,选用材料的特殊性,且雕饰技艺精湛,并不可能批量制作,因而,也只有善修世子手珍藏的几枚!

    无忧尽量多看她两眼,以确保自己看的真实准确。是那东西没错,无忧曾经看到过善修配戴,焕成好像也有,不过,焕离没有戴过。无忧不记得,自己为什么刚刚没有这样深刻的印象。

    那时,她对这小姑娘进行过通体的打量,因为是第一次见到,她一定会按照习惯做这种事的。也是说,那时她并没有拿出来,而且是故意隐藏的。

    心猛然涌起个极坏的念头来。这小姑娘似乎是别有来意。这个想法刚一冒出来,那女子便动如脱兔一般,握紧手如同是闪电一样的利器,直向还在盯着她身那个配饰发愣的大公主的哽嗓咽喉扑刺过去。

    从来都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大公主,发出了一声极其尖利的惊叫,这意味着,这小姑娘已经近身到足够接近大公主的距离了。

    人们都说,大公主的侍卫犹如天兵神将。

    可此时,这些天兵神将都处在小姑娘更远的距离,也都理所当然的被她身的伤情所迷惑,放下了,警惕的戒心。那小姑娘柔弱的身躯带起的身风,一瞬将还在被眼前场景惊吓的有些发愣的无忧惊醒。

    人是她带过来的,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她铁定逃脱不了干系。想到这些的时候,无忧已经成功的挡在了大公主身前面。幸好还来得急。刀子刺进身体的速度,她想象的要慢很多。第一下,她甚至说不出那是什么感觉,似乎很凉,继而,才变成钻进血肉之的剧烈撕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