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四百六十七章 素衣惊郎目

第四百六十七章 素衣惊郎目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侧妃进茶的动作一顿,看向从外面施施然走进,满是恭敬又看不出谄媚的无忧,“哦,王爷说给我听的,极是能为的人,原是姑娘么?”

    “能得到大公主的谬信,无忧惭愧不已。 !只因着侧妃无论是在王爷还是在大公主眼都是至宝的地位,是以奴婢是在大公主面前立下了军令状的,一切务必克尽己责,”说毕无忧慢慢展手,让她看见,自己为了学会服侍人,手烫出的水泡。

    一切入了侧妃的眼,她的动容清晰可见,目光重新回到她脸,“大公主殿下有心了,想来今后是要多劳烦姑娘了,但止能者多劳,原是姑娘灵慧。”

    无忧恭谨俯首,“奴婢愚笨并不能如何得大公主的意,只是一切心意皆是为大公主而备的,大公主待侧妃如同亲生姐妹,在奴婢心便是与大公主一样的地位。”

    那侧妃忽然叹了一口气,看你不过是与她们那些不丫头们一般的年纪,可却已经如此懂事,我年轻的时候,可并不及得一半。

    “侧妃有王爷的爱意在身,便得过天下的女人。”

    侧妃脸已经忍不住兴起笑意,“可是生得一张巧舌,要讨得人日日欢欣。”

    说话间,有婢子进来捧了些山楂进来。

    无忧对那婢子道,“山楂破血淤,侧妃娘娘孕期是不能食的,这是第一次,今后记得了,再送来,是要罚的。”然后,转向一直瞧着那些山楂垂涎欲滴的侧妃,“恕奴婢多嘴,请侧妃娘娘为小王爷多多忍耐。”

    侧妃本在沉吟,似乎觉得无忧此举是在给她一个下马威,可一听到她说是小王爷,脸又止不住喜气起来,“女差也觉得会是小王爷么,”又做出很是不确定的表情来,“我这个年龄怀孩子已经算是很大的了。”一时神色愣怔起来,“那些时岁走得可真是快啊,最近也不知怎么回事,老是梦见小时候,是那么一丁点大的时候,好像那时候记得很多的事。”

    她说的,应该是她人生过得最快活的时光,在这王府,她看似争到了王爷的爱,可又何尝不是过得如履薄冰。

    外面间或传来渺渺歌声,是大公主将别院的伶人叫来了府里,正在排戏,侧妃有孕的事,一直在庆贺,可她还是不能去看,怕动了胎气。听到歌声,侧妃起身,从窗子里向外望,一只手摸着稍稍隆起形状的肚子,另一只手在面摩挲,“你为何而来,我很清楚,我只是想同大公主做一场交易。看看到最后她会得到我的尸体还是我得到我的孩子。”她看无忧一眼,冲她笑笑,“人生最难决定的部分是到底是要赌一半儿的性命还是全部的性命。这一次看来大公主她赌得很少,你说我会不会赢。我用的是两条命。”

    无忧半垂着头,目光只看到她一半的笑脸便打住,“王妃,有孕在身不可立在风口。”

    她打量她半晌,“大公主果然没有看错人。这里四下无人,也不肯落了我的口实么。在这世如何是得到,又如何是失去,但凭着目力有时果真是瞧得不大分明。当年为了嫁给王爷,我害了自己的亲妹妹,我想,没有一个男人,会他更爱这样的容颜,我幻想了太多只要妹妹离开,我与他在一起的幸福时光,后来,它们果然都实现了,像现在这样,我嫁给了他,牢牢抓住他的眼睛。即使,他面前的那个是大公主,可是他的心里在依然只有我。与当年素衣惊郎目时一样的温柔。可是,还有呢,我盼望的那些后绪,一无所有。”

    无忧轻答,“王爷与侧妃举案齐眉,与大公主睦然如姐妹,一直是坊间佳话。世人都在欣羡。”

    她慢慢眯起眸子,双手抚在轻微隆起的小腹,“我只能是一个好侧妃而已么,侧妃因为要与大公主情同姐妹,连自己的孩子也不能有。这些虚名,有多么丑陋,你知道么。我只想要个漂亮的孩子,如果他出生,也想为他争得一些东西。那些,我也无法否认。”

    无忧慢慢沉吟,她将她所有想法都告诉给她,只因,已然早早知道大公主是她永远也绕不过去的坎。但那是她一直都知道的事,所以因由一定不是这样,那个将一切都告诉给她的理由是对她的绝对控制,如,找到名目将她杀了。无忧不过是大公主的棋子,棋子可以有很多,下棋的人只能有一个。倘若,她能这么自如地对她说出这些话,是找到了能够控制她的办法。

    可这女子输了,无忧听了这一番话,知道她永无战胜大公主的可能。

    侧妃静静地看着无忧思索着这一切。抚住肚子的手顿了顿,“你真的很聪明,似乎想到了我的意思。我不会害你,只是要你一直留在这院子里,一步也出去不得。若你不愿意,我也没有别的办法。这一次,让我也为大公主的人画地为牢。”

    见她举起杯来又放下,无忧提步前,捧下杯来,去换水。侧妃收起放在案的袖子,声音里透出了十足的把握,“收手吧。也让迹出现一次。我不想成为一个辛苦女子的敌人,成为我的人吧。我会一寸一寸地握住这王府的权利,你知道,当今皇也在讨厌他的皇姐,大公主也是一样的地危机四伏。甚至是王爷也在找那样的办法,到底谁是更能靠得住的,也许并不只是眼前的表象。”

    随着落下的话音,无忧已经向身后恭身。作为唯一一点能送给她的东西,是刚刚她想到的那个永无的可能,她想要提醒她,“侧妃娘娘,看重了无忧,可大公主并没有,也许侧妃娘娘说的是不错的,可是无忧愚笨,并不能承大公主厚望。无忧想的,不知道对不对,真正的对手,应该是在娘娘看不到的地方。”

    她笑笑,似是漫不经心,“今日说得多,有些乏累了,来日方长,我们再说话吧。叫了声心韵。”便有人进来,笑向无忧,“无忧姑娘请吧。”

    无忧看她向自己行礼,亦回了礼,又向侧妃福了礼,恭身退了出来。

    侧妃早为她备好了牢笼,是一间小小的院子,虽然不大,倒是打扫得干净,这样的与世隔绝,正是她求之不得的,那么之后会出现一切的一切都会与她无关。她无忧会一尘不染地达成所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