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五百零三章 诱执

第五百零三章 诱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无忧的身子摇了摇,她知道如果合周公子愿意,他是一定能够看到那本名册的。!只是她没想到大公主会这样的心口不一。\r

    v无忧说,“这样,我也还要回到大公主身边吗?我甚至没有得到她一分的信任。能做一把刀都不是一把值得收藏的刀呢!”v\r

    合周用目光淡淡扫过她的失落,将记忆转回那一天,他隐约听到选秀女子的名册在主事手时,心骤起的惊悸,他深深的害怕,无忧的名字会出现在那面。当然在这里左思右怕的,也没有什么用,他必然要看到那份名册,然后才能想到应对之策。因为从一开始,大公主知道他来王府的目的,所以,这件事一开始没有交给他打理。\r

    v为了不让其他的门人看出他的焦急,他转回了自己的息室,慢慢想着办法。借大公主之名,调出那本名册来瞧一瞧,用这样的办法,骗其他的门人还行,但,对于专管的主事,毫无用处,也会很快暴露自己。\r

    v想来,那名册还要在大公主府,多停留一夜,而夜晚去偷,那里戒备森严,完全没有可能。唯一的办法,是在接下来的一个时辰之内骗到那个名册。光明正大的看看其的内容。\r

    低头抿唇的时候,看到自己书案的一份公。想着一会儿,是要将这份公拿回执室的,而主事手的那份秀女名册,今夜也会被送到执室之,只不过,那是明早要呈给皇的,所以会送到加密一栏里。\r

    v半刻钟之后,合周带着他那份并不一定需要及时入执室的公,出现在执事的门口,再看似漫不经心的向左右扫了一眼,很明显必定要将名册送过来的主事,还在磨蹭,合周于是掂了掂手里的公,也开始故意拖延时间,低下身,去扶住自己的一条腿,故意用执室人都能听到的声音说,“昨日里,陪世子殿下骑了一会儿马,伤成这样了么,可见,我真的是不擅长于干这个,那才多大的功夫,怎么抻到了筋。”\r

    v他这样故意显露与鸣棋的关系非同一般的说法,果然,马奏效,原本还坐在那里的小执事马接了出来,“公子竟然是腿不方便?怎么不叫人帮忙送过来,要不然,叫小的去取也可以。”说完,已经小意的扶住他。意思是要向屋走,更想伸手代劳,替他接过公。\r

    v合周故意将那公按压在腿,然后再使劲呲了呲牙,做出那手根本挪不开关节的样子,小执事也不敢将他催促,还问着他要不要去叫大夫过来。v他摆了摆手,“午的时候也痛过几次,这样忍一忍挺过去了,每到这个时候,你们这里会很忙吧,你过去,忙你自己的吧,我在这里稍微扶一会,也没事儿了。”眼角的余光向左右滑过,今日当值的主事,从前做事拖拖拉拉,今日果然也一仍其旧,到现在还没有现身。这腿疼也少不得要再装一会儿。\r

    v小执事没将他客套话当真的继续陪着。\r

    v合周又一再催他去,回去忙自己的,小执事只得扶了扶他,然后走开了,过了一会儿又端了杯水过来,很是献殷勤的递给他。\r

    v他用一只手接过去,刚喝了一口。听到那小执事用瑟瑟的声音叫着,“大世子,大世子金安。”王府的规矩一向严格,这些主管秘密公的执事,从来不可以擅离自己的岗位,而这小执事竟然走出来,给合周送水,而且被鸣棋逮了个正着。\r

    v看到鸣棋这样忽然出现在眼前,合周心也是一惊,虽然,他马想到鸣棋是为何而来,但此时鸣棋对自己的心意如何,是能成为帮手,还是干脆将他揭穿?他慢慢抬起目光,想要从他的眼神打量清楚。\r

    v鸣棋则一贯知道他在顷刻之间便能,察言观色的本领,慢慢移开目光,避开了他的打量,只是看向那小执事,“我出现在这里,可是某人梦寐以求的相遇,怎么大家都是愁眉不展呢!”\r

    v小执事只觉得他说的这话古怪,哪里知道他其实是说给合周听的,先入为主的以为是对自己的怪罪,慌得双膝一软,已然跪在了鸣棋面前。\r

    鸣棋懒得理他的摆了摆手,意思是让他靠边儿让出路来,他直接走过去,到了合周身边,“聪明人是聪明人,虽然这是我府,可是公子知道任何事情总是我先一步,真是让人嫉妒的存在啊!但同时也是让人喜悦的存在。啊!真是矛盾啊!每每想要和公子合作的时候,却更想杀了公子。”然后,他分开目光看了一眼,看看合周捂住自己一条腿的样子,俯近他的耳边,轻声说道,“看我的出现让你这么惊讶,难道,你刚刚解释你现在这个样子的原因时,顺手牵羊的冤枉我了吗?”\r

    v合周若有若无的点了个头。\r

    v鸣棋明白他意思马配合起来,“这里,我从前是基本不会来的,但是怎么办?因为我的疏忽大意,让公子腿遭了罪,实在有些过意不去,故而特意来看看,他们告诉我说公子每在这个时候都会来执室。我今日正好得闲,也顺路跟来这里。”他说完,开始左顾右盼,慢慢在心里判断出合周再次拖延时间的原因肯定与还未出现的主事有关。\r

    v而与此同时那位磨磨蹭蹭前来的主事已经出现在,他的视线之。v\r

    鸣棋在那个人影还有些模糊的时候,飞快的与合周对了个眼色。v\r

    两人前后几次合作,此时纵然在他人耳目之前心照不宣,也能理解对方的意思。\r

    v鸣棋是在告诉合周,他会拖延住那位主事。\r

    v合周也微不可见的回应,他会趁机看到的名册。\r

    v果然,主事起来看到鸣棋,连忙行礼,还想寒暄,鸣棋指了指他手的公,“主事,有紧要公在手,还是先办了正事才是。”主事闻听,赶紧到木台,吩咐人将他手的名册登记入库,又叮嘱了一下,明日会早早前来提取。v里面另一个小执事,唯唯诺诺的答应。还没等接过那名册时,鸣棋忽然像是有什么要紧话对主事说一样,将他拉了一把。\r

    v主事一时受宠若惊,便将手的名册散落在了地。这样慌张去拾时,手已经给鸣棋拉住,那时鸣棋的目光一直看向外面,像是并不知道他手的名册已经落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