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金枝夙孽 > 第四百六十一章 自毁

第四百六十一章 自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鸣棋嫌弃合周说法地摆摆手,“是因为对母亲讨好太多,而在我这里口无遮拦的报复么?你该问的,应该是善修到底怎么才能做出有诚意拦截太子的阵势。 还有最好用他的人。让我也捡一次他的便宜。”

    合周,“善修世子用的是王府的家丁,是我假传了大公主的手谕。”

    鸣棋不自然地咳了一声,“你是说,他名义参与其,到头来却仍是不费他的一兵一卒么。不过这也确实像是他能做出的事。”

    合周想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虽然这么说听着像是狡辩,但是由王府派出人来,会更让太子放心。那些一直留在王府附近的眼线也会如实看到。”

    鸣棋不在面纠缠,只是问道,“母亲呢,何时会动用神机营的人。一定要太子晚才是,这样太子才能收获全部的消息,也会更加肯定那个他想要的矫诏,真实在我身。总要让他看见最真实不过的甜头才能真正的孤注一掷。”

    合周点头,“确实如此,现在,太子虽然动用了许多人手,但是真正的那些高手还在后面观望。他一直是如此的小心谨慎。不过当奸计充满时,他也会错过全部的真心。”

    鸣棋大步流星向外走出去,走出了一段距离之后高高伸出手摆了摆,“公子还是再别提起可怕的真心了,我连公子的真心是什么都很正常不知道。不过幸好不知道。那样等将来我们也要决战的时候,会下手更利索。”

    玄元门处,兵潮涌动,但这些都藏在暗夜之。

    当所有人都看到鸣棋孤身一骑前来时。几乎都有些发蒙。

    那一瞬,大公主知道自己当了。

    太子也被风吹得清醒。他忽然想起,今早得到内部消息,玄元门,内城与外城都紧闭城门的时候,他应该想到,鸣棋虽然没有见过他的父皇,可是已经与鸣棋串通一气的蔡单志应该早已经将矫诏交给了他的父皇,而现在那东西,很可能早已经被付之一炬。

    此时从远远独骑而来的鸣棋的手里跟他的身后一样都是空无一物一人。可他却因为得知,大公主出动了包院府院里下人在内的全部亲兵以及神机营全部可动用的兵力。终于确信了鸣棋的一切说法,然后抢在大公主之前包围了整个的玄元门。这样一想,他包围的根本不是什么玄元门,而是整个皇城。

    太子看定鸣棋的春风得意马蹄急,他想,他要一下子掀翻的这个人,现在轻而易举地掀翻了他的全部。

    本来还可以阻止一切的发生,鸣棋会说大公主也带兵前来是守护皇城吧,在这混乱的情况之下,他也可以那么说。可是在一刻钟之前,他已经认为无论是在人数,还是在事情的走向,都是他会稳操胜券,并因此派出了一部分人去皇城的后门架起云梯,将抢夺矫诏,夺取皇城进而逼宫同时进行。

    马挂銮铃声再次回响,鸣棋已经走到他面前与大公主带来的人合二为一。然后他凝起目空在渐亮的天光极淡地扫了一眼太子身后的万众,缓缓抱了抱拳,“臣下有盔甲在身,不能下马行礼,还望太子殿下海涵。”忽起的晨风,带乱了太子散在马周身的黑衣,他伸出纤长五指,一下子扯下自己的面纱来。以一双充血的眼睛狠狠看定鸣棋,然后又在那血色之新生出一道如同希望光色的视线来。

    大公主有些痴愣地看到事情扭转得这样精美,自己的贪婪与忠义在鸣棋的到来之下完美重合再到被忠义完全掩盖,瞬间安定心神,心在想着太子这一次是真的百口莫辩了,但鸣棋已经能从太子的眼看出点什么了。如此注定的局势之下,他的样子反而不像是要死撑。

    证明鸣棋的猜想是对的事实很快来临。

    太子反手将自己身后的管事劈倒在马下。他手的长刀染过新鲜的血液之后,反而极快抖落了那些血液变得更加妖异雪亮,不知从何而来的风一瞬间鼓满太子一双袍袖,只在鸣棋眨眼之间太子连斩了十位高手。那些人如同惊弓之鸟,见到太子仍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大概也反应出了什么。他们齐齐造反。

    这才是太子真正需要的。这样他可以天衣无缝地从逼宫变成忠义抵挡。而如此混乱的局势之一切也都可以说不清道不明。

    大公主看到那样的太子,对鸣棋说道,“他还在做最后的挣扎,可是皇再不会相信他了。”

    太阳绽出云层,将眼前的血腥加了一万倍的亮色。它们像是经历了由生到死的过程起,太子被那些高手团团围在其,但是他们还在犹豫,并没有向他进攻。鸣棋也想要坐山观虎斗。

    太子握住刀的手忽然朝向他自己,直接斩去自己的左臂,然后再刺向眼睛,红色的鲜血在空划出刺目的痕迹。黑色的身影向后倒去,眼看要倒落在尘埃之,被那些全然失去希望的高手们痛下杀手泄愤,鸣棋已经催动战马向那身影扑出。

    大公主对鸣棋的反应微微皱眉,下一瞬已经想到原因,如果太子在他们眼前殒命,那么百口莫辩的将变成他们,现场本来也是一片混乱。再巧妙的毒计也会败在孤绝之下。

    太子跌入鸣棋伸出的长臂之,满是血迹的嘴角绽出一个笑意,“赌得最大的人会赢,世事果然是这样。”

    鸣棋微微皱起眉来,“殿下总是这样,想得太多,也做得太多。如果每一样都少一点的话,现在的情势也不会如此。”那些向着他们一齐斩下的刀,又被在外面高举的刀斩倒,尸身重重倒地。太子也晕了过去。整个人扑在了鸣棋的怀。鸣棋微微低头看一眼落在自己怀的累赘,还真是有些哭笑不得。

    三日后,鸣棋坐在月下,善修立在一边看樱桃花的花苞,有点不满今年春天的成色,摇了摇头,再看一眼鸣棋,“太子自救得很成功,成功脱罪,又担了救驾之功,其实,这也不是说皇全信了他,不过是他赶了蔡单卖向皇低头的好时候,虽然,蔡单志说这世并无有矫诏,也说服了皇相信他的说法,但是,这里面,怎么还总是有点让人觉得意犹未尽的感觉呢?”

    鸣棋冷笑一声,“是该意犹未尽啊,不是还没有见到明月姑娘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