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五百二十二章 请囚

第五百二十二章 请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另外被带出的囚徒,被分配到其他牢室。

    跟无忧点头哈腰请示过的牢头,开始清点这群囚徒的花名册。

    无忧环视着那些所谓的囚徒,看到那些孱弱妇孺,心情也感到骤然沉重,他们甚至现在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这样莫名其妙的死去。

    像他们生来是为这一天的悲哀而准备的。

    看到这里,无忧只想说天道不公,不公至斯。但这个说法更加无力的是,根本不会出现的那种阻止。

    无忧不愿意继续呆在这里看这些确定的生离死别。所以找了个借口出去透气儿。反正,这里还有许多人正津津有味的留在里面,看着那些悲伤。

    爬重阶,走出那片像重压在头顶之的阴暗。呼吸了一会儿新鲜的空气,却没有体会到她想要的痛快。她意识到那浓重的阴暗,已经深深的进到她身体里面去了。

    又过了好久,还是觉得压抑,一想到鸣棋,会想到即使闯过今日这一关,明日要如何去给大公主请安,他的身体真的能够承受得了吗?此时,无忧最希望的是大公主进宫,而太后留她在宫过夜,虽然最多只有一夜,但鸣棋也会缓来不少。

    然后她在心画算了一下,最近大公主在太后宫住了几次……还有多少可能留宿?

    出来的时间有点长,她转过身,余光却出现一个白色身影,只是一刹,那已经觉出凌乱,那不是这光鲜王府该有的悲惨气息。感觉像是死里逃生,无忧沿着那个方向走几步,想确认那个身影,到底是自己的真实所见,还是一时眼花?

    一片沾血的衣角隐在山石之后,那后面的草在微微颤动,无忧想,也许是风,再看一眼,自己静静垂落的衣袖,否认了这个可能。

    那一片有点寂静,无忧放慢了步速,又回头看了一眼,四下无人。刚踏近山石,看到一个缩成一团颤抖的背影,在那背影之后,是风平浪静,优美如画的青草衬景。

    不知为何,此时显得四下里异常寂静,依照身形可以辨认得出那是个白衣小姑娘,当看到在衣衫之的刺目血迹时,那些本已经干涸的血似乎一下子在无忧,眼沸腾起来一样。无忧想,她应该是视若不见,放她一条生路的,虽然不知道她是谁,但她总归是个弱者,无论如何的可怜人。

    那女孩无力的目光,透出一点哀求,她似乎也觉得表情跟她一样,满是恐惧的无忧,不会给她带来危险,所以除了恐惧的眼神之外,女孩没有一丝要逃开的意思。当然,或许真正的原因是她脚或身有什么地方有伤也不一定。

    无忧有点不能忍受她用那样惨痛的目光,一直盯着自己,轻轻转过身,要回避的一刹那,已经想到,这女孩从和何处逃出来了,如果她心软了,又要闯祸了。这小姑娘,在这个节骨眼儿出现在这里,让人不能不猜测得出她应该是于老将军家的什么人!

    她让无忧想到自己的表姐表妹们,也还是这样的年纪香消玉殒。现在,让她去换一件衣服,随着大公主,即将出府的队伍混出去,也不是没有那个可能,但她的虚弱会让她无法配合,也许,还有胆怯会很快坏事儿。

    这样周密而命悬一线的营救,本应该是充满信任和无熟悉且力量强大的人之间的周密配合才行。而完全不了解实际情况的自己……

    无忧叹了口气,匆匆打消了那个念头,向回走了,当没有看见她吧。在无忧走出去两步之后,有个虚弱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那样稚嫩轻细,更加说明她年纪的幼弱,也许,无忧猜测的更小也不一定,“将我抓回去吧!”很快被风吹散的声音说。

    无忧吃了一惊,但却并没有让那表情真的出现在脸,当然也没有像听到什么那样转回身去看那小姑娘。她一直在提防着四周可能隐藏的耳目。

    身后的那个小可怜,应该能够看到,她在若有若无的摇头,否定她的要求。

    然后,那个虚弱的声音再次响起,“你去告发我吧,我不会怪你的,我试过了,独自求生太难了,我不能错过与家人一起死的机会,毕竟那样还算得是隆重的死法。而且爷爷一直很肯定的说,应该要不了多长时间会真相大白,到那时候我们的坟墓会修得很是华丽吧!我的意思,是我不想错过这些。”

    无忧觉得,针对她这个可怕而无用的想法,自己应该跟她说点什么,但不能这样,直白的转回身去向那块石头走去,带给她没必要的灾祸,于是轻轻松开手指,让手的帕子,随如愿而忽起的风,吹落到那个假山的侧边。

    这样无忧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走了回去,蹲在石头旁边与那小姑娘对视,“你本是你那些亲人的希望,这件事你也知道吧,如果你这样回去送死会让他们死不瞑目的。”小姑娘的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但那里面却像是不能透出什么温度一样,茫然而冰冷,“没关系,反正一开始,我没能阻止一切的发生,他们早该对我失望了。”她说这话时,有回旋而来的风,掀开她凌乱覆在脸的头发,让无忧一瞬看清了她秀气的绝望,“你很想他们对吗?”

    小姑娘,茫然的眸子,光亮散去,透露出愧疚的意味,“可是,现在,我没有在想他们,因为想也无用,我在想会不会痛,但我要回去找他们,反正,我唯一能做的事是去死,也不该死在荒野之,我应该为于氏这个姓氏高贵的死去。”

    无忧使劲的掐着自己的手指,自己跟这个小女孩,显得太过狡猾了,自己这样苟且于仇恨之外的另一个可能,是以报仇为借口的贪生怕死,而这个小姑娘,却只是想着家族之名,荣耀赴死。

    “你不怕死?”无忧问。

    “当然会害怕,甚至害怕得发抖,只不过这样会转世成厉鬼吧,我死去活着更有可能报复!”她有气无力的说。

    无忧慢慢站起身来,状似在打理那帕子沾到的尘土,可表情清淡的已经如同一汪静水,事不关己的气息在双眸渐渐弥漫,她讨厌懦弱,讨厌无力更加讨厌无力与无力,懦弱与懦弱相对视的时候,绝望那种气息无限的蔓延。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